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7章 那股明军,我必杀之

第7章 那股明军,我必杀之


  这次伏击战后,丁毅他们,现在有弓三把,箭数十枝,圆盾两个,顺刀三把。

  可惜鞑子过河都没穿甲,五人没得到最贵的甲。

  丁毅叫人砍了三个脑袋,魏继业,宋飞,赵大山各带一个,众人连忙赶路往徐大堡去。

  他们看出多格身边已经没兵,短时间内,不会有人追过来。

  而且丁毅他们刚刚杀了三个,多格兵少也不敢派过来,派多兵的话,肯定需要时间,这一路过去,最少一两天内肯定是安全的。

  他们走了大概一个时辰左右,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此时的多格已经从岸边回到大兴堡。

  堡外营地灯火通明,大量的后金军驻守在四周,堡中几乎无活人,正如丁毅所说,大兴堡防守激烈,鞑子破堡之后,直接屠堡,鸡犬不留。

  西侧近大路的一座营帐里,多格跪在地上,光着上身,满身是血。

  “叭叭叭”一个三十多岁的后金男子,满脸暴怒,手持马鞭,一鞭一鞭毫不留情的抽下去。

  这男子叫哈济索,是代善的家奴亲信,统领三百精兵,是为牛录额真。

  哈济索这次带着一牛录精兵,以十天时间分兵扫荡了明朝二十六个墩台,,死伤不到十人,其中阵亡才1人。

  今天以半个牛录,150精兵攻打大兴堡,先驱明人百姓填河,再以精兵强攻,才战死八个。

  但打赢破堡后,在河边追杀逃兵,居然又折损了五个马甲,而且全是百战精兵。

  他气的杀了多格的心都有。

  但他这牛录,白甲兵也只有二十几个,一时间自然有点舍不得。

  他一口气连抽了十几鞭,终于停下,怒骂道:“我不杀你也没有用,和硕贝勒知道此事,定饶不了你。”

  硕贝勒代善,出名的残暴狠毒,对属下更是凶残无比,天命五年(1620年),代善次子硕托(岳托弟弟)因无法忍受代善的虐待而逃走,被代善找到之后,立马向老奴跪求斩杀儿子。

  想到代善狠起来连自己儿子都敢杀,瞬息一股寒意涌上多格心头。

  他连忙趴伏跪下,痛哭道:“多格自知必死,但愿以身赎罪。”

  “求额真再给一次机会,愿战死。”

  哈济索沉吟片刻:“刚接到上令,明天要和梅拔额真一起去攻徐大堡和大胜堡,长岭堡,六天之内最少要破两堡。我最多给你十骑。”

  这三个堡每堡都有两三百人,距离又远,时间紧,哈济索可能要分兵,他现在手上只有两百九十人不到,自然给不了多格太多人。

  “十骑够了。”多格大喜,跪下拜谢。

  前面他派出的骑兵已经探明,再往前十里左右,有一座桥,可骑兵过河,再追那股明军。

  你逃到天下地下都没有用,那股明军,我必杀之,多格心中暗暗发誓。

  ----------------

  次日一早,丁毅迷迷糊糊的被人叫醒。

  昨晚他是好好睡了一觉,因为他确信晚上后金军不会追过来。

  他们现在正在一个墩台里,这墩台看起来好像刚被后金军攻破,里面一片混乱,还有纵火的痕迹,当时找到时,宋飞他们都吓的半死,这证明这边也有后金军。

  但丁毅力排众议,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后金军要攻破这里了,应该不会再来。

  众人胆颤心惊在这睡了一晚,并轮着值夜,丁毅反而睡的最踏实。

  “头,你看。”一大早赵大山就过来邀功,原来他在墩台里找到了石灰,把三个首极处理了下。

  丁毅赞赏的拍了拍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还有石灰吗?”

