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10章 从未见过如此龌龊之人

第10章 从未见过如此龌龊之人


  “大家相信我。”丁毅这时又是一本正经,语重心长的道:“鞑子不多,但都是骑兵,咱现在一共才二十一个人,跑到野外,必死无疑。”

  “靠着墩台,咱们用点办法,还是有机会,死中求活的。”

  张经也知道丁毅说的有道理,只好道:“丁头有什么办法?”

  “唯有血战。”丁毅大声道。

  众人无语。

  “此战,有进无退,若退,必死无疑。”丁毅厉声,神情肃穆:“鞑子对咱们,决不会手下留情,若被攻破墩台,大伙肯定一起完蛋,若想活,只有血战,打败鞑子。就算战败,杀一个够本,杀两个,也能赚一个。”

  “血战。”宋飞厉声狞叫,附合丁毅。

  但其余众人神情木然,俨然还是没有勇气。

  丁毅心中暗叹,这个时代想鼓动士气,正是万分艰难。

  但丁毅说的话,肯定是有道理的,若是打输了,必然要死。

  所有人都会死。

  张经等人虽然没什么文化不识字,但这个道理还是能听明白的。

  他们现在只是不相信,区区二十一个老弱妇人,如何能打败十名后金精锐。

  丁毅正想再说点什么鼓动一下大家的士气,上面赵大山和那军士同时叫了起来:“看见了又看见了,十---十一骑,一共十一骑”

  赵大山脸色紧绷,沉声道:“头,距离大概五六里,鞑子骑兵速度不是很快,队形也比较散,好像在寻找什么。”

  那就是找我们的了,丁毅马上想到,必是那白甲兵,带队追上来了。

  还好只有十一骑,尚可一搏。

  “一刻钟能到。”赵大山又道。

  众人脸色大变。

  只有一刻钟?丁毅想了想:“你们先下来。”

  上面两人赶紧下来。

  “还有谁有武器,墩台里还有什么?”丁毅大声问。

  众人面面相觑,但很快有个军士举手:“回丁头,大部份都被俺们甲长带到徐大堡了,只有里面余些。”

  丁毅带着宋飞、张经等人走到后面一排房子前,这排房子全是土木结构,大都年旧失修,门窗破损的不少。

  最西侧的一个低短小屋就是放器具物资的地方。

  两杆长枪,十几枝羽箭(多有破损)。

  出乎丁毅意外,居然还看到一杆三眼铳,和一杆鸟铳。

  “还有火器。”丁毅大喜提起拿到手上:“可有火药弹药?”

  那军士转身看向两夜不收,原来这两件火器是两夜不收,李马两人所带出来的。

  “在马背上。”姓李的苦笑。

  “我去拿。”姓马的大声道。

  “我去。”宋飞怕他们再逃,瞪了他们一眼,转身就出门了。

  很快众人把所有能用的兵器带到丁毅面前。

  计有弓三把,箭四十多枝,其中十几枝几乎不能用。

  三眼铳和鸟铳各一杆,火药弹药若干,顺刀四把,小圆盾两个。

  丁毅看了下,那三眼铳是京师营造的,鸟铳是浙江造的。

  明朝万历间的官员张瀚,曾宦游南北各地四十余年,经过实际观察对比后,曾说:“今天天下财货聚于京师而半产于东南,故百工技艺之人,亦多出于东南。”

  意思是浙江的工匠在火器上的技术是超过京师的。

  这鸟铳本来是日\本制造的火器,嘉靖年因倭冦犯浙,被明军打败,官方才得到鸟铳,所以浙江的工匠是最早接触并撑握鸟铳制作技术,也使的他们的制作水平远远领先其他地区。

  “魏继业,你可会用鸟铳。”丁毅提着鸟铳问。

  “当然。”魏继业瞪圆了眼珠。

  之前一起跑路的姚新汉这时小声道:“丁头,三眼铳给俺吧。”他在其他墩台,也是个铳手。

  丁毅把两件火器分了,众人自然也不敢有意见。

  他自己持弓一把,赵大山一把,还有一把给了徐大堡出来的夜不收马跃,这家伙自称射术精湛,丁毅便给了他。

  丁毅雷厉风行的开始下令,收集墩台内的石灰和火油。

  结果火油没有,全被带到徐大堡了,石灰倒有少许。

  但丁毅找到了菜油,他让人把菜油装到一个小瓶灌里,装上布条,然后叫来李忠义低声和李忠义说了几句,李忠义听的连连点头,脸上的表情,即是害怕,又是兴奋。

  接着他让两个妇人剪出几十块小布条,每块比巴掌大点,包裹了一些石灰。

  赵大山等人眼睛一亮,似乎猜到丁毅想干什么。

  同样令人在四周寻找可用的竹杆木棍,最后找到几根用来当柴火的木棍,削出简易的五杆木枪。

  这五杆木枪,粗细不同,丁毅让人在上面握手处绑了布带,大伙拿在手上十分怪诡。

  “这能捅死人?”姓李的夜不收不满的喃喃。

  张经和肖永秋一人分到一杆长枪,他拿了根木棍削的,自然不满。

  “俺要拿刀。”有人看宋飞手上有刀,直言道,因为这时还有三把刀没分出去。

  宋飞嘿嘿一笑:“你敢上前和鞑子肉搏。”

  那人愣了下:“拿枪就不要肉搏吗?”

  “都看好了。”丁毅这时大声喝道,众人凝神看去。

  丁毅自己拣起一把刀,和宋飞站一起。

  然后一人拿起一包包好的石灰,

  “左手拿刀,右手拿包。”

  众人莫名奇妙,一脸呆滞。

  “咱们开打之前,一定会看着风向,现在是东西风,站上风口。”

  “鞑子冲过来不要慌,接近五六步内,往空中扔。”

  “扔。”丁毅和宋飞同时扔到半空。

  哗啦,空中一片白茫茫,大伙虽然离的远,也是纷纷闭眼,后退。

  “杀。”丁毅和宋飞接着弯腰,右手拿过刀,对着地面就砍。

  张经完全痴呆,这什么神仙战术?当兵十年闻所未闻?

  还有,你砍地面是什么鬼?

  看大家一脸的震惊,宋飞洋洋得意,俺们丁头的打法,鞑子见了都是鬼哭狼嚎,你们没见过吧。

  “石灰入眼,痛剌难忍,鞑子眼睛肯定是睁不开的,至少几秒之内是睁不开。”

  “尽量往上扔,就算他们有盾牌挡着,还会中招。”

  “你们一扔,他们下意识会举盾,这时蹲下,砍他们的脚。”

  “尽量别砍腿,尽量砍脚面,五个脚趾砍断。”

  “砍了腿,鞑子可能还能站着,砍到他们脚趾,恐怕,再也站不起来了。”丁毅狞笑。

  赵大山后面听的眼睛一亮,原来俺才学到一点皮毛,难怪上次砍腿之后,鞑子还能再战。

  而且丁毅这距离动作似乎都设计好的。

  先五六步外扔石灰,敌军无论中不中招,都会下意识继续往前冲。

  这时突然蹲下,砍脚趾。

  大概率敌人正好冲到他们面前。

  不但失去了他们的目标,还被砍脚趾?

  姓丁的真是下作阴险,那来这么多卑鄙无耻的招数,难怪五个鞑子被他们斩杀。

  张经等人听的倒吸口冷气,从未见过如此龌龊之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