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67章 打仗要动脑子

第67章 打仗要动脑子


  这些天和丁毅相处,大家也知道,丁毅威严起来,也挺吓人的。

  尤其是几个心腹亲信,看到丁毅在徐袁面前恭恭敬敬,心中更是敬怕。

  真要翻脸砍你人头的时候,那丁大人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

  周勇等人就是例子。

  “大人。”最终有个年轻汉子率先举手,站了起来。

  “总旗王卫忠,哈哈,本官记着你,你就坐着说。”

  算来那是火器营的王卫忠。

  后金兵当天攻墩台上的铳手,甲长王卫忠设计用火药炸之,立功而升总旗。

  王卫忠没想到丁毅还认得他,心中激动,结结巴巴道:“大人那天在城墙上,命打了几炮就撤。”

  “那些炮---都留在城墙上。”

  “俺当时就有点----害怕。”

  “鞑子若是有炮手在,只要在城墙上调转炮口,可对着俺们墩台来轰,到时俺们火铳兵皆要阵亡。”

  他说完之后,刷脸通红,怕自己说的让丁毅不满。

  全场也突然安静下来。

  这城大部留炮是丁毅说的,打完就走也是丁毅说的,王卫忠这话,就是说丁毅指挥失误了?

  尼娘的,王卫忠你找死,敢胡说八道,魏继业大怒,正要破口大骂。

  “叭”丁毅重重拍着大腿,学着他们的口气:“特娘的,真是危险,王卫忠,你说的对。”

  全场哗然,谁也没想到丁毅会承认自己错。

  丁毅现在想想,王卫忠果然说的对,当时有点慌乱,鞑子没想到这个事,若是有机灵的鞑子,在城头不下来,马上调转炮口,不但可以打墩台,还能打城内。

  他当时还真没想到这个问题。

  必竟鞑子小规模出来打秋风,是不带炮的,也没有炮手。

  但若是有聪明的人,逼着降军明人炮手上城墙,也是可以干这事的,因为当时城外有好多明人明军,其中必定会有开炮的。

  “王总旗你说的好,这个问题,本官当时也没想到,差点引起大错,胜败都可能翻转。”

  “说的好,说的好,赵大山,替王总旗记着,明天赏银二两。”

  “多谢大人。”王卫忠激动叩拜。

  “快起来,俺大人不让跪不知道吗?”赵大山逮着机会赶紧道。

  现场炸锅了,这都有钱?

  众人绞尽脑汁的去想,当天现场,还有什么没做好的事。

  因为不说要打屁鼓,说了反而没错,接下来大伙就开始胡说八道了,宋飞几个没脑袋的人那能想的到,什么长枪兵队伍没排好,刀盾兵石灰没撒起来,尽是些废话。

  丁毅也不骂他们,耐心的听着。

  这时有个百户站了起来,这人叫严雄,以前是总旗,这次战后胜百户。

  “大人,俺们那队兄弟,当时在三号巷子。”

  当时丁毅把四个巷子编号一二三四,严雄带人守在三号。

  “鞑子攻进来冲出巷子后,第一波俺们大胜,马上有兄弟去抢着割首及,阵势大乱,有几个凶猛的鞑子马上跳过深坑,打的咱们立马大败,死伤好多兄弟,差点崩了。”

  “好在后面有火炮准备着,一记重炮又把鞑子的冲锋给打下去了。”

  他这一提,众人纷纷叫嚷,好多地方有这样的事情,要不然也不会战死这么多人。

  丁毅脸色微变,终于也想到这事。

  明军以首及论功,大伙在战场上喜欢抢首及。

  当年萨尔浒大战,明军西路军杜松部,开始打的挺不错,当时后金节节败退,只要乘胜追击,这一路就可能把后金军打崩,整个萨尔浒大战的结果完全改变。

  结果明军纷纷开始抢割人头,也不打了,现场顿时大乱。

  后金缓过气来,接着再打,明军全军皆没。

  “严百户说的及时,这也是大事,下次不能再犯。”丁毅马上道:“赏二两银。”

