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异界打篮球 > 第七十九章 观澜VS惠北(六)

第七十九章 观澜VS惠北(六)


男人小心翼翼的问道:“敢问两位的关系是?”

“我父亲的生前好友。”

男人恍然大悟,抱歉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父亲已经不在。”

“没事,我都习惯了。不过他留下的训练表还挺不错的,你要不要?”

男人有些意外,“哦,小友愿意割爱?”

宁凡苦笑,“留着也没什么用,不如换点生活费来得实在。”

男人点头,一个人生活的确挺难的,尤其是宁凡还这么小。

瞬间,一个穷苦但积极向上与命运斗争的形象就此贴到了宁凡头上,男人再看宁凡却是带了一点欣赏的意味。

“好,你要什么价?”

宁凡不知道行情怎么样,忐忑的竖起两根手指,“这个数?”

男人一愣,两百万?

贵倒是不贵,不过没人指导陪练这就要大打折扣了,要知道技术这东西手手相传才是最佳选择。

忽然他想到了一点,教练没有助教前面不就有吗?

既能照顾一下这孩子而且还能让宇儿与他打好关系,日后可是受用无穷啊。

心中一定男人笑道:“200万很合理,不过我在加100万要求是小友单独给我家宇儿指导。”

宁凡一愣,200万?

卧槽,我以为只有2万来着,合着一张练习表这么贵,这么说来我岂不是赔了200万?

宁凡整个人都不好了,白白便宜了严蓓这小妮子。

我的200万啊——

宁凡痛心疾首。

看到宁凡痛心疾首的样子,男人以为宁凡不懂行情才这副模样,“小友出价即定,不能反悔的。”

宁凡满脸诧异,这可是你说的。

宁凡咬牙切齿道:“可以,不过就是一些动作方面的指导,其它的一概不教。”

这会轮到男人傻了,难道你还有其它的秘技?

男人试探道:“那其它方面……”

宁凡沉声道:“贪多嚼不烂,不如先把基础打牢。”

男人点点头,确实如此,贪多是大忌。

两人又是一阵你来我往的讨价还价,最后将训练时间定在了寒假,为期两周。

简单的算下来就是每周150万,宁凡可以说是狂赚一笔,细细算来宁凡以后生活费什么的一样都不缺了。

回头再看龙宇,宁凡眼中带着一副师父打量徒弟的赶脚。

龙宇恶寒,宁凡这特么是有病,眼神辣么渗人。

他丝毫不知道宁凡已经在场下跟他老爸完成了一桩“巨额”交易,当然对宁凡来说是巨额。

严蓓看到宁凡跟人聊天,质问宁凡:“比赛期间你不关注比赛,跟人家唠什么磕。”

宁凡淡定道:“谁说不关注比赛?”

严蓓气极,这人好无理取闹,这么明显了都不承认。

“是不是你自己知道。”

宁凡一下子想起来300万的事儿,质问严蓓,“对了,我的训练方案我好想没给你授权吧,谁让你随意用的?”

严蓓脸色一红,这事终究还是被发现了。

她心虚的说道:“那个我还要看比赛数据,我先走了。”

“你……”

看到落荒而逃的严蓓宁凡一阵无语,这明摆着是赖账了。

“我的200万啊,就这么没了,你还我!”

这一刻宁凡的心都在滴血。

悔不当初啊。

说话间,场上的形势已经开始渐渐变化,观澜的进攻逐渐打开了。

观澜在球权共享的刺激下,平日里极力隐藏自己进攻能力的球员逐渐找到了比赛的感觉,自信心也逐步回归。

场上形势逆转,最近的一次观澜追到了只剩6分的地步。

严蓓叫了一个短暂停,让队员回来调整一番。

严蓓依然是信心满满,她开门见山讲道:“你们几个放开打,不要因为比分迫近了就束手束脚,放开了你们就有机会,懂吗?”

“可是教练,我们领先6分了。”

严蓓心里淡定的很,6分这就是天堑。

严蓓严厉的瞪了那人一眼,“在场上你就是惠北冲锋陷阵的战士,有你们在我很放心。”

“不要怕敌人的穷追猛打,我们只要更强逃跑的应该是他们!”

“最后,这次表现机会我给你们了,但荣誉要靠自己取回,现在退后只有死亡!”

“拿下观澜不难,顶住胜利的果实就是属于你们的。”

两位新人凛然,心中莫名多了一些热血流淌。

严蓓并不是只给鸡汤的教练,她很快就附带上准备已久的神药。

“你们三人都不是新人,有需要你们的时候要果断站出来,你们是他们的领头人,不要给我们丢人。”

“这场比赛我们必须拿下,接下来还是你们先打,记住了,就算天塌了你们也必须给我顶住。”

严蓓语气严厉,没给首发队员辩驳的余地,这是一道死命令。

“是!”

