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4章 白甲多格

第4章 白甲多格


  外面本有四个鞑子骑兵,有两个放弃战马,跟着追进来,结果被丁毅他们射死了。

  另两人在外面杀干净后,也弃马追了进来,但距离丁毅他们有四五十米,所以没看到这边丁毅射杀他们同伴。

  此时两人正在河边,有明军已经不顾这边的河宽,跳进河里。

  这边河宽六十多丈,那这么容易游过去,两鞑子大笑,弯弓,站在河边就射,马上河面浮尸涌起。

  有个明军不甘心,往水底钻,第一波没射到他,但他憋不了多久,还是又上了。

  刚露头,扑哧,被一箭射杀。

  鞑子们大笑,却是为丁毅四人逃命争取了时间。

  不一会,有队后金兵,来到鞑子被射死的地方。

  众人勃然大怒,更是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

  领头的鞑子脸色铁青,这鞑子披着银光色的铁甲,铁甲由上衣,护肩,下裳,左裆组成,一共三列铁甲片,盔缨也是铁质,正是后金闻名的白甲兵,也称巴牙喇。

  后金战军从十五岁就开始考核,合格者为步甲,优秀者为马甲,然后根据战场斩获,杀一百级者可穿红甲,再在红甲中选取骑射双绝者为巴牙喇(即白甲兵)。

  白甲兵数量非常稀少,几乎是千里挑一,连战力最强的正、镶黄旗也只有两百余人。

  这白甲兵叫多格,是正红旗代善的人。

  他抬头看了看四周,厉声道:“你们俱是骑兵,居然被明军步甲杀死?简直是我们大金之耻?”

  众甲士低头,满脸羞愧。

  他们死了人,证明有明人跑走了。

  杀了我大金勇士的明人,必须要杀死。

  “他们往那边跑了?”多格对着刚刚站在河边的鞑子兵吼道。

  两人瑟瑟发抖,趴伏在地:“应该往北去了,我们一直在河边,没看到他们。”

  “蠢材。”

  多格大骂,走出丛林,看着河流,很快道:“这些明军熟悉这里的地形,定是想越河逃走,附近说不定有狭窄的河道。”

  “他们跑的不远,阿克济,你带一队人骑马在外面追着,为我们锁定方向,寻找桥路。”

  “尤西尔,你带人跟着我追。”

  “嗻。”众人立马分成两波。

  多格自持勇猛,只带了五个马甲沿着河边追。

  此时,丁毅和宋飞,魏继业,赵大山四人已经跑出去有两百多米。

  沿路看到有三个和他们一样跑出来的人已经跳到河里。

  可这边河都很宽,丁毅估计着这些人游不到对岸,可能就被追上来的鞑子射杀,除非能潜伏到河底通过。

  但眼下他们也管不到这些人,只能拼命往前跑。

  两百多米其实并不远,若是在平原的话,后面的人都能看到前面的人。

  好在这边地形扭曲,道路曲折,加上又有树林,后面的多格一时半会,还看不到他们。

  “不是说一里路吗,张经那些人呢?”宋飞跑了半天,气喘吁吁,还没看到张经等人,心中越来越慌张。

  “别慌,可能就在前面,我们看不到他们,鞑子也看不到我们。”丁毅沉声道。

  一想到鞑子们可能也看不到自己,而且快黄昏了,大伙心里算是安定一些。

  但话没说完,轰隆隆,一阵有力的马蹄声中,由远及近,鞑子的马队从外围率先追上。

  大伙神色一变,俱是有点恐慌。

  好在中间有丛林遮掩,鞑子马队沿着丛林外围奔跑,加上天色渐暗,一时间自然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很快,马蹄声越去越远,居然越过他们,往前去了。

  四人面面相觑,深深吐了口气。

  这时他们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祈祷,希望自己运气好,别让鞑子马队看到河面较狭窄的那段。

