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45章 这是屠杀啊

第45章 这是屠杀啊


  也就在这时。

  轰,里面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然后整个城墙都摇了几下。

  倚在城墙上的几个云梯纷纷倒下。

  站墙下的后金军一脸慒比,他们都在等命令上城墙,但里面突然安静,哈齐索和梅拔也没让上。

  就在这时,砰,又有零星的铳声响起。

  片刻后,看到城墙上有后金兵出现,这后金兵左右看看,飞快找到一驾还没倒的云梯,连滚带爬的往下跑。

  梅拔定睛一看,居然是个白甲兵。

  那白甲兵帽子也没了,全身插了起码六七枝箭,身上到处是血。

  他摇摇晃晃,跌跌撞撞,拼命从城墙冲下来。

  看到迎面的一队后金军,几乎痛哭失声。

  “全军覆没,全军覆没啊。”他哭着叫着。

  嘶,梅拔瞬息吓的一个激凌,赶紧叫手下停住。

  那白甲连滚带爬的跑过来,扑通一声跪在他身前。

  “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到底有多少明军?”梅拔抓起他的衣领厉声问道。

  “他们不是人,他们不是人,到处都是明军----前后左右,四面八方都是----起码上千明军---”

  “还有那炮-----啊---他们无耻,下作-----”

  白甲仰天大叫,叫着叫着,扑通,倒地上。

  有人上前一摸,已然气绝身亡。

  梅拔一听里面有上千明军,而且哈齐索的牛录全军覆没,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快退。”他一声令下,全军后撤。

  后金军转身就逃,乱七八糟的场面,把后面看着的扎巴惊呆了。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画面。

  明军的城墙上没兵,所向无敌的后金勇士,居然全军撤退?

  梅拔他想死吗?扎巴这一刻,真是动了杀心。

  堡中,突然又是砰砰几声铳响。

  原来又有鞑子残余的溃兵从巷子中逃出来,他们争相着从城墙上往外逃。

  塔楼上的铳手们追着他们开铳。

  有人倒下,也有人逃出来,还有人身上被城墙上的火烧着,全身是火的滚下来,惨叫不止。

  不多时,有两个身影从里面逃出,疯狂往外奔。

  接着,没多久,又有铳声响起,片刻之后,又有一人逃出。

  下面所有的后金军呆呆的看着,无人敢动。

  这样的场面重覆了三次,最后再也没有铳声响了。

  后金军一共逃出四人。

  哈齐索全军两百六十八人攻堡,最后活着出来只有四个。

  几分钟后,扎巴木然的看着远处的徐大堡,哈齐索和梅拔都低头站在他身前。

  逃出来的四人,哭着叫着,跪在一侧,个个身上烧的焦头烂额。

  现场还有近六百多后金军,所有人鸦雀无声,大伙的心情,一片死寂。

  这简直是我大金有史以来,前所未有的惨败。

  扎巴已经能想到自己回去后的下场了。

  当年后金数万大军进攻觉华岛,斩杀明军七千人,损失不到两百多。

  今天自己的人马杀了几个明军都不知道,损失了整整一牛录。

  大金史上,整个一牛录被灭的事情,少之又少。

  简直是大金之耻,正红旗之耻。

  扎巴真是不敢相信今天这战会打成这个结果,但又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

  他沉默了很久,终于缓缓道:“你们四个说个仔细,说个清楚,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再哭闹--”

  他猛的厉喝:“斩你们全家老小。”

  四个溃兵这才被吓住,赶紧停住哭叫。

  有人想了想,终于开口。

  “这些明人十分狡诈,无耻下作。”

  “城墙上他们只放了几门炮,打了几炮后就撤下,我们很轻松的上了城墙。”

  “兄弟们当时挺高兴,纷纷急着从城墙下冲下去。”

  “不料,下面全是深坑,很多精锐的兄弟措手不及,纷纷掉了下去。”