“还有你们几个,战术还是原来的,你们继续执行就好,他们几个会给你帮助。”

“是,教练!”

惠北战术不便,只是执行上面有了更多要求,同时也蕴藏了更多的表现机会。

几位场上的球员显然意识到了其中的窍门,一时间兴奋不已。

5人身体绷直,精气神已经再次调高一个等级,像是准备冲锋的突击队。

暂停回归惠北气势如虹,直接打出一波11-4的小高潮,在即将比赛打停。

眼看比分拉开,徐教练站不住了,立刻请求暂停布置新的战术。

而场上形势在这时候却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原本两队你来我往的进攻逐渐演变成严、徐两位教练的争斗。

两人像是商量好的似的,惠北半主力阵容对阵观澜混合阵容,两位教练你来我往斗智斗勇十分精彩。

双方不是你换人,就是我变阵,谁也不肯在战术方面落后一步。

观澜解放球权之后他们在进攻端增强了许多,球队命中率也有稳步提高。

惠北同样不含糊,博荣+古特思就曾经灭掉了龙宇带队的观澜,多核心的好处十分明显。

而惠北最强的还不止这些,加上补强了的李元三,两队的差距让人一目了然。

惠北两位替补球员比赛经验极少,甚至有些紧张,但在李元三几人的引导下成功度过了新人综合症的难关,竞技状态逐步回正。

在严蓓的政策鼓励下,惠北三节过半就全队破零,这是一个很好信号。

第三节比赛结束时,两队比分为64-76,惠北依然保持了巨大的领先优势。

惠北一边,虽然李元三有些不爽,但宁凡却是一个劲儿的鼓励,无他就是心情好。

李元三被宁凡的好心情搞的莫名其妙,自己打得不好你不应该出谋划策吗,一个劲儿的安慰我什么意思。

宁某人刚刚大赚一笔,心情正好李元三却是不知。

宁凡的意思是咱都稳赢了,没必要做那么绝,毕竟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不是。

“三儿,差不多得了,现在的任务是帮助队友多的分,自己争取拿个两双。”宁凡一个劲儿的循循善诱,削减李元三对龙宇的杠值。

李元三有些郁闷,“凡哥,我还没打够,你不知道现在这小子都不敢进攻了,我觉得还差一步。”

宁凡安慰道:“我们稳赢了,就不要计较这么多,毕竟做人要留一线。”

李元三知道这个理,但莫名的有些不爽。

“赛季结束不是会发奖金吗,到时候我请你吃饭怎么样?”宁凡抛出诱饵。

“你请客?”李元三瞬间忘掉了龙宇的事情。

宁凡点头,“嗯嗯,你最近表现不错,就当是奖励你了。”

李元三被夸的不好意思,“还是凡哥教得好。”

刚刚做了一笔生意也提醒了宁凡,想要明年夺冠队友的技术是必须提升的,否则未知的变数太多。

“哦,对了你寒假有什么计划没?”

“计划啥?”李元三有些懵,寒假那不是睡觉就好了。

宁凡扶额,“当然是训练了。”

“假期还训练啥,这是休息的时候。”李元三一脸认真。

“一天不练自己知道,1周不练身体知道,1月不练全队知道,你确定你要休息下去?”

“有这么严重?”

宁凡信誓旦旦的讲道:“到时候你会掉队。”

“那我听凡哥安排。”有不懂抱凡哥大腿就完事儿了,李元三想法就这么简单。

宁凡呆滞,感情最后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

视角转换到观澜休息区。

徐教练周边的队员脸上都满是郁闷,他们已经很努力,但结果依然是落后,这让他们难以接受。

以前可以说是龙宇侵占球权,但现在呢?

说自己无能?

徐教练看到队员的神色他已经不抱希望,这样的精气神上去也是丢人,不如认输来的干脆。

当然他心里还是很想拿下这场,但形势不尽如人意,他不是没试过,但球队刚刚合练他还能苛求多少?

最起码,在他看来这样的观澜已经入门了,达到了他的期望,继续与否影响不大。

徐教练询问龙宇,“第四节你还要打吗?”

龙宇明白他的意思,这样下去观澜一样无法翻身,索性就放弃也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

但一想到赛前自己无脑的挑衅,李元三那嘲讽的表情,他就狠不下心来。

放弃?

他不是没想过。

但是不是到时候两人会更加嘲笑自己的懦弱,父亲大人会不会对自己失望?

不放弃?

难道自取其辱,忍辱抗争到底?

龙宇犹豫不决,他试着在队员眼神中寻找答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