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11章 仇人相见

第11章 仇人相见


  看着丁毅的打法,众人面面相觑。

  若是这样打,说不定,真有活的机会?大伙的眼神也慢慢明亮起来。

  接着丁毅把刀给了肖永秋,又叫了两个军士和宋飞一起。

  再一人分一包石灰。

  魏继业和赵大山两人举看盾,伪作鞑子。

  “杀敌。”两人大叫,从十几米外冲上。

  “听我号令。”宋飞稳住大家。

  肖永秋等人神情紧张。

  待两人冲近七八米内。

  “扔。”宋飞大喝,四人齐扔。

  哗啦,空中一片白。

  魏继业和和赵大山低头闭眼,赶紧后退。

  “杀。”宋飞弯腰,大伙跟着他弯腰,叭叭,纷纷砍在地面上。

  这三人听着叫声,机械般的做出动作,居然第一次就种行动如一的模样。

  最后一声杀,四人齐砍,倒也有不小的声势。

  边上围观的人,俱是精神一振,有些看到强兵的感觉。

  张经眼珠了转来转去,满脸震惊。

  “你,刚才扔的太低了,肯定是扔在对方的盾上,还要高。”丁毅这时指着一个军士道:“尽量越过他们的脑门,扔高了不怕,会有风助我们。”

  丁毅不能和他们说惯性什么,只能说有风。

  “还有你,刚才左手的刀都没换到右手来,直接就砍,那有右手的力道大?”

  两军士唯唯诺诺。

  “再练一次。”宋飞怒道。

  “边上去,多练几次。”丁毅把他们打发了。

  丁毅手上一共就二十一人。

  墩台上他要放四个,两把铳两把弓。

  四个拿刀的,两个妇人不算,点火灌的李忠义又去掉。

  还有两个年纪已经过了四十岁的老军户也不能算。

  这样他手上还有八个人,七杆枪。

  丁毅又分掉一个年纪较轻,比较瘦弱的一个,让他执绳。

  这墩台大门朝南,此时风向是东西风。

  他们在门的东侧打进地面两个木桩,然后牵起两道绳,上覆细土以掩痕迹。

  绳先伏于地,待鞑子进门冲战时,撒了石灰后,由李忠义开口,和那瘦小的军士同时拉绳。

  余下七人分成两队,包括丁毅在各持一杆枪。

  丁毅自己也拿的是木棍削的枪。

  墩中有两杆长枪,每队各一。

  一杆为张经所有,一杆为姓李的夜不收所有。

  张经那队三人,丁毅和姓李的这队四人。

  “拿盾。”李忠义这时和另一人纷别持盾。

  丁毅带着三人,反向持枪,枪头绑个布带,上有石灰。

  “肩并肩。”

  “听我口令。”

  “举枪。”

  “低点,你低点,看我位置。”

  “我说捅就捅,我捅敌头,你捅敌腰,你捅敌腿,你捅敌脚--听明白了没有?”

  丁毅连说几遍,众人听的明白。

  “跟我走,捅。”丁毅大步往前,嗖,举枪就能。

  众人皆捅。

  李忠义和那人哇哇大叫,用盾挡。

  三人捅了一下就不动了。

  那料丁毅连续的在叫:“捅,捅,捅啊。”

  三人这才反应过来。

  紧跟着丁毅,一步步往前,嗖嗖嗖,连番的捅下去。

  “不要停,捅的快,收的要更快,不论有没有捅中。”

  “捅,捅,捅。”丁毅大喊,众人疯了似的拼命的捅。

  李忠义两人手忙脚乱,挡的了上面,挡不住下面,不多时身上被捅了好几个白点。

  边上张经看着听着,直觉的匪夷所思,心中突然产生一个想法,以后谁要是和丁毅为敌,恐怕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捅捅捅捅”丁毅一口气叫了二十几下。

  众人跟着他疯了似的连捅二十几下。

  那气势,简直震惊全场。

  差点个个都以为自己是强军。

  最后捅完,另三人一屁鼓坐在地上,已是累的半死。

  “听好了,要点。”

  “捅的快,收的快,不论有没有捅中,越是捅到了,越要收的快。”

  “被鞑子刀砍断了也别怕,继续捅,乱他们的手脚也好。”

  接着丁毅让张经几人和他们又练了几波。

  短短十分钟不到,场中居然士气大震,好似个个都是精兵猛将。

  中间枪兵们还练了波扔石灰,扔完再捅。

  张经看的大爽,心想,要是这波扔中了,鞑子非让我捅死几个不可。

  一时心中对打赢的信心又大了几分,他悄悄打量丁毅,也不知丁毅这脑袋怎么长的,尽是这些龌龊无耻的打法,但他不得不承受,眼下这种龌龊无耻的打法,可能最适合他们这伙人。

  “鞑子来了。”十分钟左右,鞑子比预计时来的还快,上面已经有人叫了。

  两个火器选手和赵大山赶紧爬上去。

  丁毅拉住赵大山三人,低声道:“上去后注意,你们弓手第一波先射后面的鞑子,然后看那个最凶射那个,或者射鞑子的弓箭手。”

  赵大山拼命点头。

  “但俺们的铳--”姚新汉想说,打的可慢了。

  “你两先装好弹药,不要急,看着鞑子头目进来,一起打他。”

  姚新汉魏继业纷纷点头。

  “带个盾上去,防鞑子的箭,不要急着打,放他们进来再打。”

  三人脸色肃然点头,他们已经知道丁毅的打法,完全和以前不一样。

  以前各墩各堡都在围墙上先守一波,丁毅这打法,似乎要放进来。

  这样下面肉搏战的人,明显更加危险,而他们在墩台上,只要小心鞑子的箭手就行。

  “记住,开始不要冒头,鞑子发现上面有人,肯定会用箭射你们。”

  “等鞑子进来,你们再冒头,按我说的打,切记切记。”

  “放心吧,头。”赵大山拍着胸脯保证。

  三人小心翼翼爬上去,余人各就各位,躲房子里的躲房子,两队枪手和丁毅来到墙边。

  他想了想,回头对着大伙厉声道:“一会按令行事,千万不能退,若一人退避,会全军覆没,大伙都不想死,敢临阵后退者,斩。”

  众人俱神色凛然,是的,大伙,都不想死。

  丁毅说完,沿着墙边爬到上面,刚抬头,就看到多格领着十骑精兵到了正门一百多米处。

  两人几乎同时看向对方。

  隔着一百多米,刷,多格眼睛大亮,心中长长舒了口气:“终于找到这个明狗了。”

  “就是那批明狗。”身边有军士也认出了丁毅,差点拍马就冲。

  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