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60章 应有的惩罚

第60章 应有的惩罚


  他脸上微红,讪讪一笑:“秦姑娘,这两天都在问俺,怕大人洗澡着凉了。”

  丁毅没听到他在说什么,有点短暂的失神,脑海里还是那一跳一跳的画面。

  “拜见丁大人,赵百户。”秦楠很快到了两人面前,她喘着粗气,小脸通红,额头上还有汗滴徐徐下落。

  和以前一样,她袖子挽到肘部,露出两段碧玉般的手臂。

  手上还有水渍,刚刚应该在洗衣服什么的。

  她才十八岁,却在堡里干着粗重的活。

  丁毅心里怪怪的,前世这个年纪的女孩,正当青春芳华,受着家人的宠爱。

  “丁大人要洗澡,劳烦秦姑娘,替丁大人烧点热水吧。”赵大山语气挺客气。

  “好的,奴家马上去。”秦楠甜甜一笑,伸手抹了抹额头的汗,转过身,又小跑着离开。

  赵大山盯着她的背影,咧嘴一笑:“丁头,秦姑娘长的真俏呐。”

  “要不帮你介绍介绍?娶了她呗?”丁毅面无表情道。

  “俺不喜欢这种。”赵大山拼命摇头:“身子太瘦,不好生养,看这身子骨,不够俺用劲的。”

  “握草。”丁毅就想踢他一脚。

  “啥?”赵大山好像没听懂。

  丁毅懒的理他,转身就往以前的防守官府,现在改成守备府去。

  回到房中等了片刻,秦楠轻轻敲门,柔声道:“大人,水好了。”

  “呃。”丁毅也没多说,跟着秦楠就往厢房去。

  还是上次那个地方,这次地上多放了两个桶。

  一桶是刚烧开的热水,一桶是冷水,随时给他加水用的。

  有过上次的经验,丁毅也不扭捏,便站在那里。

  秦楠熟练而温柔的帮他脱下官服,亵衣。

  接着又扶着丁毅往水桶里跨。

  第一次秦楠还算有些娇羞,这次她脸不红气不喘,表情自然,好像在伺候自己的男人,非常从容。

  丁毅脑中在想,秦楠很快要去登州,以后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看到她。

  今天该不该干点啥?

  就在这时。

  “丁大人。”外面突然有人大喊起来。

  “。”丁毅。

  “啊”秦楠也吓了一跳。

  因为,那是个小娘的声音。是文燕,糟了。”秦楠慌道。

  丁毅自然也听出来了,堡里只有阮文燕的声音像男人这么大。

  但是糟什么糟?咱们又不是偷情?你慌什么?

  秦楠看起来挺慌的。

  “怎么办,大人?”秦楠的表情,好像快哭似的。

  丁毅想说,你慌啥,咱们什么也没干,就算干了也不怕呀。

  不一会,外面砰砰砰敲门了:“丁大人在里面吗?”

  “你等会。”丁毅大声道:“本官在洗澡。”

  “啊。”外面惊讶道。

  “大人,怎么办?”秦楠又问,她表情似乎很紧张,很害羞,似乎不愿意让阮文燕看见自己在这。

  女人有时候就是很奇怪,男人们知道没事,妇人们知道也没事,但是年纪差不多大的小娘们知道,她们就好像不乐意,还害羞。

  丁毅也不知道说啥呢。

  外面的阮文燕突然嘻嘻一笑:“大人,我要进来了喽?”

  “。。”丁毅。

  “你---你等等--等等---”丁毅结结巴巴。

  秦楠脸色大变,瞪圆了眼珠,脸上更红了。

  她没有再犹豫,看了眼后,突然一翻身,动作还挺麻利的,就往丁毅盆子里跨。

  我去,丁毅要吐血了。

  秦楠动作麻利,但实在太笨,一条腿跨过来后,还有一条腿就过不来了。

  她小脸憋的通红,脸上全是汗珠。

  突然卡在澡盆上,简直又羞又气。

  丁毅也没办法,赶紧伸手一把托着她的腿,轻轻一提,扑通,终于整个人到了澡盆里。

  入手的刹那,虽然隔着衣物,仍然能感觉到她大腿紧崩而有弹性的肌肤。

  几乎就在秦楠跳进澡盆的同时,外面,吱卡一声,屋门被推开。

  这会屋子里都是水蒸汽,前面还有屏风,屏风上面也是,屋内烟雾徐徐的,屏风两边的人视线都不好。

  阮文燕进来之后也没动,就站在屏风后面,透着屏风看里面,那双珍珠似明亮的大眼睛,充满了好奇和新鲜。

  想必她脑海里现在也在想,长这么大了,都没看到过男人洗澡。

  那屏风不高,她试图垫起脚尖,但发现这样没用,还是看不清,又不好意思绕过来。

  她双手交错缠在背后,咬着嘴唇,身体在原地晃来晃去,大声道:“丁大人,父亲说,这段时间,让奴家来府里伺候里,为你洗衣烧饭。”

