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63章 公款吃喝

第63章 公款吃喝


  丁毅却是摇头:“送银子也不是万能的。”

  “有些人胃口很大,你送了五十,他还想五百,有的人拿了银两,却无动于衷,啥事都不会帮你办。”

  “还有些人,正直刚毅,双袖清风,这世上的人呐,千万种,不是什么事都能用银子有用的。”

  赵大山敏锐的抓到要点,赶紧道:“大人,你是怎么区分这些人,送银有没有用的呢?”

  “本官分不了。”丁毅笑道。

  大伙面面相觑。

  丁毅继续道:“本官只知道,我大明朝大部份人都是可以用银两来沟通的。”

  “所以见到人就送。”

  “十个,总有七八个能有用。即便没用的,那也只是损失少许的银子。”

  “不要怕浪费银两,必竟,咱们的付出,很有可能得到成倍成倍的回报。”

  大部份人都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只有赵大山好像在逐磨着什么。

  当晚,徐大堡的兵马筑起了简易的围栏,大部份兵将住进帐篷里。

  还有些没有帐篷的,住进了破旧的房子里。

  丁毅没选帐篷,找了个较大的房子,虽然塌了半边,还有半边能住,感觉比帐篷还好点。

  吃饭的时候,随行的赵大山,张经,宋飞,李忠义四大亲信,加钟镇奴都在他屋子里吃。

  丁毅亲自炖了个鸡,做了个火锅,弄了两坛酒,秦楠炒了几个小菜,大伙围成一圈,吃的开心又热闹。

  众将一边喝酒吃肉,一边谈着当天的战事,和队列训练中的各种事情,好不热闹。

  酒喝了一半,丁毅举起酒杯,缓缓道:“今天喝过酒后,明天开始,大伙都要开始干活了。”

  众将不解,还有啥活干的?

  赵大山赶紧把酒杯放下,一脸认真的听着。

  “钟千户,听说你以前和我义父都是水师将士。”

  钟镇奴点头:“当年我是张大人手下什长(相当于小旗)”

  “旅顺皮岛这边的水师营,你可有认得的将领?”

  “这边都是东江军,我不熟,但是登莱水师,有个同乡已是千总。”

  丁毅沉默了会:“明天开始,你们每人轮流,每天带十两银子五六个机灵的兄弟,到岛上各处转转,中午就在各小吃,酒楼点菜,点好些,大吃大喝。”

  大伙凝神听着,觉的新奇。

  “边喝边说,要说咱们徐大堡的兵如何强,饷银实足的发。”

  “比如谁谁谁,阵杀后金,直升百户,拿了多少赏银,而你们谁没拿到人头,吃了大亏。”

  “每天有鱼有肉,大吃大喝。”

  “还要说当官的说了,将来要分田,婆娘们也高兴。”

  大伙听完目瞪口呆,丁大人这是想干嘛,挖东江兵的墙角吗?

  “明白了。”赵大山率先道:“俺们反正就是实话实说。”同时在想,丁大人说将来分田的事,是真的假的?

  张经白了他一眼,你家实话实说是这样?且心中大怒,每次都被赵大山抢先。

  “若是真有人来投怎么办?”钟镇奴惊奇的问。

  “当然不能收。”丁毅一本正经的:“咱们现在是客军,不能和东江的兄弟有矛盾。”

  “虽然不能收,但东江的兄弟们听多了,自然就想到咱们这里来,以后若是有什么冲突,他们未必肯尽力,总要为自己留条后路呗。”

  大伙又似懂非懂的,只有赵大山听出来了,咱们现在是客军,但是咱们若是驻守在旅顺,那就不是客军了。

  这是件好差事,每天轮流出去几个人,还能公款大吃大喝。

  “明天俺第一个,哈哈哈。”张经大笑。

  第二天,天还没亮,岛上的官兵都早早起来,然后沿着营外的围栏开始跑圈。

  丁毅带头,宋飞等人跟着,所有人全身衣甲带着,铳兵也背着铳。

  前几天在堡里跑的时候,大伙还不适应,眼下跑了几天,又在船上休息了两天,这次再跑,效果比在堡里好了点。

  现在训练刚开始,丁毅让他们跑的也不多,大概每天两个一千米(早晚各跑一次)。

  跑完之后做俯卧称,每人一百个,开始分三组,以后逐渐增加。

  俯卧称很简单,大伙做几次后都能做的标准。

  再休息片刻,便开始立正。

  所有官兵站着不动,就这么一个姿势,一动不能动,谁动就军棍伺候。

  在堡里刚练的时候,宋飞和张经都被打过十棍,后来大伙就老实了。

  站到1个小时,便解散,吃早饭。

  这时徐大堡战兵们挺高兴的,因为接下来他们没啥事。

  而军官们要被丁毅队列训练。

  李忠义是唯一不需要参加队列训练的,他带着铳手们练会装弹,瞄准。

  其他战兵可以自由活动,但不能出营房。

  有人会练练刀枪,也有人啥也不干,在边上看军官们队列训练。

  这对他们来说很新鲜,平日那能遇到军官在训练,士兵可以在边上看热闹的好事。

  所以有战兵们每天都在边上开开心心的看军官们受训。

  今天是张经带了几个战兵出营,其余的军官都在搞队列。

  张经带人出去浪了一天,下午在外吃过晚饭再回来,个个喝的醉熏熏的。

  此时营里也刚刚吃过饭,休息半小时后开始跑步,继续一千米。

  跑完依然是俯卧称和站姿一小时。

  张经找到丁毅,兴高彩烈,说今天带出去一个兵,叫路超。

  这家伙挺机灵的,在街上遇到一队东江兵,听出口音是同乡,上去就拉关系,一问才知道,大伙居然是一个村的。

  路超一顿天乱坠,吹的几个东江兵差点当场要投营。

  好在他们记着丁毅的话,没敢收。

  事后,张经还请他们吃了顿大鱼大肉的,这伙东江兵心动极了。

  丁毅一听,这办法不错。

  东江兵几乎都是辽东人,他们徐大堡也是辽东人多,大伙保不准有同乡在里面。

  于是从明天开始,便提醒所有人出去,注意有没有同乡。

  丁毅还语重心长的提醒大伙:“多用同乡介绍同乡,营里同乡们很多,咱们不认识,可以让同乡介绍认识,这样咱们认识的人,就会越来越多。”

  大伙虽然不知道丁大人要兄弟们认识这么多同乡干嘛,但大伙都知道,丁大人做事,肯定都是有用的。

  接下来几天丁毅他们那也不去,就在营里练兵,同时让少量人马和家属整顿休理营房。

  每天有人轮流出营公款吃喝,拉拢结交同乡好友,顺便帮他们这边吹吹牛。

  十七日,第二船人马过来,所有的中层军官,除了杜如海也全到。

  营房里人多了,更热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