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68章 人,还是要当官的

第68章 人,还是要当官的


  这家伙原是张成的家丁,这次大战,因功升总旗,这家伙打仗也挺猛的,当时做长枪队,列第一排,亲手捅死了两个鞑子,还活了下来,当时他们三排长枪兵,就他一个人活着,也算不容易。

  丁石头的话,引起共鸣,大伙纷纷称是。

  徐大堡的战,却是丁毅想了各种办法,这才能以弱击强。

  这真是最好的例子,很好的提醒大家,打仗就是要动脑子。

  丁毅满意的看了眼丁石头,继续道:“全局来看,当天大伙打的都不错。”

  “但你们在各自负责的区域,也有打的不好的地方,就这要你们在现场的应变和处置能力。”

  “现在只是几百人的小战场,本官还能总看全局,将来若是几万几十万人的大战役。”

  “本官的命令下去后,你们分驻各处的大将,就要看你们自己的能力。”

  “临机决变,多动脑子,这是你们将来,都要好好学习,深入运用的东西。”

  “本官相信,只要大伙多动脑子,善于思考,将来必然是百战百胜,个个都能成为统兵大员,光宗耀祖。”

  众人听到统兵大员,光宗耀祖几个字,好多人都兴奋的不得了。

  当兵打仗,以性命相拼,不就是为了这些吗。

  只有赵大山和张经两人,回味着丁毅所说的,几万几十万人的大战役,丁大人,果然志向远大啊,俺们跟着丁大人,必然前途无量。

  接下来丁毅颁布了几条暂时的军令。

  第一条就是以后打仗不准再割首及,战时敢首及者,斩。

  第二条就是论功方式的改变,即然首及不能割,那怎么论功行赏?

  以队例顺序来,愿意排第一列的长枪兵刀盾兵或火铳兵,无论啥兵种,只要愿意排第一队的,打完之后分功百分之六十。

  第二列的百分之二十。

  第三列的百分之十。

  第四列的及以后同分百分之十。

  打个比方,一场大胜下来,割首及一百个,每个首及以五十两银计,共五千两。

  第一列的分百分之六十,三千两。

  第二列的分百分之二十一千两。

  第三列的分百分之十五百两。

  第四列及以后面所有的,均分百分之十,五百两。

  实际上大部分赏银肯定要上交,丁毅说的是分配制度和方式。从而大伙都站前面两排。

  因功升官也是,优先从第一列提拔军官。

  丁毅告诉大伙,要鼓励兄弟们排第一列,第一列虽然最危险,但是打完一仗后,活下来的,有机会提拔成为军官。

  官当大了,自然不用再排前列,也就越安全了嘛。

  丁毅直言这个问题,人怕死是正常的,如果不想死,就把官当大,你当到总兵参将,还用的着你亲自冲锋陷阵在第一列?

  想把官当大,先用站第一列开始。

  现场的军将们纷纷点头,认同。

  这些人以前大部份都是小兵,打仗都被叫冲前面。

  这次徐大堡之战,大部份还是指挥来着,可不用冲在最前面。

  所以说,人,还是要当官的。

  想当官,就先从排第一列开始。

  丁毅的这个理念,以后就成为丁毅军中训练新兵和队列的固定第一堂课。

  教官们开课之后,都会大声嚷嚷。

  “不想当总兵参将的士兵,不是个好士兵。”

  “想当总兵参将,就要立大功。”

  “想立大功,多拿饷银,多娶婆娘,就给我站第一列。”

  “咱们军中,所有的将领,都是从第一列的新兵走出来的。”

  “你们,谁想站第一列。”

  “我,我,我。”末来的操场将是群起而嚷,争先恐吓。

  次日,丁毅从训练的三十多人里,点名十二人,出去带兵,每人将训练二十人左右,一个月后看效果,还要考核,谁带的兵最好,请功有赏。

  被点到的人基本是练的比较好的,有张经,赵大山,徐威,许必成,魏继业,姚新汉,王卫忠,丁石头,陈有富,高为民,曲海波,杨小川。

  被点到的人欣喜若狂,他们这些天被丁毅训的和狗一样,而且每天有军士们嘻皮笑脸的在看他们笑话,这会终于可以出口气,反过来训练别人。

  没点到人垂头丧气,宋飞更是骂骂咧咧。

  但丁毅眼睛一瞪,大伙就没了声音。

  也就在今天上午,袁崇焕的船终于要到双岛了。

  丁毅带着宋飞,杜如海,钟镇奴,前往码头叩见。

  在码头上,他还看到了两个三十多岁的将领,毛信就在他们身后,并向丁毅引见。

  这人原来是旅顺的两位游击毛永义,毛有候。

  另一边站着徐敷奏,和毛永义距离远,明显不是一路人。

  丁毅上前施了个礼,毛永义和毛有候表情冷淡,轻声嗯了声,便没再理他。

  他两是游击,也就比丁毅高两级,宋飞当场就不爽了。

  不过有丁毅在,他也不敢发火,只是狠狠瞪了对方几眼。

  丁毅也不理他,去和徐敷奏站一快。

  “姓毛的两人真是无理,丁守备莫在意。”徐敷奏笑道,刚才的画面,他自然看在眼里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卑职其实也和他没话说。”丁毅低声笑道。

  徐敷奏听了心中大爽,重重拍拍丁毅肩膀,意思很明显,咱们才是一家人。

  双方在岸边等了片刻,终于迎来袁崇焕的船。

  袁崇焕坐的水师大号的福船,这战船比丁毅的商船大好多,上面诸多火炮,看的丁毅眼红的不得了。

  “旅顺游击毛永义--毛有候”

  “丁毅。”

  “徐敷奏”

  “拜见袁督师。”

  “诸将免礼。”袁崇焕淡淡笑了声,他看看诸将,最后上前一步,先拉起丁毅:“正刚可习惯岛上的生活?旅顺贫苦,诸将士辛苦了。”

  毛永义略有惊讶,没想到袁崇焕对丁毅这么看重。

  徐敷奏也有点眼红的看了下丁毅。

  “卑职和兄弟们都习惯了,且徐参将对咱们照顾有加,兄弟们都挺开心的。”

  杜如海,钟镇奴闻言,脸上赶紧挤出笑意,表示开心满意,只有宋飞脑子里还想着刚才毛永义毛有候这两狗东西的态度让他很不爽。

  毛永义听着这话,脸上也露出不爽的表情,丁毅这是暗指他没有理睬他喽。

  你一个小小守备算什么东西?给你个地方住算不错了。

  徐敷奏挺开心的,丁毅这家伙,就是会说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