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64章 军威震荡

第64章 军威震荡


  这些天每天都有东江兵过来,有的单人独马,有的三五成群,都是问这边收兵收人吗?

  守卫全部客客气气的拒绝,言外之意,咱们是客军,不能干这事。

  有胆大的东江兵直接道,当年徐敷奏就用船拉走两三千东江军民呢,你们走的时候,也可以这么干啊?

  守卫依然摇头:“咱们丁大人官小,不能这么干,兄弟,别急啊,以后有机会呢,咱一时半会也不走的,说不定,以后咱们变成自己人呢。”

  这个时候丁毅就不往外到处派人了,才几天功夫,全旅顺都快知道徐大堡待遇好,福利好,丁大人能打胜仗了,再吹下去,估计旅顺游击毛永义要找上门了。

  从现在开始,每天派人到码头,看到有船来船往的,再小吹一下,主要是往旅顺外面的各岛传播。

  这年头没电视没网络,打广告只能靠兄弟们的嘴。

  丁毅的兵每天去码头,和守在码头的东江兵都成了兄弟,三天两头还聚个餐,请他们吃一顿,关系好的不得了。

  每当有船过来,人家都会明言,这是广鹿岛的守军船,这是长山岛的,这是皮岛来的,这是石城岛的兄弟,来来来,各位,这些是徐大堡来的兄弟们,给你们介绍下。

  东江军在附近各岛都有守军,且来往频繁,丁毅的人称机认识了很多各岛守军。

  二十三日第三船人马过来,营房这时又扩大了,地面也被整理了一遍,很多房屋也修理了下。

  大伙看丁毅认真的在营房里搞建设,觉的好像真的打算长驻这里了。

  从徐大堡到这里,跟着丁毅队列训练的中层军官们差不多有的练了二十天。

  前世的学校,一周军训之后,高中生也能有模有样。

  现在在丁毅的亲自教导下,大部份人都练的很出色。

  丁毅打算过段时间先放十个练的好的出去,各带二十多人,这样的话,全营的战士差不多可以练起来了。

  这些战兵每天除了体能训练也没什么事干,这些天都幸灾乐祸的,是时候让他们吃吃苦头。

  当天中午,快吃午饭前。

  丁毅正在带人训练齐步走。

  现场四周围了好多战兵和百姓们看。

  以前他们看时,都嘻皮笑脸,看热闹似的。

  最近这段时间再看,大伙神色都挺严肃。

  丁毅这队人有三十多人,排成两行。

  走齐步时,完全按照前世部队的做法,双手在交错重重磨擦衣服。

  很多穿越者知道队列训练的重要,但没当过兵,未必知道齐步的要点是啥。

  齐步走的要点,就是双手前后运动时,要重重磨擦衣服。

  这样走路的时候,哗哗哗哗,那齐刷刷的声音,特别震憾,让人动容。

  众军民看着三十多军官,整齐如一的往前走。

  双手摆动,哗哗哗哗,全场声音一致,步伐一致。

  这场面瞬息就把这些土包子给震憾到了。

  “1---21,1---21,1----21---”丁毅口号越来越响,越来越响,场上声音也变的越来越有威严。

  整个营中,突然鸦雀无声,所有人呆呆的看着这画面,个个脸露不可思议的神色。

  肃杀,严整,遍布军营,人群失色动容。

  这才二十天,大伙已经明显感觉到眼前这队人马和以前截然不同。

  就在丁毅声音停下之后,身后有人赶紧跑过来,小声道:“丁大人,有人想见你?”

  丁毅回头,看到是李忠义。

  他一脸敬怕的看丁毅。

  丁毅练兵的时候,无人敢惹他。

  宋飞和赵大山等人都说,丁毅练兵的威严,比袁督师还大,大伙都害怕。

  “谁?”丁毅回头。

  却见有几个人正站在不远处,瞠目结舌看着他的小队在走齐步。

  原来是东江兵的毛信带着几个东江兵来了。

  “毛大哥。”丁毅大笑,赶紧快步走过去。

  “毛大哥你终于来了,想死你啦。”丁毅走过去重重一抱。

  毛信已经有点习惯丁毅这种动不动抱人的热情了,他张着嘴,指着场中:“那那---”

  表情很急,想说什么。

  丁毅好像没看见似的,拍着他肩膀:“走,大帐里说去,正好快午饭,今天来了,一醉方休。”

  “不是,不是,丁兄弟,那边--”毛信等人纷纷指丁毅身后。

  丁毅却浑然不知,也不回头。

  只见他身后,三十多人的队伍,没有得到丁毅的命令,继续正在往前走。

  前面不远处的地上,有个水坑,还挺深的。

  队伍没接到命令,不能拐弯,也没有停。

  走在第一个的是赵大山。

  他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

  “大山,停呀。”身后宋飞小声道。

  “放尼娘的屁,丁头没命令,俺可不敢停。”赵大山继续往前走,心中直叫苦。

  没走几步,终于,扑通,第一个掉进坑里。

  “啊”全场围观的齐齐惊叫。

  “娘的。”毛信看的眼珠子都瞪了出来。

  后面的宋飞也没办法,硬着头皮,闭着眼睛往前走。

  接着就如同下饺子似的。

  扑通,扑通,队伍里的人像是着了魔,一个个往前。

  纷纷掉进坑里。

  场面极其震憾,军威赫赫震荡。

  丁毅等人掉了一半左右,才假装回头看到。

  “啊呀,本官都忘了。”

  “都有了,立--定。”

  叭叭,一阵强有力的靠脚声中,仅余的十几个人终于站住,一动不动。

  此时整队人马有一大半掉进坑里,里面各种惨叫,赵大山更是鬼哭狼嚎,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腿脚断了。

  上面的人依然一动不动,也没人敢哼声。

  全营其他人都无比安静,大伙看着刚才的一幕,都是目瞪口呆。

  往日那些幸灾乐祸看军官笑话们的战兵们,一个个脸色如土。

  想必很多人都能想到,也许过段时间,将轮到他们这样了。

  “解散。”丁毅这时大喝,众将齐齐舒了口气。

  “快来救人。”徐威在后面大叫,四周赶紧有人跑过去。

  营房里顿时又变的乱哄哄。

  嘶,毛信这时与东江的几个军官对视一眼,大伙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心里在叫,徐大堡的兵真特娘的强。

  难怪外面传他们灭了鞑子整个一牛录,毛信之前听到,还以为他们在吹牛,眼下看这光景之后,心中不得不承认徐大堡的兵真是精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