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52章 开天劈地的捷报

第52章 开天劈地的捷报


  丁毅在徐大堡开始队列训练的时候,宁远的袁崇焕正看着宋飞一脸不可思议。

  昨天宋飞负责带着两百多首及和捷报前往宁远,因为后金兵退,他昨晚和大部队在一个墩台里睡了一夜后,今天一大早,自己先骑马到了宁远,留着推车的首及在后面慢慢走。

  袁崇焕接到捷报,几乎不敢相信。

  “徐大堡大捷:本月四日,由宁远城报,贼奴一千余部突袭我徐大堡,督师袁崇焕运筹帷幄,调派精骑彻夜奔驰,徐大堡代防守官丁毅沉着指挥,配合袁督师部,内外夹击,浴血奋战,赖圣上天威,大破贼奴,斩奴首两百二十八,计有白摆牙喇甲兵六名-----现在有功将士如下--”

  全部捷报看完,袁崇焕大怒:“大胆,你们敢杀良冒功。”

  还敢把本督师牵连进去?谁给你们的胆子?

  袁崇焕气的差点当场要砍了宋飞。

  终明一朝,明军们的捷报,还从来没有人事先把上司加进去。

  比如这是一个墩堡的捷报,一般都是只写墩堡的人和事,报到城府,由城府守备润色,加上守备们的功劳,再往上报。

  报到兵备,再有兵备润色,加上自己的功劳,再往上报巡抚衙门,再有巡抚润色加自己的功劳,往上再报,一层层,大伙各自加自己的功劳。

  丁毅开天劈地的新创举,自已在堡里,先把袁崇焕的大名给加上去,第一大的功劳也给了袁崇焕。

  这马屁拍的简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当时加的时候,堡中的宋飞等人皆是不服,为何第一大功是袁崇焕?

  丁毅无奈,咱们报上去后,还是由袁往朝庭报,到时,他一润色,还是他第一大功。

  这么想想,好像是这个理,大伙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可没想到袁崇焕不相信。

  当年宁远大捷,觉华岛大仗,明军死伤数万,才杀了多少后金军?

  得到的真首及,不到二十具。

  你丁毅一战斩首两百多,十倍于宁远大捷啊。

  宋飞知道袁会不信,当即跪倒在地:“小的原以人头担保,全是真首及。”

  “所有首及都在车上,今日下午能到。”

  听到这番话,袁崇焕,依然是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

  主要是丁毅那边兵马太少了。

  三四百老弱病残,他实在不敢相信,能斩首两百多真奴。

  边上方大任连连冷笑:“那你的脑袋,戴不了几个时辰了?”

  方大任以前多次出巡点验战功,十次就有十次是杀良冒功,他为人方正,因此得罪了多少军中巨头,后来朝庭就不派他去了,因为查实之后,大伙都没好处。

  本来大伙都是能赚银子的,你非要把人头查清楚,大伙银子没了,谁还跟你玩。

  “小的的头,还想戴一辈子。”宋飞笑道。

  他以前见到这么大的官,早吓尿了。

  这段时间跟着丁毅,胆子也是越来越大,还敢开玩笑。

  说完之后,又起到什么,赶紧低下头,紧紧趴在地上。

  袁崇焕站在原地想了想,突然厉声道:“备马,本督和你,一起去迎接首及。”

  “什么?”方大任不敢相信。

  不多时,几匹快马和宋飞一起,冲出宁远城。

  宋飞带队,一个时辰不到,他们在郁家沟那边,撞到了押送人头的车队。

  押送的人还莫名奇妙,宋飞已经厉声大叫:“还不拜见袁督师。”

  “拜见大人。”众兵士估计还没见过这么大的官,有人都不知道督师为何物,大伙希希拉拉的跪了一地。

  袁崇焕也管不了这些,飞快下马,只见那几辆车上,都盖着草席。

  他直接冲过去,一把掀起上面盖着的草席。

  成堆的人头就出现在他的面前,每具头颅俱用石灰处理过。

  袁崇焕也顾不得血腥和脏乱,低着头凑上去看,一具具看,看的非常仔细,不时的还拿到手上。

  看辩子,看脸,看牙齿,越看越是心惊。

  他身边带了两个人,方大任,和一个中年军官都围着车上的首及看,大伙越看越动容。

  看到最后,三人面面相觑。

  “他娘的,居然都是真鞑子。”那中年军官怪叫道。

  宋飞抱拳道:“回大人的话,俺们看过鞑子的旗帜,还问了活捉的鞑子兵,全部是后金正红旗扎巴额真的兵马。”

  “那扎巴额真,还被丁大人一箭射下马,死活不知。”

  统兵大员都被射下马了?

  袁崇焕看到真首及,不得不信了。

  “哈哈哈哈”袁崇焕大笑:“好,好,好,想不到我大明,还有如此强兵猛将,好,好好。”

  开怀大笑,兴奋的双额通红。

  边上那中年军官脸色不是很好,只是古怪的看着这些兵,实在想不通,他们如何以三四百人,斩杀两百多后金军的。

  方大任皱眉看向袁崇焕,只有他此时最了解袁崇焕为什么这么兴奋。

  有此大功在手,袁崇焕杀毛文龙的心思,只怕更甚。

  “想不到我辽东,还有如此猛将,袁大人指挥有功,知人善用,真是咱们辽东的擎天啊。”这方大任年轻时,以正直为名,得罪了不少人。

  如今居然也学会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其实也不能怪他,袁崇焕这时正当红,而且丁毅只是小小的防守官,这功报上去,肯定大部份是袁的功劳,他方大任正好在巡视宁远,不若说点好话,袁在捷报里,再加个他的名字,他自己也前途无量。

  这世道就是这般现实,如果丁毅在这里也会明白大伙的心意。

  正如现代社会,年轻人刚上班的时候,个个正直单纯,一腔热血为国为民,当你勤勤恳恳努力工作了十几年几十年后,还坐在原位,看着那些溜须拍马,老奸巨滑的人青云直上,你便会知道,性格,那是有可能决定你的命运的。

  袁崇焕这时笑眯眯的举手往京城方向:“全懒圣上天恩,将士用命,此乃大明之福,辽东之幸,哈哈哈哈。”

  大笑之后,他翻身上马,向宋飞厉声道:“你马上回去,令丁毅快马来宁远,本督,要见他。”

  “诺。”宋飞大喜,赶紧拜跪。

  “走。”袁崇焕快马加鞭,转身便往宁远去了。

  他骑在马背上,身影隐隐有点飘忽。

  后面那中年军官奇怪道:“督师大人,看起来挺高兴的。”

  “春风得意马蹄疾呀。”方大任也笑,因为他知道,为什么袁这么高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