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异界打篮球 > 第七十一章 无意之间发现的秘密

第七十一章 无意之间发现的秘密


在宁凡看来严蓓就是贼心不死,一计不成再生一计。

凭他的宁凡的霸道这种把柄他怎么可以留给他人,当然鞠云静就算了。

作为老师多少还是有点职业道德的,这点宁凡非常清楚。

不过你这小狐狸想搞我,没门!

他断然否定道:“没有资料,现场教学,并且不允许录像。”

“哦?难道真的没有?”严蓓神情有些奇怪。

宁凡再次否定:“这东西真没有!”

回想起当日的场景严蓓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也许刺激一下宁凡有效。

“呵呵,我怎么看当天有人训练起来很妖娆的样子,难道是我看错了?”

宁凡老脸一红,立刻掩饰道:“怎么可能,是你眼花了。”

你想探听消息,我偏不告诉你。

严蓓不语,宁凡刚刚的表情在严蓓脑子里过了一遍又一遍,终于让她找到痕迹。

宁凡的表情变化逃的过严蓓的眼睛却逃不过她的大脑,你在极力掩饰什么?

严蓓嘴角一咧对于明天的训练更加的感兴趣了起来。

明天?必须录像!

不得不说教导出任出现的时机真是恰到好处,轻易给她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想到宁凡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样子严蓓更加开心,这叫自作孽。

可恶的宁凡,明天之后看你怎么逃得出我的五指山。

宁凡不知道严蓓在打什么坏主意,但本能的感到一丝恶寒,有人准备搞他。

他看了一眼傻笑的严蓓,心中一凛,不会是你吧。

是你,是你,就是你!

果然,你还是害我之心不死啊。

可恶,可恶,可恶!

不知道严蓓打什么鬼主意,宁凡暗骂不止。

树荫下的月光铺就片片花瓣,两人各怀鬼胎的走着,远远看去竟像是走在花毯之上的一对恋人。

也许是张老的失误,也许是月光的多情。

白色玫瑰织就的魔毯,似乎拯救不了八字不合的两人。

美好景色仅持续了片刻就再次被打破。

“啧啧啧,你还真是易吸仇恨体质,看看这里你又上新闻了。”严蓓举起光幕展示给宁凡。

宁凡闻声看过去,表情很是意外。

严蓓嘲笑道:“哟,宁凡同学有人向你发出挑战了,看来‘新人王’的名声传的很快嘛。”

宁凡心中不屑,“观众自封虚名而已,争来争去有意思吗?”

严蓓欣赏意味十足,“不错嘛,看来你还没忘乎所以!”

宁凡冷哼一声,“你以为都是你,那么一丢丢小成就就飘了起来?”

一丢丢小成就,我那明明就是很大的成就好吧。

严蓓心里忿忿不平,“你凭什么否定我的成就,你有什么资格。”

“不就是点子多点吗,有什么了不起,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宁凡冷冷道:“我当然没资格,但你混了这么久貌似也不是主教练吧。”

严蓓的小暴脾气再次被点燃,她怎么不是主教练了,要不是年龄问题她早就是了。

葱指指着宁凡,严蓓娇喝一声,“姓凡的,你故意找茬是吧。”

宁凡毫不示弱,“是你故意找茬在先。”

“行,有你的,我们走着瞧!”

严蓓恶狠狠的放着狠话却拿宁凡毫无办法,这也更加坚定了她要拿到录像的决心。

在她手下,没有掌控不了的球员。

严蓓眼珠一转,不行刚刚输了但场子不能丢。

“观澜队长,龙宇正式向你发出挑战,人家想站在你头上拉屎,你忍得了吗?”

宁凡毫不在意,举起手腕展现给严蓓,“你看我这像是能打的?”

“再说了,刺激我这个带伤的功臣有意思吗,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

严蓓看都不看甚至对宁凡的质问充耳不闻,讥笑道:“名震惠北宁大魔王这是怂了?”

宁凡毫不上当,一副不屑的样子说道:“相比于龙宇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我还是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更重要。”

严蓓继续刺激道:“呵呵,怂了就承认,我都不会怪你。”

“呵呵,你的意见很重要吗。”

“你,你给老娘等着瞧!”严蓓说不过宁凡,气鼓鼓的大步离去。

看着严蓓被气走宁凡自傲一笑,想跟我斗小妮子你还嫩了点。

想当初你凡哥的垃圾话可是骂的他们怀疑人生,要不是为了你的身心健康老子早就用唾沫淹死你了。

你,不行!

心情大好的宁凡哼着小调慢悠悠的走向训练馆,没训练时间多的是。

……

周六早上6:30,床头的闹钟吵个不停。

“吵死了!”

宁凡烦躁的一巴掌将其拍灭,然后闭着眼睛缓缓坐起身来。

嗯,再睡会——

宁凡神奇的坐着迷糊了几分钟,然后慢慢醒来。

打着哈欠,宁凡疲惫的说道:“困,死了。”

内心挣扎了一会,理智最终战胜了懒惰——起床!

