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35章 铜墙铁壁(2)

第35章 铜墙铁壁(2)


  却在这时,楯车已经接城下五十步内。

  城头上连一箭一铳都没有发。

  楯车内有胆大的后金军,突然一声大喊,直接冲了出来。

  弓手们纷纷举弓,嗖嗖嗖,对着墙头先抛射一波。

  后面的跟役举着梯子疯了似的冲上,很快驾在了城下。

  “杀啊。”后金军争先恐吓的爬上云梯,一会功夫居然爬到了城头。

  扎巴和哈齐索惊叫了。

  如此轻易的攻上城堡?

  “把那明军带过来。”扎巴大急,厉声喝叱。

  不多时,那明军家丁被带到扎巴面前。

  “为何如此容易就攻了上去?说,里面到底有多少兵马?你敢说慌,五马分尸。”扎巴狞声道。

  明军吓的半死,跪下哭叫:“小人不知道啊,会不会船来了,他们都撤了。”

  “这明军有船?”扎巴大惊。

  “张大人有三艘船,前些日子出了海,之前就说过,若是打不过靶子,可以坐船出海。”

  “原来是空城计。”梅拔大怒:“明军们怕是都跑了?偏宜了哈齐索。”

  扎巴茫然抬头,总觉的不是这么简单,可一时间,也无法知道前面的情况。

  扎巴在这里茫然时,哈齐索的第一波人马已经攻上了城头。

  到底里面是陷井还是真的如此轻易攻下?

  扎巴没有犹豫多久,我大金,向来攻无不克,眼前的明人,不外如此?

  只因多格被杀,我居然如此小心,岂不是让梅拔他们笑话?

  他余光一扫,果然,梅拔在边上面带微笑,果然一脸鄙视之色。

  估计是在笑他胆子小。

  “那来的空城计。”扎巴勃然大怒:“莫被明人吓着,梅拔,你马上整顿人马,等墙上哈齐索的兵马冲进去,立马也进城。”

  梅拔嗡声嗡气的道:“那也得让哈齐索,尽快打开城门呀。”

  “城门打不开?就不进去了?混帐,叫的你的人准备,若是城门不开,从云梯上爬上去。

  ”

  梅拔还想说几句,一看扎巴脸色不好,顿时不敢言,只好转身,去整顿兵马。

  前方。

  后金军们哇哇叫着冲上城头,第一个上城的还有奖赏,大伙都相互较着劲。

  结果上去后一看,咦,城头上毛都没有一根,只有明军丢弃的三门炮。

  “明军跑了?”他们沿着城头往城堡里看,下面一片空旷地,然后后面全是各种墙,很是奇怪。

  这是他们从来没见过的样子。

  关键是看不到一个人,只看到各种房子和墙。

  “冲。”有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下去开城门再说。

  一波后金步甲已经飞快的沿着楼梯下楼。

  这楼梯就在城门两侧,左右各有一条。

  后金兵一窝蜂的沿着楼梯冲下。

  哗啦,打头的两后金兵猛的脚下一空,直接掉进濠勾里。

  濠勾里有木桩削成的尖剌,或断掉的长枪反插在里面。

  扑哧,扑哧。

  啊,两后金军惨叫。

  突然其来的变故把他们吓了一跳,关键是大伙正一股作气往下冲,前面掉了,后面的还没看到,连推带挤的,两边各有四五个后金兵掉了进去,瞬息就折了近一小队人马。

  “明狗如此阴险。”后面的一个达旦看的差点气炸。

  一众后金兵纷纷止步,大伙挤在城墙和楼梯上。

  有人看楼梯距离下面也不高,就三四米。

  嗖,一后金兵大着胆子直接跳下。

  扑哧,又是一声惨叫,掉到濠沟中。

  “嘶”后金兵们齐齐大骂。

  丁毅这濠勾布置的太阴,他让人挖的时候,是一人分一米,每人各自布置自己的。

  所以掉下去的时候,不会连着把一排濠勾都暴露。

  等于下面是一排上百个深坑,每个都有一定的距离。

  那后金兵跳的时候,也有人学着跳。

  结果,扑哧扑哧,又是三个后金兵掉到坑里。

  城墙边无数人大骂明人阴险下作。

  他们一鼓作气冲进来,明军还没见到一个,已然折了近十个精兵。

  此时城墙上的后金兵越来越多,前面的人不敢下去,后面的人源源不断的上来。

  有个白甲推开挤济的人群,来到城门上面,大声嚷嚷:“先放吊桥,先放吊桥。”

  边上马上有步甲大叫:“不好放,明人奸诈,钉在半空了。”

  白甲到翁城口探下一看,明狗下作,心中大骂。

  原本吊桥在上面是可以放的,用绞链缓缓放下,这会却是被绞链所在的木桩都被明人砍掉了。

  拉着吊桥的铁链,被钉子钉在下面城墙内壁上,必须要到城门下面的巷里,才能放开。

  “谭真,你带两个人下去放吊桥。”白甲马上喝道。

  “下面全是坑呀。”

  “让辅兵填坑。”白甲怒道,我大金勇士,岂是几个坑能挡住的。

  大伙在城头乱哄哄的,有的人要冲下去,有的人想回去驱使明人百姓来填沟。

  正在慌乱中。

  突然,从前面的四条通道里,二十几个拿着盾牌的明军冲了出来。

  终于看了明军了,城墙上的后金军纷纷大骂,弓手们弯弓搭箭。

  嗖嗖嗖,第一波箭雨对着下面就抛箭过来。

  但见下面的明军纷纷蹲下,把盾举在头顶。

  这波箭雨几乎一个都没射中。

  但这波明军就蹲在地上,躲在盾牌后面,也不知在干什么。

  后金军正莫名奇妙。

  突然对面有人大喝:“准备。”

  “扔”

  盾牌同时打开,明军站起,每个人手上都有一个瓶罐。

  那瓶罐口子里塞着布条,布条已被点燃。

  嗖,空中二十几个瓶罐飞起,纷纷落地城墙上的后金人群中。

  后金军也称势再射,四五个明军被射中。

  有人火罐都没扔出去,中箭后,自己,呼的一声,当场起火,余下的明军也不管,纷纷往巷子里跑。

  砰砰砰,扔向城墙的瓶罐破开,火油四溅,呼,后金军中瞬息大火涌起。

  “啊”无数人惨叫,人群炸了锅似的。

  人们纷纷推挤,更多的人从城墙上直接掉下,特别是楼梯位置毫无遮挡,大量的后金军被挤下。

  扑哧扑哧,全部掉到坑中。

  有人运气好,第一下正好落在两个坑中间的实地,先是大喜,往前一步。

  扑哧,又掉到第二道坑中。

  丁毅让人在城下挖了两道坑。

  逃过第一道,还是没逃过第二道。

  现场顿时惨叫连连,所有后金兵都在问候明军主将全家十八代。

  几个后金达旦更是连鼻子都气歪了,明军毛还没见几根,大金勇士已经死近十几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