  真是无耻,下作,扎巴和哈齐索,梅拔三人听的咬牙切齿。

  明狗胆小如鼠,不敢与我们堂堂正正的交手,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断,那个丁毅,实在是无耻之极。

  “当时兄弟们想在城墙上等着,然后驱明人百姓来填坑,不料突然明人冲出来放火,点燃了人群,明人还在城墙上堆了很多草料,这下城墙上到处是火,人都没地方站。”

  “现场混乱一片,大家也都害怕,阿德达古第一个下令,让兄弟们冲下去,先以辅兵步役填坑。”

  扎巴听到这里,点头:“我大金勇士,岂是一个深坑能难住的,阿德做的好。”

  不过他心里却在滴血,堂堂大金勇士,居然拿来填坑。

  但这个时候,能想到这么做,阿德是对的。

  接着这人又说道,大伙好不容易冲下去了,这才发现下面全是墙,明人在堡里堆了很多墙,只留四个通道,形成四条巷子。

  “明人的墙肯定都是临时堆的,为何不推掉?”梅拔厉声道。

  “那些墙有一丈多高,厚也达半丈,我就是好不容易借着兄弟的身体,爬过一堵墙后,逃出来的。”

  哈齐索脸色苍白:“你们一定兵分四路,从四条巷子里攻了进去?”

  “正是正是,当时现场闹哄哄的,大伙也来不及考虑,只能先冲进去。”

  梅拔跺脚:“明狗真是狡诈,你们这是上了他们的当。”

  说罢看了眼哈齐索:“你的部下真是蠢钝如猪,明知道那些是陷井,不知原地整顿兵马,翻墙而入,必然可大破明军。”

  哈齐索大怒,想反驳,又觉的无力,他心想,当时战场之上,换成你的人进去,也只会沿着四条巷子攻进去,那会想这么多。

  接着他们听到巷子里面更是残酷,明军在屋顶设有弓箭后,先扔石灰,好多兄弟眼睛都差点瞎了,再从四面八方射箭,接着后面塔楼里铳声大起,对着大伙的屁股后面打。

  大家转身,拿箭又射不到塔楼里,塔楼大门被泥土所堵,根本进不去。

  大伙被铳打的无处躲藏,只能拼命往巷子里冲,完全处于挨打的一方。

  扎巴越听越心惊,直觉的明军这战法,前所未见,虽是无耻,但真是厉害。

  再说到好不容易冲出巷子,哗啦,大量的兵马又掉进一个更大的坑里。

  “无耻。”

  “下作。”

  现场的后金军纷纷破口大骂,扎巴,哈齐索等人恨不能立马再次发兵,打破徐大堡,把里面的人,杀的干干净净才好。

  接着又说到他们在巷子外,用尸体填满深坑,复又重出。

  然后和明军血战,不料明军在外面埋伏了大炮和铳,加上弓箭,正面以长枪兵和刀盾兵和他们恶斗,侧面以铳和箭连续的射击,大金勇士不能抵挡,纷纷败退。

  更有以炮平射,一炮差点打穿整个巷子。

  此时大伙的头顶有屋顶上的箭手,正面有长枪兵,侧面还有铳手,后面也有铳手。

  明军的大炮每过一段时间还要来一炮。

  前后左右四面八方都被攻击,大伙挤在一个巷子里,完全死路一条,终于崩溃了。

  关键是,他们打到这个时候,后面也没有第二波援军进来。

  扎巴听到这里,也终于知道为什么一个牛录进去,半小时不到就全军覆没。

  每条巷子里也就进去四五十人。

  明军前后左右,又是箭又是铳又是炮的,那够明军杀的。

  这不是对战,这是屠杀啊。

  明狗在屠杀咱们的大金勇士啊。

  扎巴的心里,简直在滴血。

  他抬起头,眼睛死死盯着远处的城堡,此堡不破,天理难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