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13章 奋战

第13章 奋战


  后金军冲进来的时候,明军已经有多人脸上露出害怕之色。

  双方距离实在太近,现场空间又小。

  后金军一进门,距离他们就不到十五米。

  多格身披重甲,冲在最前,一挥刀,全军冲向明军军阵。

  张经,丁毅,宋飞拼命稳住全军军心:“稳住,稳住,稳住。”

  三人嘴里叫个不停,张经同时余光一扫,正好看到丁毅也在看他。

  三人分在三队,正好在稳住三队的军心。

  张经突然有个感觉,这仗之后,若是他们还能活着,也许他和丁毅,能走到一块。

  “闭眼,扔。”就在这时,丁毅率先大喊。

  宋飞,张经同时跟着叫了起来。

  哗啦,空中一片白色,十个石灰包被扔向半空。

  明军这边选的顺风处,石灰包一到半空就散,无数石灰向后金军中飞去。

  但明军这边也有两个在慌乱中没有扔好。

  一个还是扔低了,直接扔在多格的盾牌上。

  另一个是丁毅这队的军士,不知怎么手碰到了同伴身体,哗啦,直接在丁毅的队中散开。

  大伙睁开眼睛后发现面前一片空白,丁毅又急又怒,赶紧微闭双眼往后退。

  “啊”明军有人先叫了起来,自己眼睛被自己的石灰沾到。

  这队四人的枪兵立马就有点慌乱。

  “别慌。”丁毅立马大叫:“跟我上。”

  “杀。”前面宋飞大叫,四个持刀的蹲下,扑哧扑哧,对着地面就砍。

  地面上这时全是对方的脚,后金军一排也有四五人,根本没时间瞄准,也不用瞄,对着地面上的脚砍就行。

  对面的后金军被这波石灰攻击打了个措手不及。

  以前攻城战中明军可能用过这种扔东西的战术,但也没见过扔石灰的啊,何况在平地野战中,更是从来没见打仗这么下作的。

  好多人来不及闭眼,立马就觉的眼中一阵剌痛。

  “啊”

  “无耻明狗。”

  “真是下作。”后金军中各种大骂声。

  接着就是各种惨叫,扑,扑,扑,有三人瞬息被砍中,其中有一个鞑子左右双脚被两个明军同时砍中,也算倒霉透顶。

  “捅捅捅”张经疯狂大叫,带着枪队往前猛捅。

  他的人在最外围,攻的是后金军侧翼。

  侧翼这后金军没被砍到脚,就是眼睛有点睁不开。

  他用余光看了下,扬盾就挡。

  崩,直接架开了张经的长枪。

  接着扑扑两声,另两个明军的枪直接捅在他脸上和肩膀上。

  张经先是大喜,接着大惊。

  这两明军的枪都是匆忙间用木棍所削,也算尖锐,但这明军不知是害怕还是真没力气,捅在鞑子的脸上,居然才是一个小小的伤口。

  捅到鞑子肩膀上的,连对方的棉甲也没破。

  而且这两明军完全忘了丁毅所说,要连继不断的捅。

  其中一个捅到鞑子脸上后,大喜道:“我捅中了。”居然站在原地没动。

  却见那鞑子猛的一刀。

  扑哧,就把这明军的长枪给砍断了,要不是这鞑子视线不好,眼睛不能完全睁开,这一刀绝对把这明军一下砍死。

  没等这鞑子兴奋,张经第二枪已称势捅过来。

  扑,张经这枪又狠又准,正中鞑子的脖子。

  “啊”鞑子惨叫。

  边上两明军终于回过神来,对着鞑子脸上就是一顿捅和剌,转眼间就把这鞑子放倒在地。

  “拿刀。”张经大叫。

  被削断长枪的明军立忙蹲下,拣对方的刀盾。

  张经和另一个明军往前再捅。

  中间的宋飞打的最轻松,他们人多,有四把刀,第一波石灰扔出去,就把正面几个鞑子几乎给扔瞎了,接着上去一顿砍脚,三四个鞑子鸡飞狗跳,惨叫着抱着脚倒下。

  后面的鞑子刚要冲上来,李忠义和一个明军从边上房子里也飞快跑出。

  两人一把拉起埋伏绳索。

  后队向前冲的鞑子,脚下磕磕绊绊,扑通,有两人直接摔倒在地。

  李忠义和那明军拉完转身就跑,也没敢再去拉第二棍,他跑的慌张,自己脚下也一绊,扑通一个狗吃屎摔倒在地。

  他运气也真好,几乎就在他摔倒的同时,嗖,一枝利箭贴着他头顶飞了过去。

  “啊”他身一声惨叫。

  李忠义回头。

  和他一起拉绳索的明军,后背被一箭射中,当场倒地,瞬息惨死。

  李忠义没敢起身,连滚带爬往房里跑,还好鞑子没再射他。

  因为这时上面墩台的赵大山等出来了。

  上面四人露出头时,下面正乱哄哄的,明军和鞑子已经混战在一起,有三个鞑子弓箭手没被石灰撒中正在后面举弓。

  “射弓手。”赵大山毫不犹豫,举弓就射。

  双方距离很近,也就十几米,鞑子没想到墩台上还有人,余光看到时,赶紧调转方向。

  嗖嗖,双方对射,如此近的距离下,空中箭羽狂飞。

  砰,姚新汉也开枪了。

  这种距离上,三眼铳威力是最强的,之前丁毅让魏继业带三眼铳也是因为想近距离用。

  砰砰砰,嗖嗖嗖,现场各种声音交织。

  空中阵阵硝烟,双方都是人仰马翻。

  对面三弓箭手全部仰天载倒。

  墩台上马跃一声闷哼,他们虽然抢先先射,但马跃最倒霉,还是被对面一箭射在肩膀上。

  “唔”他屁鼓坐到地上,满脸惊慌以为自己要死了。

  “没事没事,是肩膀。”赵大山缩下头安慰他,同时赶紧上箭。

  姚新汉一看,他虽然不是弓手,但眼下这距离挺近的,直接拿过马跃的弓,对向下面。

  他余光一扫,魏继业的鸟铳,到现在还没射。

  下面的混战,明军侧翼和中间都是优势,因为鞑子人数不多,还要去掉三个弓手,一共才七个人,明军侧翼和中间加起来就有七个,第一波打了对方措手不及,几乎立马占了上风。

  但是左翼的丁毅现在很危险。

  他们四人面对的是多格一个人。

  可丁毅这组人里有个人没扔好石灰,扔在自己队里。

  丁毅四人当时就连连后退。

  多格闭着眼赶紧冲过来,他运气好,可能因为冲的快,石灰落下没撒到他眼睛。

  看到明军四人狂退,多格也是立马追上,狞笑。

  下贱的明人,我多格杀你们如狗。

  “捅捅捅--捅死他们”丁毅这时狂吼,率先往前捅。

  其余明军硬着头皮往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