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18章 没有人比我更强烈

第18章 没有人比我更强烈


  他们以前习惯性听到失败,往常后金一个牛录攻一个堡,鲜有不破的。

  比如鞑子攻大兴堡的时候,才用了半个牛录左右。

  别看徐大堡现在有六百多人,去掉老弱病妇,能用的壮青战兵,不会超过三百。

  虽然防守一方有优势,但这么多年的惨败,各堡明军的实际能力,大伙心里都是清楚的很。

  不约而同的,大伙心里同时产生一个想法,若是让咱丁头指挥,这堡,肯定守的住。

  可丁毅现在不过是个甲长,堡里一堆总旗,百户还有副千户。

  那里轮的到丁毅说话。

  这明军肯和他们说这么多,也是看丁毅等人带来十几个鞑子的首级,心中佩服,这才说了这么多知心话。

  “多谢兄弟,在下大兴堡葫芦墩甲长丁毅,兄弟叫什么名字?任何职?”丁毅听完之后,亲切的拉住这明军的手,笑眯眯的道。

  明军愣了下,明显感觉到手中好像多了一块碎银子。

  他有点不好意思,但也没拒绝,笑道:“丁头客气了,我是小旗杨永,张大人的家丁。”

  小旗和甲长相当,这人和丁毅级别上是一样的,不过他是张成的家丁,待遇肯定比丁毅要好。

  丁毅拉着他又在边上说了会话,看到张经从远处走出来,这才放他走。

  张经脸色不好的快步走过来:“走,丁头,跟俺见我伯父去。”

  丁毅点点,默不出声跟在后面。

  张经神色严峻,丁毅也刚从杨永口中知道眼下实在是到了万分危险的时候了。

  张成受重伤,眼看不支,船又不在,逃命无望。

  堡里的人已经分成两派,有人要降鞑子,有人要战,两派人刚刚还吵了一架,丁毅他们不来,指不定堡中可能先打起来。

  这些狗东西,丁毅心中大怒,不敢和鞑子硬拼,内哄到是很来劲。

  一路走过去很难,堡中人多,杂物多,很多路都被杂物填满,人根本无法走过,他跟在张经后面,左拐右拐,好不容易走到后面一个院子。

  院子里有两队明军守着,还有好几个军官。

  副千户周勇也在,另有几个穿着百户的衣服的人,他们看到丁毅,纷纷打量。

  但丁毅这身板实在是?

  他这世的个子大概一米七五,也算比较高的,但身材瘦小,最多也就一百三十五斤左右,所以看起来很单薄。

  古时当兵就看体形,像丁毅这种体形,张成要选家丁,都不会选他,宁可选赵大山。

  赵大山个子没有丁毅高,但起码一百六七十斤,五大三粗的,胳膊看起来就是粗壮有力。

  他们在打量丁毅,丁毅也在悄悄看向这几个人。

  其中有两三人身上的的棉甲上面还有血渍,眼中杀气严然,看起来就像骄兵悍将。

  另两个百户跟在周勇身后,低眉顺眼的,一看就像是书中的投降派。

  丁毅脸上挤出一堆柔和的微笑,率先向周勇抱拳道:“参见周大人。”

  “嗯”周勇拖了个鼻音,淡淡算是应了声。

  “两位百户大人。”丁毅又向他身边的百户们抱拳。

  “嘿嘿。”两百户齐齐一笑,赞赏的点点头,这家伙还算知趣。

  “哼”另一边三个百户有一个直接冷哼,一脸鄙视看向丁毅,明显把丁毅也当投降派了。

  丁毅也表情冷淡的向这边三位百户们抱了下拳,接着就跟张经走进房中。

  张经不动声色,心里暗暗给丁毅一个赞。

  房中的床上,坐躺着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武官,他身穿五品武官服,上面有熊罴绣纹,腰间是麒麟铜牌,但右胸口一片血渍,箭矢还有一半留在身上,居然没有拔出来。

  他脸色惨白,头上大汗漓淋,脸上一副气若游丝的模样,一名老者紧张的站在边上,不时用毛巾替他擦汗,应该是堡中的医士。

  看到丁毅进来,张成扭过头,目光深邃而有威严,深深的看了眼丁毅。

  他刚从张经口中听到了丁毅最近所做的所有事情,他想知道,这个敢以十几人就血战鞑子十一精骑的大明勇士是何等人。

  第一眼看到丁毅的时候,他一脸惊异,明显有点不敢相信。

  必竟敢正面和一个后金白甲兵肉搏的人,形象不会如此的单薄。

  “大兴堡葫芦墩甲长丁毅,拜见张大人。”丁毅进去之后,立马施礼叩见。

  张成展颜笑笑:“好,好,没想到,我大明还有你这样的勇士,免礼免礼。”

  丁毅顺势起身,垂手而立,一脸的尊敬和谦逊,轻声道:“当兵杀敌,男儿本职,卑职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

  张经意外的瞄了他一眼,丁毅在他们面前,是相当的威严自信,到了张成面前,却表现的十分谦逊。

  “好,当兵杀敌,男儿本职,好,说的好。”张成赞不绝口,目露精光。

  这世上就是这么奇怪,有些人,第一眼看上去,就能让人喜欢上。

  并不是男女之间才会这样。

  张成第一眼看上丁毅,就有这种亲切感。

  嗯,就像看到了自己的晚辈,亲人。

  没错,张成想到了儿子张立。

  当年张立战死时,也就大概像丁毅现在这么小的年纪。

  张立似乎也说过类似的话。

  丁毅和张成第一次见面,第二话,就很好的引起了张成的共鸣。

  他认真的瞪着丁毅:“本官问你,为什么大明其他的将士们,遇到鞑子一触即溃,而你,却能砍下十四个首及。”

  “夫战,勇气也。”丁毅朗声道。

  勇气?张立的眼框儿,有点湿了,脑海中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死死的盯着丁毅,似乎想看看他说的是不是心里话。

  丁毅脸上坚韧刚毅,眼神坚定不移,怎么看都让张成感觉喜欢。

  却听丁毅声音突然似有哽咽:“不知为何,看到大人,卑职忽然想起了家父,当年家父有言,大明男儿,当正直刚毅,以身报国,故替卑职取字,正刚。”

  “自入军伍,丁毅从不敢忘家父所言,每遇鞑子,必血战到底,以报国恩。”

  说到最后,几乎要哽咽出声,眼中含泪,再次单膝跪地重重的道:“张大人,请你相信我,与鞑子血战到底的念头,大明上下,没有人比我更强烈。”

  “好。”张成听的激动大叫,吓了那医士一跳。

  “大人莫激动。”医士赶紧按住他伤口。

  张成不管,几乎要坐起来。

  “丁毅,字正刚。”他惊道:“你还识字?”

  没想到丁毅不但有名,还有字,字叫‘正刚’果然人如其字。

  他上下打量丁毅,脸上已露出狂热的神色,文武双全的良才啊。

  特别丁毅提到家父,言外之意,把他当成父亲似的,不由想到当年在觉华岛战死的独子,心中一阵戚然,丁毅丧父,他失子,心中感同身受,老泪纵横。

  再看丁毅瘦小的身形,略显稚嫩的脸庞,居然越看越像当年的儿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