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40章 铜墙铁壁(7)

第40章 铜墙铁壁(7)


  张经先跑进房子,一进去就看到里面有十几个明军在,里面还非常混乱,堆积着很多杂物,特别是干草就堆在门边,有部份还是马料。

  这些明军都惊恐的看着张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还认识张经:“张总旗,鞑子攻进了来吗?”

  张经没理他们,对着头顶大叫:“快,快。”

  屋顶有个洞,还是今天一早张经派人来弄的,上面很快垂下一根绳子。

  张经一把抓住绳子,上面的人用力的拉,转眼间就把张经拉了上去,又很快收起绳子。

  接着就听到当当当,张经从上面扔下几把刀和长枪。

  屋子里的明军莫奇妙。

  “鞑子来了,大伙自个保命吧。”张经对着下面道。

  没等大伙反应过来,砰,大门被重重撞开,五个后金军冲进房子里。

  “明狗。”后金军看到明军,狰狞大笑,疯了似的冲上来。

  有明军直接就跪下投降,但对方根本不管,拿刀就砍,瞬息就有几人倒在血泊中,其余的人一看,赶紧拣起地上的刀枪,和鞑子杀了起来。

  屋中一片喊杀声,双方眨眼间杀成一团。

  角落里一个明军小旗,又惊又怒:“张经他们借刀杀人,不是东西,大家和鞑子拼了。”

  原来这里关押的人,全是周勇等几个想投降明军的家丁和亲信部下。

  但这事可不是丁毅干的,是张经自己想到的。

  关键是,丁毅当天让人把他们都关在这里。

  这个位置,鞑子有人越过围墙的话,很容易就找到这里。

  张经也学着赵大山开始揣摩丁毅的心思,你把人关在这里,俺当然知道丁大人你的心思,这个恶人,俺张经来做呗。

  他刚才在丁毅身边,看到这边有鞑子爬过围墙,丁毅让他带队人过来堵截,他便马上过来,先假装遇到后金兵,接着就把人引了起来。

  这波后金兵正怒火冲天,一路过来,好不容易看到一队明军,冲进去疯狂砍杀,管你投不投降。

  里面的明军也不愿意就这么被杀死,大家在狭小的空间里顿时开始血战。

  外面的巴赤哈尔听到里面有大队明军,表情动容:“再进去几个帮忙。”

  又是五个后金兵冲了进去。

  但明军不堪战,等他们冲进去,里面的明军几乎已经被杀光了。

  就在这时,头屋天窗上的张经探出头来,手上拿着一个点燃的火油罐,砰,对着大门口狠狠一砸。

  房间里好多干草料和杂物,瞬息大火冲天。

  “啊”里面的后金军各种惨叫,大门纷纷夺路而逃。

  跑的快,在火没起来之前算是冲出来,跑在后面的根本来不及,十名后金军冲进去,明军没杀掉他们一个,但是最后跑出来没事的,只有六个。

  有三人被活活烧死,还有一个全身是火的跑出来,就在巴赤哈尔的面前被当场烧死,惨叫声不绝于耳。

  “真是下作。”巴赤哈尔快气疯了,没想到明军这么毒辣,自己人在里面也放火烧。

  他猛的抬头,只见那屋顶上,张经高高站着,正死死盯着他。

  身边有人马上要拉弓,巴赤哈尔拦住身边的人,深深看了眼张经:“别管这些无耻小人,往前,绕到巷子后面去。”

  “嗻。”后金军也不管屋顶的张经,继续往前。

  这波后金兵绕到明军身后,明军肯定要吃大亏,张经也明白这个道理。

  他看后金军指挥很厉害,根本不管自己,马上转身带着肖永秋从屋顶跳了下去。

  两人拐了几个弯,走过几幢房子,很快与一队明军汇合。

  这边是堡的最西端,明军左边是天然的山壁,当徐大堡的左墙,鞑子也没选从这边爬山攻击。

  右边是个庙,平时堡中有活动都在这里。

  中间空地有几十米宽,大概有四十多明军堵在这。

  张经看向大伙,沉声道:“鞑子攻进来了,丁大人让俺们守在这,一步也不能退。”

  “多余的话俺也不想说,大伙只要想想,俺们身后,大伙的爹娘,婆娘,儿女们都在。”

  “俺们,退无可退了。”

  众明军神色凛然,的确退无可退了。

  再退,全家就要死光。

  “俺没家人。”肖永秋厉声道:“但俺也知道,若是败了,大伙都活不了。”

  “就算战死,杀一个够本,杀两个也赚一个。”说到最后,肖永秋振臂大呼:“血战到底,不死不休。”

  “血战到底,不死不休。”明军热血沸腾,齐齐大呼。

  张经学着丁毅,鼓舞士气,居然还有点效果。

  果然,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可能会死,相信大部份人都不想随意的被人杀死。

  明军的叫喊很快引起巴赤哈尔那股后金军的注意。

  他们早就看到了这股明军,也知道,如果想绕过巷子,一定要击溃这股明军。

  “大人,怎么办?”有鞑子兵问巴赤哈尔。

  “当然杀光他们。”巴赤哈尔狞笑:“没有明军,能挡的住我们大金勇士的兵锋。”

  “杀。”他挥刀,后金军也疯狂的冲了过来。

  明军大部份是长枪兵,有十个左右的刀盾兵,分两列站好,前排长枪兵,左右两翼是刀盾兵。

  这种阵形遇到对面箭阵的话,很容易崩,但现在双方短兵相接,后金兵也没人射弓,而且跟着巴赤哈尔的兵里,也没几个弓手。

  看着后金兵凶神恶煞的冲过来,明军们神色开始慌乱。

  张经,肖永秋,陈有福,何良武,这几个和丁毅一起杀过多格的人都在队中。

  “稳住,稳住。”

  他们几个算是有经验,拼命稳住军心。

  三十步。

  二十步。

  十步。

  双方很快接近。

  “扔。”张经一声大喝。

  明军们纷纷低头,闭眼,嗖,一包包石灰飞了出去。

  “明狗。”巴赤哈尔大怒,没想到这群明狗打仗这么没有武德。

  他之前已经远远看到有明军在屋顶往下面扔东西,但不知道啥东西,还以为是火油之类。

  现在近距离下,终于看清是石灰。

  “啊”后金兵好多人来不及闭眼睛,纷纷惨叫。

  “杀。”张经带队,长枪兵狠狠往前捅。

  刀盾手在侧翼,蹲下,对着后金军的脚上砍。

  前排的后金兵立马到了大霉,他们防的了上面,防不住下面。

  有人直接被跺烂了脚。

  扑通扑通,第一波对冲明军大胜,正面前排后金军五六个被砍倒,一旦倒地,长枪兵们疯了似的往他们身上捅。

  但马上第二波的后金军冲了上来,这波人在后面,被石灰影响的也小。

  嗖嗖,包括巴赤哈尔在内,好几个后金军扔出手上的短斧,手矛,骨锥。

  砰砰砰,明军阵中亦是人仰马翻。

  无比惨烈的肉搏战开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