翻身起床,活动了一番筋骨,宁凡开始了出门前的准备。

宁凡到现在还有些迷糊,似乎眼前的东西混作一团,整个人状态有些糟糕。

自己重生以来可是第一次搞这么累的,昨天自己搞啥了?

回想一番,宁凡发现没什么特别费力的地方。

跟严蓓斗嘴,看了一会比赛录像,就这两样。

昨天甚至连运动量比往常都少了好多。

这还累,怪事!

洗漱完后宁凡简单的热身一番,开始了早晨的训练。

他双手抓住门框上的单杠做了几个引体向上,然后忽然愣在了半空。

“卧槽,我这是在搞啥?”宁凡满头问号。

他昨天不是受伤了吗,我现在实在哪里,在做什么?

明明就是个病号,现在做这个自残吗?

咔嚓——

愣神的间隙卡在门框上的杠杆一松,宁凡暗道:“不好。”

噗通——

一声闷响,那是屁股与地板接触发出的声音。

宁凡捂着屁股骂道:“哎吆卧槽,一大清早的怎么这么不顺利。”

“死严蓓,你诅咒我是不?”

宁凡揉了揉屁股,左手撑地站了起来。

下一瞬间宁凡再次一愣,右手的杠杆一松直接砸到了脚面上。

“疼疼疼——”宁凡顿时抱着脚跳了起来。

宁凡原地跳着但一不小心被绊了一下,扑通一下再次跌倒在地。

想哭,接二连三的摔跤这是什么级别的预兆。

宁凡心里暗暗叫苦,大意了。

“我特么今天怎么这么倒霉,招谁惹谁了我。”

地上躺了一阵,宁凡坐在沙发上看着完好如初的左手手腕倍感神奇。

“消肿了唉。”

“活动一下也不疼了,厉害。”

“这个角度活动无碍,这个角度一样,这边还可以……”

我的天呐,宁凡越检查越心惊,这是开挂了吗。

不一会宁凡检查完毕,左腕挫伤已经好了80%—90%。

这是一个惊人的结论,要知道就算有先进的医疗服务,他这样的挫伤好到这个程度最少也要2天以上。

这还是从挫伤产生就立刻治疗,而自己昨天可是多浪了两节。

细细一想,宁凡心中又来一个大胆的猜测。

这难道就是强化药剂的另一个好处?

加速代谢,强化机体自我修复能力?

如果猜测是真的,那可真是一个神技。

别的不说人家受伤休息10天半个月的,你却几天搞定厉不厉害?

这中间空闲的时间他可以继续休假也可以上场比赛,更可以抽空去找老王的线索,妥妥的量身定制技能。

这技能要是能自己控制就完美了,好不好全看自己心情。

事无完美,这样子宁凡也很满足。

仔细斟酌一番,宁凡也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之处。

首先就是体力消耗问题。

平常这个点他都是自然睡醒,而今天居然醒不了,那就是说加速恢复其实是会大量消耗体力。

大量消耗体力,嗜睡这是两个弊端或者说后遗症,这两点影响倒是并不大。

看来,还真的不是毫无缺点的特技。

不过具体情况还得慢慢探索,仅凭一次很难说明什么。

这些副作用或许仅仅是假象而已,或者说这次快速恢复就是强化药剂的残留消耗而已。

不论哪种可能都需要多次实验才好。

做个简单的小实验?

宁凡看向右手,要不右手再来一下?

纠结再三,宁凡很为难,真的下不去狠手。

自残不符合他的作风。

算了,哪有给自己制造伤口的,以后测试机会多的是。

强化药剂,真的是万能神药啊。

宁凡现在越来越好奇,他那便宜老爹给他留的药剂到底什么成分,药效居然这么猛,只是不知道这东西老爹那还有没有。

想到这宁凡越发迫切的想复刻一份药剂,这东西可是至宝。

不论是自用还是拿来发财都是好用处。

他现在更加担心的是他那便宜老爹,这东西你藏着掖着真的会没事吗?

这东西的干系之大宁凡就是不动脑子都能猜到许多。

蓝星争霸,这无疑就是打破平衡的那根稻草。

和平,这东西一出来蓝星真的还有这东西吗。

黑衣人,所求真的是太大了。

……

越想当中干系越大,这东西可是烫手山芋,拿在自己手里就是定时炸弹。

交出去?

宁凡很不甘心,即便交出去自己的命运也不会好到哪,只能沦为他人的试验品。

申请专利卖出去?

没有官方背景你别想,这种战略级的东西都是国家垄断,他现在就是一只小蚂蚁,谁能都捏死。

真是大麻烦啊。

再看这试剂,真的不香了。

宁凡再次将那两个瓶子藏了起来,这东西不能见人。

无意之间宁凡发现了试剂的秘密,同时也明白了黑衣人的打算。

是福是祸,日后自见分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