  “有,还有两袋呢。”赵大山憨笑道。

  丁毅现在可不相信他的憨笑,总感觉赵大山的憨笑中带着智慧的光芒。

  这家伙学东西太快了,丁毅几个绝招都被他学去。

  丁毅过去看了下,每袋石灰大概五斤左右。

  “把石灰带上,走。”他们早饭都没得吃,直接赶路。

  大伙虽然不理解,但还是把石灰带走了。

  这边是徐大堡的地盘,徐大堡下属也有十几二十几个墩台。

  他们的目标是活下来,自然贴着东面走,万一遇到鞑子,可以往海边跑。

  走了一上午又累又饿,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小村庄。

  众人欢天喜地的冲过去,先侦查了下,发现里面好像没人。

  进村后果然又是一片荒芜,这里和刚才的墩台相似,十分混乱,井也被填了,很多地方有被火烧的痕迹。

  他们找了半天,总算找到少许野菜,好不容易生起火,烧了锅野菜汤填了填肚子。

  丁毅喝着野菜汤,心想以前那些明末穿越小说,主角们过来都是大鱼大肉,我这日子也太悲催了。

  现在终于明白很多明军和百姓最后为啥流草为寇了,明末吃都吃不饱,那还不反了才怪。

  好在午饭过后又有惊喜,李忠义居然在外面找到一棵野桃树,弄了十几个野桃子回来。

  大家欢天喜地吃了几个桃,这桃子又酸又苦,但个个吃的眉开眼笑。

  稍微休息之后,大伙又继续赶路。

  宋飞这时贴近丁毅身边:“头,俺瞧着这些墩台和村庄,不像是被鞑子攻破的。”

  “嗯。”丁毅点点头:“看起来像坚壁清野。”

  “金比青野?”宋飞几人一头雾水。

  丁毅气的摇头,一群没文化的。

  “就是为了防守,自己把东西全藏起来都处理掉,不让进攻方占偏宜,大概就是这意思吧。”

  “头你读过书啊?”赵大山一脸的羡慕:“俺们又不识字。”

  宋飞扰扰头,隐约记得,以前的丁毅也不识字的,上次上头来的令信,都好像叫刘老汉读的。

  那刘老汉读过两年书,识的几个字。

  不过这事过了好久,宋飞也记不清楚,而且,丁毅读不读书,关他屁事,读过书更好,这样的头,才叫厉害。

  宋飞很快就忘了这事。

  “俺看鞑子也不过如此,平时大伙把他们当妖怪一般,还不是让俺们丁头,杀了七个。”赵大山憨笑着。

  行啊赵大山,还会拍马屁,丁毅不动声色看了他一眼,当然,那眼神自然是赞许之色。

  赵大山抬头一看,表情激动。

  俺这话,应该让头挺高兴的。

  俺妈说的没错,做人要老实,多说实话肯定是好事。

  赵大山刚说完,众人先是点头,接着宋飞脸露惧色:“女真满万不可敌,我大明,哎---”

  “他们攻堡都几十兵甲齐上,不费吹灰之力。”魏继业也惊恐道:“咱们几百兵将都守不住。”

  “就是就是,当年萨尔浒大战,后金六万击破我大明47万,大明死伤无算。”

  众人言外之意,俱是后金兵少,才被丁毅逐个击破。

  “我们大兴堡,守兵也有近两百,我看鞑子攻堡,才一百多人,还有几十骑分守各处,咱们也抵挡不住,半天不到就被攻破了。”李忠义心有余悸的道。

  丁毅听了大怒,你们全在堡后等着跑,当然会被攻破。

  这些人未战先怕,日后遇到鞑子还是会逃的?丁毅想了想,缓缓道:“你们可知浑河之战?”

  众人皆纷纷点头,但他们只知明军战败,至于如何败,为何败,皆是不知。

  丁毅挥手示意大伙坐下休息,他双眼微闭,似乎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他缓缓道:“天启元年(1621年),沈阳被后金攻占的时候,一支由川浙兵组成的援辽大军在总兵陈策、童仲揆等率领下,推进到浑河,欲与沈阳城内的明兵对后金兵进行夹击。听说城已被占,陈策下令还师。游击周敦吉等一再请战,诸将激动地说:“我辈不能救沈,在此三年何为!”

  众人屏息宁神,听的津津有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