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异界打篮球 > 第三百一十九章 给你的歌

第三百一十九章 给你的歌


赛后,宁凡、惠北成为东越省最热搜的词条,宁凡身价一度高涨。

名气火热的宁凡却没有丝毫荣誉带来的兴奋。

庄晴,他找不到。

家里已经人去楼空,甚至房产什么都已经出售,至于去除——

人皆不知。

就像老王当初一样,匆匆被人拐走,难道庄晴也是如此吗?

宁凡不敢想,最后他把嫌疑锁定在黑衣女人身上,但依然无果。

一个周过去了,没有庄晴的讯息。

1个月过去了,依然没有庄晴的讯息。

就像凭空消失一般,让你我出寻找。

宁凡有时候不禁自嘲一笑,难道自己重生以后真的是被套上了孤家寡人的buff?

总冠军过后,惠北这一届的校队宣告解散,这支强到没对手的球队最终逃不过既定的命运。

严蓓高中毕业,大学顺利去了自己心仪已久的大学。

宁凡、黄彬等4人顺利退役,他们即将面对人生最重要的选择——升学。

顾坦、黄彬、李元三都已经选择了自己的去处,只有宁凡一人还未确定。

比赛过后虽然宁凡表现极度优秀,但却没有收到含金量十足的大学邀请,最好的学校也不过是大学-联赛的第二阶梯。

至于豪门,呵呵——

豪门表示,这样子浪投、不收教练喜欢的球员可没人想要。

在蓝星,教练就是一支球队的老大。

不听话?

对不起,请你板凳上坐着,一直坐到你听话为止。

这些不是缺点的缺点让宁凡呵呵一笑,这些学校无一例外宁凡全部拒绝,他又不靠这个上学,怕毛?

大学是宁凡实现第二个梦想的契机,他可不想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至于加入校队?

呵呵,宁某人一人就是一支球队的实力,即便2流有他加入都是豪门。

这点,宁凡丝毫不怀疑。

原本李元三、顾坦还想跟宁凡进同一所大学,但一听到宁凡的择校标准之后两人沉默了。

凡哥,你老凡尔赛了,这是赤果果打击人。

最后,两人最终选择了那些邀请他们的学校里最强大的那所,至于原因,当然是奔着人家的资源去的。

宁凡选的学校凭他们的成绩,只能看看,至于报名?

呵呵,不需要浪费那个空位。

进入高三,一下子顿时忙碌起来,就连黄彬几人也很少跟着宁凡一起练球,甚至连基本的课后训练活动都停了,而宁凡也因为懒得找人关闭了训练营。

至于顾坦,他已经有了开班的能力,自己招了几个惠北的新人忙着训练赚钱,当然了学业也没有拉下就是。

宁凡依然是以往的生活节奏,只不过训练馆他已经很久没去了,虽然特权依然存在,但他已经光荣退役,再去那里显得不太合适。

说起退役,其实不过是不去校队训练馆而已,宁凡依然是惠北炙手可热的超级新人王,也是带领惠北走上神坛的英雄。

宁凡虽然日常很低调,但他的名字已经出现在校内各个角落。

球队已经进入了新的轮回周期,吉祥物继续担任教练,但宁凡看来估计也就这几年就退了。

这件事校内已经是人尽皆知,作为惠北的功勋教练他的执教生涯已然完美。

上半学期,除了日常的忙碌之外宁凡也做了许多的事情。

那首没有送出去的歌他用另一种方式送给了庄晴。

另外,顺带着完成了佩吉给他制定的年度目标。

一连两首歌的发布也让宁凡的名字再度响彻乐坛,这两首依然是重量级的作品。

这两首歌宁凡是一起发布,这两首其实都是送给庄晴的,因为一首不足以表明他的意思,所以他加了另外一首。

好事成双,宁凡内心深处的执念。

一首是《晴天》,这是宁凡早就打算送给庄晴的,至于原因大概是因为那个‘晴’字吧,不过一些人却又不同的解读。

刮风这天我试过握着你手

但偏偏雨渐渐大到我看你不见

还要多久我才能在你身边

等到放晴的那天也许我会比较好一点

……

决赛那天有人试着表达自己的想念,但风雨袭来将两人从此吹散。

想见无期。

也许,是往后日子里的某一个晴天。

这首歌就像是宁凡、庄晴两人故事的侧写,从校园相识,到一起一起逃课,再到一起望着天空唠嗑,最后匆匆而别,刚好相符。

严蓓、黄彬几人听到这一首歌,无一例外,他们都知道这是写给庄晴的。

听完歌,心疼宁凡一秒。

好好的璧人,说散就散,谁能没写追忆呢?

