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24章 大明好男儿

第24章 大明好男儿


  他静静的打量四周,里面有一大半人都是跟着他从觉华岛逃到这里的老兄弟,大伙也齐齐的看着他,好多人眼睛里都含着泪。

  “大人。”不知谁先开口,叫了一声后,扑通跪下。

  “张大人。”全场陆陆续续,大伙纷纷跪下。

  这些年张成带着他们在徐大堡生活,因为他们经营商运,日子都算可以,每几天还能吃上一回肉,比起其他边军的日子,不知好多少倍。

  所有人都想着张成的好。

  丁毅和阮文龙扶着张成慢慢坐了起来。

  他缓了缓气,微笑道:“本官刚刚看了眼,大部份都是从觉华岛就跟着我的老兄弟,本官,对不起兄弟们啊。”

  “张大人。”人群中很多哽咽起来。

  “大伙肯跟着上官,都是想升官发财过好日子的。”

  “本官无能,没能带着大伙,多打胜仗,没法带着大伙,升官发财。”

  人群沉默,这些年张成守成有余,进攻不足,的确没打什么胜仗。

  “但大伙以后不用担心了,新任代防守官丁毅,年轻有为,能谋善战,以少敌众,两战砍首十四级鞑子首及,十九岁就实授副千户,充防守官。”

  “大伙跟丁大人,以后定然百战百胜,战无不克。”

  人群哗然,大部份军士都没不知道这消息。

  十九岁的副千户?防守官?很多人不敢相信。

  “推上来。”就在这时,宋飞厉声大喝。

  赵大山和魏继业推着一个板车,上面堆金字塔似的堆着十四个首级。

  鞑子狰狞的表情,细长的辨子,瞬息引起全场轰动。

  “让开让开,让后面的看看。”赵大山哈哈大笑,推着板车往人群里挤,让众军士人人看清。

  现场一片轰动,很多人当兵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真实的鞑子人头。

  “赵百户身上这是白甲兵的铁甲吧。”群众演员李忠义在人群里惊叫。

  “那是,一个白甲兵,凶猛的不得了,可还是死了,哈哈哈,谁让他遇到俺丁大人。”赵大山摇摇身躯,身上的铁甲哗哗做响,军士们看的双眼发光,羡慕不已。

  “听说那鞑子白甲兵,像魔鬼一样,战场上能以一敌百。”

  “那又怎么样,还不是被丁大人砍杀了,俺听说是丁大人亲自一刀砍下他的头。”

  “丁大人真是威猛。”

  “鞑子也不外如此,有什么了不起的。”

  “姓赵的以前只是个小兵,跟着丁大人后,连连大胜,一个月不到,升为百户了。”

  “这么快。”

  “能打胜仗,当然升官发财。”

  人群里肖永秋,姚新汉几个群众演员,议论纷纷,身边的军士们听的一惊一乍。

  这么听听,这新来的丁大人,很是靠普,打仗很有本事啊。

  人群轰动,众军士神色各异,胆大的还敢去摸摸人头,感受着鞑子的气息,眼中的战意也是越来越明显。

  再加上赵大山身上那耀眼的铁甲,看的军士们一个个双眼圆瞪,狠不能抢过来自己穿着才好。

  张成见火候差不多,轻轻咳了几声,挥挥手,现场很快安静下来。

  “丁大人能打胜仗,本官也决定全权由丁大人指挥。”

  “然--”张成声音突然变的严厉起来:“堡中有人还想勾结敌寇,投降卖国--”

  “砰”张成重重的拍了下身上的板木,表情激动。

  现场瞬息噤声。

  这下就能有看出张成在军中很有威严,大伙也都敬重害怕他。

  “副千户周勇,百户王朝,韩斗等人,贪生怕死,卖国求荣,更称本官病危,逼我带堡投降鞑子。”

  张成厉声道:“投降鞑子的下场大伙都看到了。”

  “上午鞑子来攻,以降兵和百姓推楯车在前,背泥石冲阵,被大伙射杀无数。”

  “他周勇副千户过去能当个大官,兄弟们过去就当人肉盾牌吗?”

  “把兄弟当他升官发财的垫脚石吗?”

  “你们---愿意吗?”张成最后大声道。

  “特娘的周勇,干死他。”严雄在人群里怒吼。

  “他官大投降过去还能当官,咱们就当替死鬼。”何良武怒叱。

  “宁死不降。”李忠义举手。

  “血战到底。”姚新汉大叫。

  人群里诸多群众演员先叫,接着大伙纷纷附和,越来越多的人大叫起来。

  “宁死不降。”

  “血战到底。”

  “宁死不降。

  “血战到底。”

  场面越来越激动,几乎所有人都在叫。

  少数一些没叫的,害怕的,想降的,也都惊恐的看着向四周。

  却不知赵大山等人,正在四下观望,还有谁,没在叫。

  “来人。”张成再叫。

  “诺。”杨永应声。

  “把周勇等人,全部砍了,有什么过错,本官来承担。”张成厉声道。

  “诺。”杨永转身而去。

  “砍了。”李忠义在人群里大叫。

  “砍了。”人群里越来越多的人附合。

  丁毅神色复杂的看向张成。

  张成当众担下了所有责任,从现在起,周勇等人,是张成叫砍的,和他丁毅无关。

  这也是张成为丁毅做的最后一件事。

  大伙正叫的欢。

  “扑哧”张成突然一口鲜血狂喷。

  他伤势本重,刚才多次用力,厉声喝叫,终于崩了。

  “义父。”

  “张大人。”现场瞬息安静下来,无数人跪倒在地。

  “丁毅。”张成紧紧握着丁毅的手,又拉起阮文龙的手,接着又拉过张经的手,把三人的手放在一起。

  三人皆泪流满面,丁毅第一次动情的大哭。

  “你们三人,当---同心协---力”

  三人重重点头。

  “本官死后,不用---厚--葬---,以火化----骨灰---撒于堡后海中-----本官----的好多兄弟,都死在海里---本官要与他们团聚----”

  张成的眼睛越来越小,声音也越来越低,此时的他,脑海里阵阵混乱,隐隐约约的闪过无数的画面,但有一张年轻果毅的脸,不时的出现在他的眼前,他颤颤巍巍伸出手,努力想摸向这张脸:“俺------俺好像看到立儿了----俺的立儿----是大明----好男儿----”

  三人泣不起声,纷纷点头。

  张成微笑,垂头,气绝当场。

  “呜”现场无数军士痛哭失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