  严雄大喜。

  陈有富刷的站起,大概第一次当着这么多面人说话,有点激动:“大人,兄弟们列队的时候,都不喜欢站在第一排,但是抢人头的时候,后面的都占优。”

  “第一排容易战死,人头反而偏宜了后面的兄弟,大伙都觉的不公。”

  众人又纷纷称是。

  现场好多兄弟都是这次大战中提拔起来的,有人以前也就是一个小兵,站在前排。

  列阵的时候,大伙当然不愿意站第一排。

  第一排最先面对鞑子,最容易阵亡。

  一旦战死,人头到偏宜了后排的。

  丁毅为了鼓励大伙,马上夸道:“这个问题提的很关键,陈有富,你提的好,有想法,赏二两银。”

  陈有富大喜。

  赵大山和张经憋红着脸看着对方,两人平时都自以为是丁毅身边的卧龙与雏凤,没想到今天平时看起来没他们聪明的,都提出问题了,这两人却屁都放不出来,真是大急。

  接着众人又七嘴八舌,提出战场上一些问题,当然,大部份都没鸟用,但总算这些人也能说出点什么。

  等大伙都说完,丁毅轻轻咳了几声,全场安静下来,因为大伙都知道,丁大人要做总结性发言了。

  “自古以来的打仗,下面的人,都是习惯听令行事,按军令行动。”

  大伙凝神屏气的听着,张经和赵大山听的最认真,生怕漏了一个字。

  “咱们军人基本都不识字,更不会看兵书,就是许多高级的武官,将军级别,读过兵书的也很少,打仗全靠经验。”

  “然,古书有云,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什么叫知已知彼?我个人认为,简单点说,打仗就是要动脑子。”

  “咱们长这么大个脑袋是干嘛的?吃饭吗?”

  “除了吃饭,脑袋就没用处了?”

  大伙听到这里,好多人哈哈一笑。

  “人的脑子,就是给咱们思考用的?”

  “仗一打起来,到处混乱,情况形势,变化万千。”

  “真正会打仗,想打胜仗的人,一定要根据战场的情况,地势,各种变化,来开动脑子,想出对策,变通行事。”

  “千万不要死打仗,瞎打仗。”

  “大部份军官军人,只知道听令行事。”

  “打个比方,上官让你带一队人马冲东边,攻击敌人的营地。”

  “我敢保证,在场的兄弟,和大部份明军官兵都是一样的反应。”

  “二话不说,带着一队人马,就往前冲。”

  大伙又笑了,事实上打起仗上,大伙就是如此,上面叫怎么打,他们就怎么打。

  “这种无脑打法,徒增死伤不说,也未必能打的下。”

  “但是你若是好好想想,对面地形怎么样?营房有没有破绽?兵马大概多少?我要怎么打?带什么兵马上?要什么器具?总之就是多动脑子,想想办法,尽量用最省事的方法,最小的代价,来获得胜利。”

  “当然了,战场上军令如山,有时容不得你考虑太多东西。”

  “我的意思就是,咱们不管多大的官,那怕是一个小兵,在战场打仗,一定不要无脑瞎打,要善于思考,多用脑子。”

  “因为,咱们打仗的目的都是一样,那就是---打胜仗,活下来。”

  “为什么这世上聪明人大都会活的长?就是因为他们会动脑子。”

  丁毅无法给他们说太多的东西,毕竟这些人都大字不识一个,也未必能听懂。

  但他用最简单的方式提醒他们,想活下来,多打胜仗,想打胜仗,多用脑子。

  他也不知道这些人有没有听懂,能不能听进去,但他说完之后,大伙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也不知过了多久。

  人群中有人小声道:“俺就知道丁大人聪明,徐大堡的大胜,要不是丁大人想了这么多方法,俺们那能这么胜的这么轻松。”

  “打仗,果然是要动脑子,想办法的,不能死打硬拼。”

  尼娘的,张经和赵大山不约而看过去,却是总旗丁石头抢了他两的马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