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异界打篮球 > 第三百一十三章 要求以及变故

第三百一十三章 要求以及变故


宁凡的名字很快被送到了各大院校篮球教练的客户端,许多人惊奇也有许多人表示怀疑。

看到宁凡的数据之时许多人表示不屑,“就这?场均出场时间不到二十分钟,平均18.9分+9次助攻的数据居然是球队的建队基石?当我们瞎还是咋的?”

“且,这点分数够干啥的?”

“季后赛表现爆表?场均38分钟,37.8分+6个篮板+9次助攻?这不是前后矛盾吗?”

“现在的球探越来越不严谨了,这样的数据说是建队基石,言过其实。”

“再看看吧。”

“也罢,给他一个名额吧。”

各大院校的反应不已,而给宁凡发出邀请却是寥寥无几,许以重金什么更是无稽之谈,总的来说宁凡还不值得他们如此。

许多人不约而同的忽视了球探附在后面的网址,在他们看来那就是一个简历而已,至于比赛怎么样难道比账面上的更好?

宁凡看着接踵而至的邀约无奈的关掉邮箱,这里面没有一个重量级的球队邀请他,至于那些歪瓜裂枣他还看不上。

看着宁凡这么多的邀请黄彬羡慕不已,“凡哥,这才刚比赛完你就拿到这么多的邀请,真是让人羡慕。”

宁凡呵呵一笑,摇头道:“都是一些普通的学校,那些强队可是没有一个。”

“什么?他们眼瞎吗,凡哥你这么好的表现他们居然看不到?”黄彬显得很是吃惊,他这不打算往这边发展的都收到了好几分邀约,宁凡那么厉害的人物怎么会没收到那些名校的邀请?

这不科学!

细细一想,宁凡不可能骗他,那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凡哥,他们是不是没看到你的表现?”

宁凡自嘲一笑,“你看看我的数据就知道了。”

黄彬不信邪,调出官网上宁凡的数据一看顿时傻了眼,“场均不到20分,出场时间也不到20,分钟……”

后面的黄彬已经看不下去了,单看这份数据黄彬如果是主教练的话也不愿意找宁凡这样的球员,一看就知道这仅仅是高中联赛里的强者而已,还远远不到场均35+的那种程度,至于说妖孽,呵呵,还是别侮辱这个词了。

“哎呀,都怪蓓蓓,要不是蓓蓓凡哥你一定能拿到更好的邀请。”黄彬一拍大腿,他也看出其中的问题了,主要的原因还是出在严蓓那里,没有足够的上场时间宁凡怎么有机会拿高分,所以这罪得怪在严蓓头上。

“事已至此,凡哥不要灰心,希望总会有的,我就不信他们都看不到你的价值,所以,凡哥就别怪蓓蓓了,她也是为了球队招新。”

宁凡怪异的看着黄彬,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吧,打着为兄弟好的旗帜实质上是为不存在的女友求原谅,“小子,够可以啊,人没到手呢就开始护食了。”

黄彬有些害羞,不好意思道:“我这是就事论事,没有偏袒她。”

宁凡呵呵一声表示怀疑,不过老实说这事儿也怪不到她,这个决定当初也是他答应过的,至于后果虽然现在有些始料未及,但也不影响他 继续升学。

“算了,看在咱们兄弟的面子上我就原谅她这一次。”宁凡这也是卖黄彬一个人情,至于升学什么的他又不靠这些。

回程的路上宁凡给庄晴发了一条讯息,“总决赛门票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啥时候过来看球?”

另一头庄晴刚刚拿到外语成绩单,看分数她已经完全合格,所以她非常的高兴,脑子里正想着如何跟黑衣女人请假。

拿着成绩单庄晴直奔家里,在黑衣女人的门外庄晴忐忑的敲开了房门,随后转身进入其中。

10分钟以后,庄晴关上房门脸色通红,她猛的跳起大叫一声,但忽然想到自己的处境立刻捂着嘴巴离开这个压抑的地方。

“耶,我终于可以去看总决赛了,嗯嗯,时间还很宽裕,我得好好准备一下。”

房间内听到庄晴离去的脚步声庄父从卧室内走出,“这样骗她好吗?”

黑衣女人面无表情道:“我这也是为她好。”

“为她好就应该告诉她一切,让她自己选择!”

女人满脸嘲讽,“让她自己选择,是让她选择后退还是选择放弃?让她跟你一样庸庸碌碌的白活一生,还是像个缩头乌龟样苟活于世?”

庄父被气到脸色通红,“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原来的你去哪了?”

女人脸色变冷,狠狠道:“以前的那个天真的废物已经死了,而且还是亲手被你抛弃的,你忘了?”

说到这里庄父脸色难看至极,“我当初是迫不得已,你想报复你冲我来,碍不着咱家闺女什么事儿吧。”

“呵,你还是这么天真无知啊!从我没有死的那一刻起主动权就已经不在我的手里了,所以你求我根本没用!”

知道这个时候庄父在明白了问题的源头在哪里,之前的他的种种打算看来都白做了,终究他还是无能力吗?