  或者这段丛林还能这么延长下去。

  大概跑了又有半分钟,丁毅都觉的双腿已经发软,必竟这个时代的明军缺少训练,而他们几乎是在进行一个五百米的冲剌跑。

  此时身边几个人都有点坚持不住的迹像,大伙的速度也越来越慢,赵大山和魏继业更是汗流夹背,满脸通红。

  要不是知道身后有鞑子追着,估计两人早就坚持不住了。

  “狗日的,究竟还有多远。”宋飞咬着牙道。

  丁毅不出声,瞪大眼睛看着河面。

  突然,前面远处的对岸,看到一个山丘。

  “那那那---”随着他的声音,四人俱是大喜。

  果然河面开始变窄,越往前越窄,这下所有人想是吃了兴奋剂似的,步子也加快了许多。

  再跑了几十步,转过一个弯,眼前霍然开朗,清清楚楚看到对面有个山丘。

  山丘之上,居然还站着一个人。

  那人看到他们,拼命向他们挥手。

  “这边,这边。”正是那匠头李忠义。

  这里河宽也就二十米不到,是整段六股河最窄的地方。

  他们都游过去了?宋飞咧咧嘴,不甘心的看了眼丁毅。

  正是丁毅断后,为他们杀了两个鞑子,这才让李忠义等人先游了过去。

  “算这小子有义气。”赵大山憨笑道。

  “要死了,要死了。”魏继业上气不接下气,一屁鼓坐到地上。

  他最后一个才跑到现场。

  到了丁毅等人身边,二话不说,坐在地上,都不肯起来了。

  宋飞也是上气不接下气,先好好喘几口气,然后看看丁毅。

  却见丁毅突然弯弓,上箭。

  对面的李忠义也莫名奇妙。

  嗖,嗖,嗖,丁毅飞快的射箭,全是抛射向对面。

  李忠义吓的哇哇大叫,然后发现并不是射向他的。

  丁毅一口气把箭射完,后退几步,突然加速,冲剌,嗖,用力一甩。

  手上的弓扑通一声,直拉扔到到河里。

  这下他脸色就有点难看了。

  赵大山看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学着丁毅,也轻轻拉弓抛射。

  嗖嗖嗖,把身上几枝箭射到对面。

  然后就站在原地,用力一甩。

  嗖,赵大山那副弓,正好扔到李忠义身后。

  “呵呵。”赵大山干笑两声:“丁头你早点让我扔么。”

  丁毅:“。。”

  宋飞不知道丁毅这个时候还要弓干嘛,他连忙道:“走了。”

  纵身一跃,率先跳进河里。

  赵大山看看丁毅,丁毅转身看向坐在地上的魏继业。

  “你们走吧,我帮你们断后,看到鞑子,和他们拼了。”魏继业一脸绝望的道。

  “起来。”丁毅狠狠踢了他一脚:“没时间了。”

  “我不会游泳。”魏继业苦着脸。

  “握草。”丁毅暴出一个粗口,魏继业和赵大山面面相觑,不知道有没有听懂。

  你不会游泳不早说?丁毅那个郁闷。

  “别管我,丁头,大山你们走吧。”魏继业垂头丧气。

  赵大山犹豫着要不要下河。

  “下去,快。”丁毅不由分说推了他一把。

  “俺先走了。”赵大山没再犹豫,扑通跳进河里。

  对面的李忠义正在拣地上的箭和弓。

  丁毅一把拉起魏继业:“我带你过去。”

  “什么?”魏继业一脸不敢相信。

  他满脸通红,结结巴巴:“我--我很沉的。”

  魏继业和赵大山都是属于身材魁梧比较壮的那种。

  当然,是和丁毅比较起来。

  “下水后别怕,别动,你千万不要动,我就能带你过河。”丁毅看着他的眼睛,声音缓慢而沉重,努力稳定魏继业的心神。

  魏继业眼神中一阵激动之色,想了想后,咬牙道:“丁头,别,我不想连累你,你带大伙走吧--”

  他话音还没落下,扑通,整个人被丁毅一推,掉进水里。

  “哇唔”他掉进水里,又惊又慌,想大叫,一张口就是喝了口水。

  “别动,别动。”耳边突然传来丁毅的声音,接着就感觉到丁毅一把搂住自己的脖子:“别动,别动。”

  丁毅不停的提醒他别动。

  此时的丁毅已经准备强行把他先勒晕,不然就只能放弃。

  好在魏继业也算清醒,加上他长跑冲剌了五六百米,正是全身无力的时候,挣扎的力度也不是很强,听着丁毅的话,他终于慢慢平静,身体不再挣扎动弹。

  “对,就这样,放松,身体放松,看着上面,别慌,走,咱们走了。”丁毅搂着他脖子,一手奋力往前,带着魏继业缓缓向对岸而去。

  说实话丁毅到了现在也是强弩之末,他先和鞑子肉搏,接着对射,然后就是五六百米的冲剌,能坚持到现在,不是丁毅这具身体有多强,而是他前世军校和部队的训练意志在支撑。

  更因为他知道,如果停下,一定会死。

  求生的欲望让他暴发了强大的生命力。

  众人皆奋力往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