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66章 说得失

第66章 说得失


  进入丁毅房中后,除了赵大山,宋飞等几个亲信,大部份军官都没进来。

  徐敷奏身边也只跟进来两个亲兵家丁。

  这时,秦楠带着两个年轻小娘端着茶水,零食,还有一些徐敷奏没见过的东西进门。

  小心的放在桌上:“拜见徐大人。”秦楠轻轻放下东西,施了下礼,微微一笑退下去。

  徐敷奏眼前一亮,真是好漂亮的小娘。

  丁毅这时嘿嘿一笑:“这是千户周勇的遗孀秦氏。”

  尼娘的,徐敷奏当然知道,丁毅砍了她老公,还抢了她的钱,现在又玩弄她的人,真他娘的牛。

  “丁大人,艳福不浅呀。”徐敷奏看着三个小娘缓缓走出去,满脸的羡慕。

  “哎呀,咱们每天都要准备着和鞑子血战,也不知何时会战死沙场,能活一天,先爽一天再说罢。”丁毅嚷嚷着。

  徐敷奏听了,也觉的好像有道理。

  两人喝着茶,吃着水果点心聊着天,每当徐的茶水有少时,边上漂亮的小娘马上过来添上,让徐敷奏很是满意。

  聊了一会后,徐终于好像想到正事。

  他皱眉想了会:“袁督师好像让你带两百精兵过来的,本将瞧你这营中,怎么好多老幼妇孺?”

  丁毅当即苦着脸:“徐将军呐,徐大堡之战,虽是大捷,但鞑子行军向来睚眦必报,明军难打的堡,他们最喜欢重复着打。”

  “我们这精兵一调走,万一鞑子再举重兵来攻,我们兄弟的家人---”说到这里,抬头看看小娘:“还有小娘们,都要被鞑子抢去了。”

  边上众将纷纷点头,张经更是嚷嚷:“俺刚找了个小娘,只能把家人先带过来了,请将军恕罪。”

  “还请将军在袁督师面前美言一番呐。”

  众将士纷纷在求徐敷奏。

  徐敷奏吃人嘴软,拿人手软,这会当然嘿嘿大笑:“当是,当是,我辈当兵,不能保护家人,如何有力血战鞑子,本将懂的,本将懂的。”

  心想,原来是丁毅怕死,怕鞑子再攻,所以把所有人堡中的人都带过来了。

  看来丁毅是舍不得周勇的那个小娘。

  换成是我,那般漂亮好看的小娘,也不敢留在堡里啊,当然得带过来安全。

  这么想想,徐敷奏觉的丁毅把人全带回来,完全没问题。

  为了做个好人,他拍着胸脯:“丁守备放心,袁督师应该不会知道这事,若真过问,本将定替你说好话。”

  言外之意,袁崇焕除非亲自到军营来,不然是不可能知道这事的。

  丁毅大喜:“多谢徐大哥。”

  这次他没叫将军,徐听了更觉欢喜,也没觉的他高攀。

  这小子机智聪明,又会打仗,早晚会升上去的。

  换成其他守备敢叫他兄弟,早一巴掌呼过去了,你啥身份,也配和我称兄道弟?

  他也没在这里吃饭,好像还有公务在身,吃喝了茶水,最后让手下人提着丁毅准备的礼物喜滋滋的离营而去。

  大伙众星拱月的送着他。

  到了营房门,徐敷奏上马前才说:“督师有令,让你这些天,训练好两百精兵,随时待命。”

  “诺。”丁毅正式道。

  “哈哈哈,改日再见。”徐高高兴兴的拍马而去。

  看着徐带人离开,丁毅开始发号施令,众将齐齐听令。

  现在营中有十万饷银,马上要派重兵在营房四周警戒,严防有人窥探,其实是加强四周的警戒,不让杂乱的人以后靠近军营。

  接着大伙回到营中,继续操练军士的队列训练。

  又练了几日,二十七日上午,最后一船徐大堡的人和物资到了旅顺。

  至此,徐大堡那边已经空无人,只有一个空堡还在。

  所有的人和物资都到了这边,据阮文龙说,还有些物资装不下,再跑一趟的话又没有意义,便不要了。

  当晚,丁毅宴请所有的中高层军官,总旗以上都参加,加上阮文龙一家三口,共三十七人。

  工匠们提前用附近的树木制成简易的四个大桌子,由秦楠和阮文燕炒菜,再配几个火锅,还有水果,算是比较富盛。

  吃完饭后,丁毅也没让他们走。

  大伙来到一片空地,空地中间点了个火堆。

  所有人围坐一圈,大家面面相觑,也不知道大晚上的,丁大人叫大伙围着火堆想干嘛?

  此时营里面兵士们也是刚吃完饭,然后休息半小时,接着开始沿着营房,在夜色中跑两千米。

  以前他们是跑一千米的,最近开始跑两千米。

  现在五月下旬,天黑的晚,但这个时候已经有点暗。

  都说古代人有夜盲症,丁毅一边给他们餐食中添加相关的营养,一边训练他们晚上跑路,让他们慢慢适应。

  夜跑是适应夜盲症的第一步,必竟沿着重覆的路线,相对简单。

  等大伙都坐下了,丁毅徐徐道:“有件事,本来想在徐大堡就做的。”

  “但当时大伙都有点忙,本官也忙,所以才决定今天称着人齐来做。”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知道啥事,要这么多人坐一起做。

  “徐大堡的战是打完了,咱们也是大胜。”丁毅用郑重的语气,缓缓道。

  “但当时,咱们堡中也死伤上百,先后有六十多位兄弟阵亡了,伤残不能再战的兄弟,也有十几位。”

  “这些天我常在营中看到这些伤残的兄弟,每次看到,都心中悲痛。”

  大伙的脸色渐渐严肃起来。

  赵大山这会猜不透丁毅的心思,也不敢胡说话了。

  “打仗,必然有输有赢,但死的兄弟多了,就证明指挥不好。”

  “咱们只看到胜利和鞑子人头,也要回想下,有没有过错和失误。”

  “每次打仗,为将者都能做到战前筹谋,战后总结,那么打仗的本事,肯定会越来越好。”

  众将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听懂。

  丁毅一个个看去,阮文龙,张经,赵大山和几个百户总旗,都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好像听懂了点什么。

  丁毅等了半天也没人说,没好气道:“有没有人想到当时战时,咱们有什么做的不好的,要改进的地方。”

  “每个人都要说,不说就要挨板子,说错了也没事。”

  “什么?”大伙齐齐吓一跳,要打屁鼓了?

  丁大人你不能这么干啊?

  这下众人坐不住了,纷纷交头接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