  “您现在贵为守备大人,正五品武官,身边得有几个小娘伺候才行。”

  秦楠蹲在澡桶里,她和丁毅面对面,两人各靠着身后的桶。

  她整个身体都在水里,只有那张漂亮的脸蛋在外面,而且从澡桶看过来,还看不到她的头。

  丁毅本来是站着的,看她进来之后,也想蹲下去。

  结果一蹲后发现,水马上漫起来,瞬息盖住她的嘴和鼻孔。

  丁毅无奈,怕淹到她,只好又站起来。

  秦楠涨红着脸,想看向别处,又没地方看,眼光飘来飘去,最后还是看着丁毅。

  开始她一脸羞色,看着丁毅尴尬的表情,她的眼神也慢慢变了,看到最后,隐隐的好像想笑,又不想笑的样子。

  丁毅脑子里还是嗡嗡嗡的,这都什么事?

  原本啥事都没有,现在搞的好像偷情被抓一样。

  今个要是什么事情都办不成,简直就是吃不到鱼,惹一身腥。

  但他还是很善于调整自己的情绪。

  战场上如此,眼下也是如此。

  他站在原地,随意的拿着毛巾,沾水后往身上洗:“府里有两个佣人,文燕你不必辛苦,洗衣做饭,都有人做的。”

  阮文燕摇头:“不行不行,那都是粗鄙老妇,做出的饭菜定不好吃,奴家的手艺,大人你一定要尝尝。”

  这话好像挺有道理的?丁毅这两天快吃吐了,那两妇人做的饭菜,真是一言难尽。

  澡桶里的秦楠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似乎在说,奴家的手艺也不错哦。

  “行了,本官知道了,你先出去吧。”丁毅这时赶紧道。

  阮文燕必竟还是个女孩,若是妇人,估计这会大着胆子越过屏风。

  她站在屏风后面,咬着牙想了想,好像在纠结要不要冲进来。

  女孩子这么冲进去,肯定要让男人耻笑失礼,放荡。

  但是我都进屋了,进不去又有啥区别?丁大人要是看轻我,已然看轻了。

  她纠结了几秒钟,终究还是没胆。

  “那我---出去喽---”脚还站原地不动。

  “嗯,嗯,你先出去罢。”丁毅道。

  “我真的出去喽。”阮文燕又道。

  扑哧,秦楠笑出声了,赶紧捂住嘴巴。

  “啥?”阮文燕好像听到什么,小耳朵一竖起来,满脸警惕。

  “没啥,本官---放了个屁。”丁毅板着脸道。

  “呸”阮文燕跺脚,转身:“我走喽。”

  迈着轻快的步子,小跑着出房,临关门时,还依依不舍看了里面一眼,把门关起来后,刷,终于脸上通红。

  她双手捂着脸,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敢冲进去的,一边笑一边捂着脸,跑向远处。

  “啊呀。”

  可惜她跑太快,没听到里面有人一声惨叫。

  丁毅说自己放了个屁,秦楠又羞又气,伸手在水中狠狠捏了一把。

  “你掐我做啥?”丁毅没好气的瞪着秦楠。

  秦楠这才反应过来,眼前的是丁大人,杀鞑子数百,威严八方的丁大人。

  “奴家错了。”秦楠赶紧站起来,想施礼。

  哗啦啦,尤如出水芙蓉,秦楠那婀娜多姿,曼妙绝伦的美好身姿,瞬息出现在丁毅身前。

  澡桶就这么大,两人的距离也从来没有这么近。

  大量的水注沿着她身体曲线从上往下滴落,浸透的衣物紧紧贴在她的身上。

  一阵阵特有的体香也同时扑面而来。

  丁毅一本正经瞪着她凹凸有致的身体,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即然你知道错了,那就要受到应有的惩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