不过也只有宁凡知道,那就是这首歌他是提前准备好的,只不过老天跟他开了个玩笑而已。

两人的故事被严蓓几人放在了网上,只不过并没有提到主人公的名字而已,不过吃瓜群众却不管这些。

他们一致认为,这就是晴天背后真实的故事。

严蓓与宁凡、庄晴的关系谁不知道?懂的都懂。

不过当时人发布之后就没了下文,对与宁凡来讲他只不过是换了一个送礼的方式,而那个人依然深藏心田。

第二首是《她来听我的演唱会》,这首不单是应景,而是一个约定。

本来宁凡打算改成篮球赛的,不过越想越不合适,最后索性一字未改,就当一次没有回答的约定。

歌曲开头,宁凡是一句低语,你要来听我的演唱会。

带着几分不容置疑的坚决,也带着几分询问的意思,这就是宁凡发出的邀请。

不知道伊人是否能听到,但宁凡打算先缓他几年,等自己名气上去了必然就能听到。

他相信,她一定会关注他的动向。

而歌曲,正好是他最好的交流渠道。

歌曲有些悲伤,但宁凡的意思却是那低语的第一句。

这两首歌不出意外火了,而且是大火,特火。

不少人都留言说让宁凡开演唱会,但宁凡都以歌曲不够为由直接拒绝,如此高调的拒绝歌迷的请求宁凡也是开了先河。

骂声不断的同时也有不少歌迷喜欢宁凡的高傲,演唱会如果都是别人的歌那多丢人?

再看宁凡,只有4首歌,离一小时的演唱会还差了2-3首,开什么演唱会。

还有歌迷更是期待,希望宁凡赶紧发哥,还没正式出道就有4首这样的歌,那如果真出道了岂不是会有更好的作品?

当然,这也是不少业内人士的期待。

宁凡的创作能力已经得到他们的认可,没有人把宁凡当做一个新人来看,能写出这4首歌,给个小曲爹的称号都不过分。

虽然外面的呼声很高,但宁凡全程选择了沉默。

所有一切,都有佩吉这边给挡了下来,宁凡反倒是像个闲人一般。

这一年宁凡除了篮球提升最多的就是搏击,最起码他现在有了足够的自卫能力。

巴曼已经很少跟宁凡对练了,无他,已经打不过了。

两人的搏斗水平已经基本处在一个水平线上,只不过宁凡差的是实战经验以及力量的积蓄,这两点都是巴曼帮不了的地方。

实战宁凡现在没有办法,毕竟巴曼能做的只是陪练,跟现实中的搏命还有一点差距,这点巴曼也无能为力,他也不可能出手干掉自己的酒票不是。

至于力量这东西,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提上来的。

尤其是重力环境下的训练提升,这需要更长第一个过程,所以陪训倒成了巴曼的主要工作。

不仅是搏击,现在的宁凡也开始接触了一些其它的专项训练。

像射击、突袭、伪装等等,只要是巴曼会的宁凡都准备学一下。

守着这么大的一个保障宁凡可没有打算浪费,以后他对上的不是一个人很可能是一个组织,这由不得他不多做准备。

而个人能力无论何时都是他自己最大的生命保障。

宁凡其实考虑了很多,比如被人包围,如何侦查,如何突袭救人等等,一切都是在为营救老王做准备。

巴曼没有询问宁凡这样做的理由,就只一个字教。

你想学,我就教!

简单完事儿。

酒票所求,必须拿酒,他还想多喝几年呢。

佩吉那边宁凡再次给她准备了一张专辑《迷》,依然是十首歌的量,主打歌《我愿意》也很好听,应该会有不错的市场反馈。

拿到歌曲时佩吉看宁凡的眼神像是再看怪物,简单算算宁凡这一年产出了多少歌,只下半年他就写了12首,按这个产量一年24首,十年就是240首。

怪物!

佩吉已经不惊讶宁凡的才华了,她只希望宁凡能晚点出道,这一出去估计就跟她没什么关系了。

不,是没什么时间陪她了。

佩吉神色复杂,内心自私心作祟,但最后理智还是占领了智商的高地。

在忙着做专辑的同时,佩吉也不遗余力的为宁凡出道做着铺垫,她希望宁凡能真的做到出道即巅峰。

不要像她一样,摸爬滚打那么多年吃遍辛酸才获得今日的成就。

宁凡自然懂得佩吉的关心,虽然他前世经历与佩吉不同,但他也是踏着辛酸汗水一步步的走过的,对于佩吉的爱护他铭感五内。

来到蓝星这两年要说谁真心对他,除了庄晴就是佩吉,甚至佩吉付出更多。

个佩吉写歌是宁凡心甘情愿的事,在他心中已经将佩吉当成了他的亲人。

歌曲交给佩吉之后她立刻就忙的没了踪影,宁凡也不意外,他早就习惯了佩吉这种为歌癫狂的状态。

空旷的房间里,宁凡显得泰然自若。

沉重的呼吸声回荡在房间里,闲着无聊宁凡就会用来健身,轻易不浪费时间。

一个学期匆匆而过,又将是新的一年,而宁凡也将要步入新的生活。

一切都在悄无声息的改变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