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27章 丁大人长命百岁

第27章 丁大人长命百岁


  “甲长,每月银一两五钱。”

  “军士每月一两。”

  宋飞大声叫道,接着道:“我报名字,上来拿银。”

  “张德旺。”

  张德旺是个三十多岁的老甲长,一脸疑惑的上前,他也没敢先拿银子,想了想后,小声的道:“发银之后,每月的支粮还有吗?”

  当兵在这种鸟地方,有银子也没处用,对他们来说,活下去,有粮食才最重要。

  “当然有。”宋飞大声道:“支粮是朝庭的,饷银是丁大人发的。”

  徐威脸色微变,却也没说什么。

  “以后每月都有吗?”张德旺颤声再问。

  “每月都有。”宋飞厉声道:“只要丁大人活着,每月都有。”

  “多谢丁大人。”张德旺激动的老泪纵横,当兵十几年了,第一次见到真金白银。

  他接过银子,转身向防守官府门方向就跪下:“给丁大人磕头了。”

  大伙纷纷转身,磕头。

  “丁大人长命百岁。”

  “丁大人长命安泰。”

  丁毅此时远远的站在一高处,正看着下面,明末的百姓如此容易满足,其实加上丁毅发的银子和朝庭的支粮,也正好是原本属于他们的饷银。

  就这样,已经让他们激动的跪下感恩。

  同样的情况同时在堡内各处涌起,张经,赵大山等人都在以丁毅的名义发放饷银。

  另外有家属在堡中的,每家多发五钱银子。

  丁毅所在的高处是工匠坊,也是全堡建筑最高的一处。

  工匠坊在堡最里面,建于一座半山腰上,边上还有火药局,两建筑相邻,是堡中打造兵器和火器的要地。

  这里原有工匠十一名,其中铁匠五名,火器工匠六名,宁远之战时被攻破,工匠也全被后金带走了。

  张成逃出觉华岛后,被朝庭下令驻守这里,带过来船上的四名铁匠,次年又从登州找来四名火器工匠,勉强把这里运营起来。

  但这些火器工匠也只是做到普通的维修,几乎不做新的火器。

  这几年里,堡里有孤儿什么都被带到这里,当成学徒,现在共有工匠八名,学徒工十八名。

  这二十六人,是丁毅唯一没有派出去挖坑的百姓。

  丁毅和李忠义走到上面时,几个工匠带着学徒们正在等他,看到丁毅,俱是跪下:“拜见丁大人。”

  “起来起来起来。”丁毅赶紧扶起他们,并沉声道:“本官的伯父也是工匠出生,大伙都算是自己人,以后在我军营中,无论见多大官,不用跪下。”

  大伙儿面面相觑。

  工匠的家人,不应该也是工匠吗?怎么成大人了?一时有点迷茫。

  李忠义嘴角微抽,大人在张大人面前,说老父亲是读书人,还给他取字,现在这会,伯父又变工匠了。

  要是赵大山在,肯定会想,俺又学到一招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李忠义,你也是工匠,你学了多少年,技术怎么样?”丁毅转身问李忠义。

  李忠义忙道:“我七岁就跟着父亲上炉,学了十八年,勉强算是匠头吧。”脸上居然有点骄傲。

  明末时,浙江和江南的工匠技艺(火器上面)是最强的,李忠义是浙人,这点还是很难骄傲。

  对面几个工匠一脸不服,匠头这种称呼,谁敢乱称。

  丁毅缓缓道:“师傅们几十年苦学,手艺精湛,吃常人未吃过的苦,做常人不能做的活,一身的本领,为国奉献,打造的兵器,击杀建奴,你们都是对国家有大贡献的人,值得我们所有军人和百姓的尊重。”

  “以后,本官不想看到你们再跪,你们只要,认真做好你们的工作,打造坚韧犀利的兵器,本官,一定重重有赏。”

  “多谢大人。”大伙纷纷答应着,不过那表情似乎还不是很相信。

  丁毅又道:“李百户原是大兴堡的普通工匠,因功积升百户--”

  众人大惊,工匠还能转成军户?这是立了什么大功?

  明朝的匠籍是社会地位极低的一种户籍,匠籍都是世代继承,脱籍,需要上报朝庭,只有皇帝才能特批,可丁毅管他吗的朝庭,全是自己随便任命,这要让人知道,举报到朝中,肯定又要惹出是非。

  他也不管众人信不信,继续道:“本官要在堡中成立匠作局,制作兵器和火器的工匠全部并入匠作局,李百户为局长,副局长两名。”

  “局长每月饷银十两,副局长七两,其他工匠四两,学徒一两五钱。”

  “制造出精良的火铳,兵器等另算,每一件,算一件的钱。”

  “具体的事宜,等会本官会与大伙细说。”

  “先发饷。”

  丁毅说罢,转身看向李忠义。

  李忠义马上拿着名册和银子上前。

  “陈安东。”

  陈安东是个火器工匠,一脸茫然上前,脑子里还在消化丁毅的话。

  他们以前在徐大堡,每人每月就一两银子加一石米。

  就这样已经比在登州军匠时强多了。

  现在突然变成四两,他还以为在做梦。

  “等考核过后,会选出两名副局长,目前大伙先发这个月的饷银,四两一个。”李忠义说完,递给他四两银子。

  陈安东呆呆的接过,突然热泪盈框:“多谢丁大人。”扑通就跪下了。

  “嗯。”丁毅大怒:“本官说的话当耳边风?谁让你跪了?扣一----五钱。”

  李忠义苦笑,上前拿了陈安东五钱银子。

  我晕,陈安东吓的赶紧起身,这才知道丁大人刚刚说不许跪是真的。

  “俺错了,俺以后不敢了。”陈安东大哭。

  发完饷。

  丁毅走进房子里,发现四周大部份是长枪,刀箭,以冷兵器据多,工匠和学徒们,也正在打造冷兵器。

  “火器呢?”丁毅大为意外,没人造火器?

  陈安东连忙把丁毅引到火药局的房子,一进去就看到里面乱七八糟,地面和墙角堆放着好多火器,有鲁密铳,三眼铳,鸟铳,差不多有几十杆。

  丁毅大惊,低头拿起来看,边上的李忠义也拿起来看,然后摇头:“都是坏的。”

  有些已炸膛了,只有半截。

  “就这么放在这?你们没人会修?”丁毅不高兴的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