看着神情变换不定的庄父,女人疯狂大笑,“是不是很恨当初我为什么不死,是不是很想杀我后快?你来啊!”

庄父长叹一声,无奈道:“阿源,不论你信不信当初我真的没有抛下你的意思,你我夫妻这么多年难道你还不明白我对你的心吗?”

心?

真心?

呵呵——

黑衣女人笑的很癫狂,“当初我就是信了你的真心所以我才落地那般下场!”

“所以你是来报复我的,但这关庄晴什么事?”

黑衣女人摇摇头一脸惋惜的样子,“你还是不懂!报复你只是我的个人兴趣,懂吗?”

庄父脸色变得铁青,他切齿道:“所以,你回来的目的一开始就是为了晴晴对吗。”

“还不算太笨,所以你打算怎么办,杀掉我?”

庄父摇摇头,“我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当时丢下了你,这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既然老天让我们再次相遇那说明我们缘分未断,所以我会一直跟在你身边保护你,就算是死我也会先你一步。”

黑衣女人怔在原地,她没想到庄父居然说出这样的话,难道当初是自己错怪他了?

不可能,黑衣女人很快便否定了这个想法,是他,一定是他!

女人冷笑连连,“你想打感情牌好让我放你们父女一马?哈哈哈,真是父女情深啊,可惜啊可惜,可惜我要彻底把它毁掉!”

看着歇斯底里的爱人庄父心痛至极,这一切的原因都是他,没有他就不会有这一切,更不会让她这么痛苦。

呵,自己还真是个废物啊!

另一个房间,庄晴已经将去的时间告诉了宁凡,也就是明天上午十点的比赛开始前的一刻钟。

宁凡除了表示欢迎还透露了自己已经准备好节目的事情,就当庄晴检验了,不知道宁凡葫芦里卖什么药庄晴心中的期待值已经上升到宁凡身高同样的高度。

挂掉与庄晴的通讯,宁凡的房间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严蓓。

“这么晚了你来干啥?”宁凡把这大门没有放严蓓进去,尤其是某人那若有若无往他身上飘的眼神让宁凡感到有些不安。

就是那种被女流氓盯着的赶脚,宁凡可不想被人家调戏。

严蓓伸出食指顶在宁凡的胸口然后推开了宁凡,“挡着干嘛,来者是客怎么也得进去坐坐。”

宁凡无奈让路,“来也来了,看也看了,说说话你想干什么吧。”

严蓓目光在在宁凡那八块腹肌上停留片刻,最后依依不舍的收回了目光,“真的是好身材,可惜了。”

“可惜什么?”

“可惜不能把……”严蓓一下子反应过来,宁凡居然在套她的话,着实可恶。

“哼,我就不告诉你!”

宁凡心中暗骂一声还真是个女流氓,你说的是想把玩吧,也不看看你凡哥什么人物,虽然你很有料但老子也是不会随意的人。

“切,不说就算!”宁凡好不相让,本来他也没打算听。

严蓓没有继续顶嘴,房间内的气氛也渐渐变得低沉。

许久,严蓓再次开口,“那个,真是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影响你上大学的。”

宁凡立刻反应过来,原来她来这里是为了这件事,还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没事,你想影响也影响不了,况且当初我也是同意过的,你就不必道歉了。”

话虽如此,严蓓心中还是有些内疚,要不是她太任性宁凡现在应该会拿到许多一流大学的邀请函吧,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原因拖累了他。

“对不起!”

“你咋还较真了,我说了不用抱歉,这点代价早就知道了,你也没必要自责。”

“要不我补偿你吧!”说完严蓓目光停留在了宁凡的胸口,然后静静的吞了一口口水,那样子活像一只饿到极致的狼。

宁凡忽然感到身上的短T已经不足以保护他的清白,“这个就算了吧,虽然报答的方式我很喜欢,但我们这样不合适。”

严蓓听的一愣一愣的,然后突然想到什么脸唰一下的就红了,她恼怒道:“想什么呢,流氓!”

“再说了,老娘也不是随便的人。”

“是,你随便起来不是人。”

“什么?!”宁凡小声的嘀咕严蓓不小心听到了耳里,她怒目盯着宁凡,一副我要报答你你却打我注意的样子让宁凡一阵诧异。

“居然,居然——好,你给老娘等着!”说完严蓓气呼呼的走出房间,虎头蛇尾的行动让宁凡满是不解,说好的飞身而上呢?说好的以身相许呢?说好的半推半就呢?

咋没了?

同一时刻,刚刚吵完架冷静下来的房间传来了一阵短促的声音,黑衣女人点开讯息然后瞳孔猛的一缩,随后脸上带着兴奋之色迅速起身离开了房间。

房间内那则短讯依然挂在光幕之上,“有召,速回!”

“记得带上那位!”

此时,庄晴还在房间里开心的寻找明天要穿的衣服,看着床上、地上一堆的衣服看来是选择综合症犯了。

走廊中黑衣女人的脚步越来越近,似乎昭示着将要发生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