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55章 为将者,当不和

第55章 为将者,当不和


  丁毅这算是当众宣誓忠,以后在大明官场,就是他袁崇焕的铁系人马。

  其他督师换任,也未必会重用他。

  袁崇焕当然心里大爽。

  可他那知道丁毅根本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今个在大厅里说的话,等走出这个厅,可能就全忘了。

  必竟袁崇焕在他心里,可不值得他真的披荆斩棘。

  接着袁崇焕又让方大任宣读了为各人请功的文书。

  原百户徐威、杜如海,钟镇奴署千户,总旗张经署副千户,充任管队官,总旗许必成,严雄升百户。

  宋飞,赵大山,魏继业,杨永,肖永秋,陈有富,姚新汉,马跃升百户,何良武,丁石头升总旗。

  另有数十人升小旗,甲长不等。

  袁崇焕这升赏文书和丁毅报上去的有点不同。

  丁毅报上去是两个副千户,袁崇焕给了一个副千户,三个千户。

  但丁毅报上去有两个管队官,袁崇焕给了一个。

  实际上,张经署副千户,充任管队官,还是挺合丁毅心意。

  但徐威三人原本是张成的手下,袁给了三个千户职,明显是拉拢人心。

  宋飞等跟着丁毅从大兴堡跑过去的,都是实授百户,只有李忠义没有当场宣布。

  因为前面说过,李忠义原是匠籍,需要皇帝亲批。

  但按袁所意思,这样的大功报上去,崇祯皇帝,应该会批的。

  这下念完升赏,跟着丁毅来的军将们俱是大喜。

  边上徐谢等人也略有羡慕的看着他们,军中很多人,努力十几年,也未必能升个副千户。

  这些人到好,这才几天功夫,都升了百户,千户了。

  但人家都是用命拼来的,用鞑子的人头堆起来的,众将也无话可说。

  “卑职多谢袁督师,多谢各位大人。”徐威从百户跳到千户,实授两级,激动的当即再次跪倒,砰砰砰对着地上重重跪了几个头。

  丁毅报功是副千户,袁给了千户,这会他心里真是万分感谢袁崇焕。

  “哇”边上突然一声大吼,赵大山粗大的嗓门,惊天动地的大哭起来,把现场诸人吓了一跳。

  只见他直接趴伏在地,痛哭流涕,对着袁崇焕:“俺娘在世,常说俺又笨又蠢,村里的乡亲们也都笑俺,却也没想到,俺也有当百户的一天。”

  “多谢袁督师,多谢各位大人和将军,俺,永远是袁大人的兵。”

  “张经,愿为袁大人效死。”张经抽泣着重重跪下。

  这三人突然这么大动静,把丁毅看蒙了,他深深看了眼赵大山和张经,一脸疑惑,脸色有点不好看。

  宋飞则呆呆站原地,看三人都跪下,才回过神,又想了想后,慢慢跪下:“俺多谢袁大人。”

  袁崇焕眼中闪过不着痕迹的笑意,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四将。

  看到丁毅一脸蒙比的时候,袁崇焕的笑意更深了。

  事后诸人离开,宋飞大怒,拉着张经和赵大山的衣领,怒骂,你两个啥意思?

  在袁大人面前鬼哭狼嚎的,要不是丁头,你们能升百户千户?怎么着,想投靠袁大人了?

  刚刚丁大人很难堪知道吗?

  赵大山咧嘴大笑:“是丁头叫俺们这么干的?”

  “啥?”宋飞蒙了。

  张经笑道:“拥兵为将者,下面诸将不和,上面的长官们才会安心,这是丁大人说的。”

  宋飞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他脑子简单,那有张经和赵大山这么多拐拐弯弯。

  “尼娘的,你们怎么这么多花花肠子?袁大人会希望咱们和丁大人不合吗?”

  “那当然。”张经沉声道:“咱们三个人三条心,袁大人才高兴。”

  赵大山听到这话,脸上又出现若有所思的表情。

  “你又在想啥?”宋飞怒道。

  赵大山悄悄往右移了移,嗡声嗡气道:“你两以后,别老找俺喝酒啊,丁头面前,俺们也要保持距离。”

  “尼娘的,赵大山你皮痒是吧。”宋飞冲上去就打。

  这是事后的事,再说回当时。

  徐威,赵大山和张经哭着下跪,丁毅表情有点尴尬,袁崇焕心里舒坦了。

  他得让下面的人知道,你们打战英勇,立下大功是不错,但是,能给你们功劳和赏赐的,还是我袁崇焕。

  眼看丁毅手下这四个将领,有三个是分的明白的,只有那宋飞迷迷糊糊,不懂深浅。

  这样他就很放心。

  “丁毅,你立下的大功,却因时间尚短,赏赐不够,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再提出来。”这时他安抚着丁毅道。

  丁毅这两场胜仗,前后时间太短,实在不好升。

  要不然,每一场都能升三级。

  大伙都以为丁毅会推辞,必然要说我已经升官了,还有什么要求,聪明的人,都会当上官说着客气话,不会当真。

  不料丁毅赶紧作揖,神色也变的凄凉起来,语气更是慢慢哽咽,说话的时候,眼圈一红,眼珠子已然湿透。

  赵大山和张经边上看着,齐齐叹服。

  大人神色转换,如此自然,悲喜控制,浑然天成,俺们,不如也。

  “当日为激励兄弟们血战,丁毅曾下了重赏。”

  “但因没钱,还借了周勇遗孀秦氏两千两白银。”

  “周勇虽有罪,但遗孀无罪,咱们也不能明抢她们周家的钱,所以白纸黑字,写了欠条给她。”

  “丁毅斗胆求赏,恳请督都大人能拔些银两,给战死和受伤的兄弟们一分慰籍。”

  原来是要钱,袁崇焕笑了,丁毅啥都不要,他反而要觉的奇怪。

  他脸色和善,转向谢尚政:“丁毅有功,将士用命,可赏徐大堡银五千两。”

  “诺。”谢尚政眼神发光,大声应了声。

  发银子的事,本来不归他管,但袁的意思,就是让他负责,把银子赏到位,谢尚政还是挺高兴的。

  “丁毅,本督现在这里也没多少银子,但等你们的功身下来,朝庭必然也会有赏银,你先带五千两回去吧。”

  “多谢督师大人恩赐。”丁毅带着诸将再拜。

  当晚,袁崇焕破例,留丁毅在宁远吃了晚饭,桌上还来了一些宁远的其他官员,但大部份是武官,可见袁这个人,和文官们关系似乎不是太好。

  吃过晚饭后,袁崇焕携着丁毅的手,亲切的拉着他到院子里,身后远远的跟着两个卫兵,再无其他人。

  丁毅表情受宠若惊,小心翼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