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8章 打仗其实很简单

第8章 打仗其实很简单


  “明兵分为两营,周敦吉与副总兵---在桥北立营;童仲揆等率浙兵三千在桥南立营。

  鞑子先起冲锋,集万余精兵数冲未果,川兵人数虽少于八旗,却都殊不畏死,组织严明,打头的精锐红巴甲喇军经恶战被击败,当即退却下来,鞑子八旗军上下震惊。

  骑兵不敌,敌酋努尔哈赤急以“后军往助”,川兵也不畏生死寸土不让。连续击退八旗强劲的步骑猛攻,挟着攻占沈阳之胜利余威的八旗劲旅,竟在四川步兵抗击下“死于枪弩者数千人”,后继骑兵也被打得“纷纷坠马”。

  八旗参领西佛先、佐领席尔泰、格朗先后阵亡,双方“却而复前,如是者三”激战多时,难分胜负。”

  “好。”宋飞听到这里,拍掌叫好,目露神光,激动万分。

  “打死这些狗鞑子。”赵大山赤红脸大骂。

  魏继业心神激荡,一脸不敢相信:“我们----川军,这等威武?”原来魏继业也是川人。

  丁毅以原史加以润笔,添油加醋,把这战事讲的和小说似的,明军如何刚猛,死战不退,鞑子不外如此,屡战不胜。

  听的四人心潮澎湃,激动万分,魏继业听到最后,更是热泪盈眶,狠不能自己以身相替,血战浑河。

  当丁毅讲到川军军阵最后被大炮轰开,八旗军称势一涌而上,全军覆没,再攻浙军,又是打的不分胜负,李忠义激动的站了起来:“原来我浙军也是这等勇猛。”

  这时大伙才知道李忠义还是浙人。

  此时魏继业抬头和李忠义对视一眼,两人平空而生一种英雄惺惺相惜的感觉。

  最后丁毅说到双方血战到天色将晚,八旗援兵又赶到战场。童仲癸见已方援兵迟迟不至,遂与部众将士都抱成仁之心,决死回马杀向数倍于已的后金军,最终除极少官兵幸免回辽阳外,陈策、童仲癸与副将戚金、袁见龙、邓起龙、张名世、张大斗等大小将校共120多人全部义无反顾、悲壮殉国。

  丁毅说完之后,四周一片安静,众人皆默然不出声。

  他抬头看去,诸人眼中有震惊,有愤怒,有悲痛,却---再无恐惧。

  众人再次行走在路上,气氛有点压抑甚至悲壮,大伙的心情还没从刚才的故事中脱离出来。

  魏继业嘴里一直不停的在低声喃喃:“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或许念念不忘刚才川军被覆灭的悲壮。

  走了片刻,丁毅见气氛不对,便道:“你们可知明军为何在浑河惨败?”

  赵大山率先想了想:“鞑子每次以众击寡,以多打少。”

  “浙军就不是东西,鞑子打川军的时候,就在边上看着,他们要是早点上了,那会大败特败。”宋飞骂骂咧咧道。

  魏继业不满,喃喃道:“咱们浙军,不也是拼的全军覆没了么。”

  丁毅抓住机会,沉声道:“打战其实很简单,‘团结,敢战,不怕死,训练有素’,唯这十一个字尔。”

  “只要主帅不是昏雍无能,一支军队,能做到这十一个字,定然战无不胜,攻不无克。”

  刷,四人眼光齐齐看向丁毅,丁毅脸色坦然,自信的迎向他们的目光。

  赵大山想了下,赶紧道:“跟着丁头,必然百战百胜。”

  “叭”宋飞一脚踢在他屁鼓上:“就你会拍马屁,我们当然都知道。”

  众人哈哈大笑,一扫刚才的阴郁。

  又走了一个多时辰,传说中的徐大堡还看没到。

  此时大伙一天没吃过东西,个个又累又饿,徐大堡又不见踪影,众人士气有点低落,宋飞不时的看向丁毅。

  丁毅也知道要赶紧想办法,不然这队伍又有崩溃的可能。

  “有烟。”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就在这重要关头,走在最前面的赵大山看到远处有烟火。

  众人齐齐看去,远远就看到一个高高的墩台,皆是大喜。

  有烟就意味着可能有人,他们一路走过来,没遇到过鞑子,鞑子似乎还没攻到这里。

  众人大喜,快步跑向前方。

  接近墩台之后,发现外面居然还绑着两匹战马。

  看这战马是明军夜不收所有,那肯定里面就是明军了。

  但丁毅还是小心行事,先派宋飞过去探了下,片刻之后,宋飞站在门口,笑着向他们挥手。

  接着里面走出来一波明军,还夹着百姓。

  等丁毅几人走过去,赫然发现有熟人在。

  大兴堡总旗官张经,夜不收肖永秋,军士陈有富,姚新汉,这四人之前一起逃的,没想到过了一天之后,大伙又见面了。

  肖永秋陈有富几人看到丁毅,刷,脸色微红,俱有点不好意思。

  张经更是一脸不可思议,不敢相信丁毅也活着过来了。

  当时丁毅突然转身迎战鞑子,这些人没有一个帮忙,加快就跑,路上张经还和肖永秋等人说,丁毅必死。

  只有李忠义,想着丁毅当时射了一箭,救了他一命,留在河边等了片刻。

  如今大伙再见面,张经等人着实有点尴尬。

  “丁---丁头,你也来啦。”张经本来想叫丁毅的,终究还是叫了声头。

  “张总旗,大伙好,安全就好,哈哈哈。”丁毅哈哈大笑,拍拍张经的肩膀,好像没事人一样,率先走了墩台。

  里面现在有十几个人,除了张经这些人,还有几个军士和百姓,还有两个妇人。

  看丁毅不追究刚才的事,张经心里也缓缓松了口气,他也暗暗对自己说,之前是你自己说的,要跑的快,也不能怪我们不帮忙。

  他也笑了笑,赶紧道:“听说你们逃了一天一夜,快来吃点东西。”

  墩台里正有百姓在做饭,居然还看到肉汤,丁毅等人大喜,自然先和大伙坐下来一起吃饭。

  “这是什么?”有人突然尖叫。

  “鞑子的首级,哈哈哈。”赵大山大笑,把首级放到一边。

  张经嘴角微微一抽,余光看去,三个鞑子首级堆在一起,那满脸的狰狞,依然让人看后,心生恐怖。

  这可是真鞑子,斩首三级升三级,丁毅要是报上去,这是要发达了啊。

  他原本看不起丁毅,更以为丁毅死定了,没想到丁毅不仅逃出来,还带了三首级,这真是让他胆颤心惊,心生寒意了。

  “丁头共斩了五级,可惜有两级没能带上,奶奶的,痛快啊。”宋飞故意叫道。

  “嘶”墩台里一片倒吸冷气声,众人像看鬼似的看着丁毅。

  原本几个坐在丁毅边上,准备一起吃饭的军士,不知怎么的,悄悄后退两步,居然不敢和丁毅坐一起。

  鞑子在辽东可是妖魔鬼怪一般的存在,杀一个的都没看到过,今天看到杀了五个的?

  四周一片肃然,人人瑟瑟发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