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19章 决不妥协

第19章 决不妥协


  天启六年,张成还是大明水师登州卫一名试百户哨官。

  登州卫曾是大明重要的水师基地,巅峰期曾拥有各种大型战船一百多艘,到1503年时,陷入最低谷,全塞只有三艘战船。

  为增援觉华岛,大明往觉华岛派水师,同时增建登州卫,天启四年时,登州卫拥有战船四十一艘。

  当时张成和儿子都在卫字6号船上,张成是哨官,儿子是军士。

  张成他们船的主要任务,是护送民用商船往觉华岛囤结物资,觉华岛被攻破时,岛上被后金兵纵火烧料了八万石粮料物资,有一大半都是张成他们护送的。

  正月二十六日,天气严寒,海面被封,姚抚民等守军,为防后金兵从岸边覆冰,发动大量水师官兵凿冰,张成的儿子也被派往,全岛军民合力凿开一道将近十五里长的冰濠。

  不料突然天降大雪,冰濠重新冻合,后金骑兵称势覆冰驰进,冲进岛上。

  明军日夜凿冰,又冷又苦,每天都有几十人上百人的被冻死冻伤,后金骑兵登陆,明军即无盔甲又无兵器,溃不成军,不能抵挡,张成的儿子张立当场被后金军斩首。

  据事后溃兵向张成哭诉:当时张立和他刚刚从前方凿冰队伍轮换下来,又饿又累,大伙在北门睡下,半个时辰不到,突然喊杀声振天,片刻之后,鞑子骑兵冲进囤粮北门。

  明军一触即溃,四下逃散,唯有张立在人群中大喊:“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杀鞑子呀。”召集大伙死战,接着又对身边的人道:“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替我告诉家父,孩儿不孝,先去也--”声毕,义无反顾,转身冲向后金骑兵,时年,未满十八岁。

  看着丁毅坚韧的神色,想着丁毅刚刚所说的话,往事一幕幕重回眼前,眼前的丁毅,和当年的张立何等的相似?

  张成心中悲愤,不能自已,泪如雨下。

  他颤巍着身体,在医士的扶持下,缓缓从床上站了起来。

  “大人。”丁毅赶紧上前扶住。

  “丁毅。”张成双手紧紧握着他的手,瞪目厉声道:“本官这一生,定要和鞑子不死不休,决无妥协。”

  丁毅的声音更大:“愿为大人效死,决不妥协。”

  “好,好,好。”张成连说三个好字,眼中脸上,全是泪。

  他缓缓弯腰,扶起丁毅,脸上出现一片慈祥,声音也柔和了许多:“丁毅,你可愿意,叫我一声父亲。”

  张经愕然。

  丁毅先是一愣,但没有犹豫,马上扑通一声双腿跪地,重重磕了几个头。

  “孩儿丁毅,拜见义父大人。”

  张成哈哈大笑,重重的扶起丁毅,声音也洪亮了数倍:“来人,召阮文龙,周勇,诸百户,杨永。”

  张经赶紧出门,大声复诉一遍。

  不多时,十几个人纷纷涌进屋中。

  此时张成已然坐在主位,身边左侧是那医士,右侧是丁毅。

  进屋的人看到丁毅站在张成身边,俱是一愣,接着这批人分两边站好,倒也泾渭分明。

  左首是副千户周勇,两个跟随他的百户,右侧是一个文吏,三名之前比较凶悍的百户,还有丁毅见过的小旗杨永。

  原本气若游丝的张成,看起来精神很好,众人也是大为意外。

  周勇两眼瞪着他,似乎不敢相信张成突然伤势就好这么快?

  “文龙。”张成先道。

  “在。”那文吏就是阮文龙,后来丁毅才知道,这人是朝\鲜族人,原是登州商行的一个掌柜,精通日\本,朝\鲜,后金等多种语言,张成升千户时,跟了张成,因为当时他们商行的大量货船也跟着张成。

  觉华岛后金军烧了两千多艘明国船只,大批商船被烧,阮文龙的老板也破产了,明国事后根本没有补偿,所以他就跟了张成,张成手上两艘商船就是他老东家的。

  “徐大堡捷报:今月1日,贼奴数百精骑攻击大兴堡,堡破,总旗张经与葫芦墩甲长丁毅且战且退,甲长丁毅运筹帷幄,料贼不胜水力,引至六股河,以死士宋飞,赵大山,李忠义等埋伏,于贼半渡而击,大获全胜,未料,贼奴援兵至---”

  张成口述,阮文龙笔写,很快一场大胜的捷报跃然纸上。

  众人听的目瞪口呆。

  因为这捷报里没说张成有多少功劳,几乎全是在提丁毅如何厉害,唯一提到张成的事,就是张成派人联系张经和丁毅往徐大堡撤的。但明眼人一听就知道,张经和丁毅,恐怕是落荒而逃,逃到这里。

  捷报还说,众人先于河边阵斩五人,接着在墩台又阵斩十一人,共得十四个首级,而且还有一个白甲。

  周勇听完,眼中连连冷笑,想不到张大人为了丁毅和张经,居然纵容他们杀良冒功。

  没错,这会别说周勇,现场除了看到鞑子人头的杨永,个个都以为丁毅等人是杀良冒功。

  捷报写完,张成叫杨永准备快马,和敢死之士,分三个批次,三个方向,往宁远城报。

  杨永脸色郑重,这会外面到处都有后金军,这会报捷,很是危险。

  但单人匹马的信使,只要跑的够快,机灵一点,加上运气好的话,后金军也不会去拦杀。

  “诺。”杨永立马跪下接令,同时深深看了眼丁毅。

  捷报里最重要的人就是丁毅,几乎把功劳全算在他身上了,连张经这个亲侄子,都只分一小点。

  不料等他起身后,张成一把握住杨永的手,又握住丁毅的手,把两人的手放到一起。

  丁毅莫名奇妙,杨永的脸色更凝重了。

  “杨永是我的家丁队长,丁毅是本官的义子,以后你们,就是一家人。”

  杨永恍然大悟:“拜见丁大人。”

  此时的丁毅,根本不能称之为大人。

  但张成这意思,已然告诉杨永,以后家丁们,全都要听丁毅的了。

  堂人诸人脸色各异,周勇更是不敢相信。

  张成这老家伙,似乎真的不行了,临死托孤吗?为什么不是给张经?

  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眼丁毅,想到丁毅刚刚在外面,对他们态度是比较好的,应该是个懂事的。

  也好,总比张经好。

  张经和堡里好多人认识,丁毅却是新来的,对周勇来说,张成的人跟着丁毅,比跟着张经好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