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71章 要说法

第71章 要说法


  领头的是个都司,叫陈阳,此人是毛文龙亲信陈继盛的同乡和亲信手下。

  陈继盛在皮岛诸将中,资历威望是比较高的一个,这次袁崇焕约毛文龙到双岛会面,当时他就在旁边提醒,大概的意思是:“袁要劳军议饷,直接到皮岛来就好了,为何要去双岛?”

  “大人还是多带点兵马去。”

  可见当时,陈继盛是发现袁崇焕居心不良了。

  但毛有点妄自尊大,没把他的话放在眼里。

  史书上说,毛文龙答道:“老子是一品左都督,总镇总兵,手持尚方宝剑,谁敢动我?”

  后来毛文龙带了一千多亲兵,但陈继盛想想不妥,又带了两千多兵马跟在后面。

  这陈阳就是跟着陈继盛上岛的。

  因为知道这是军营,陈阳又是人少,所以也没冲击军营,只是站在外面叫着让交人。

  在他们身后的路上,陆陆续续有东江兵过来,有的是皮岛来助阵的,有的是旅顺本部人马看热闹的。

  但大伙都站在十米外,也不敢上前。

  因为徐大堡大营门口有八个兵甲。

  只见这八个徐大堡的兵,手持长枪,腰间有刀,左手扶着腰部左边的刀,右手拿着长枪,双目直视,看着前方,全身上下一动不动,像个木偶似的。

  任陈阳手下在那辱骂叫唤,如何耀武扬武,这八个人都是一动不动。

  要不是偶会眨几下眼,陈阳都以为他们是假人。

  他们来了有五六分钟,就见这八个人一直没有动过,也没人理他们。

  特娘的,碰到硬骨头了,陈阳看到这八个人的模样,心中就隐隐后悔,觉的自己不该出头。

  被他的皮岛兵是他手下没错,他当时听到也是大怒,先以为旅顺的兵马,后来才知道真是袁崇焕的兵马。

  但袁毛本来就不和,上午谈话也不欢而散,陈阳问了陈继盛,陈继盛想了想后便说,这事可以闹一闹,咱们调戏小娘事小,但袁的人打人更不对。

  让他们交人,把事情闹大,袁可能会求到毛大帅,到时毛大帅做个顺水人情,饶过对方,也算给袁一点面子,袁心里会好受点。

  所以陈阳马上带了兵马过来,但看到门口的八个卫兵,就感觉这营的人马,不好惹。

  他们站了五六分钟,里面也没人出来,他们也不敢冲进去。

  眼下更是骑虎难下,冲也不是,不冲也不好。

  下面兵才不管袁和毛有什么过节恩怨,他们都要出口恶气,特别是被打的四个人也在场现。

  “陈都司,这徐大堡的兵很吊的样子,都不理俺们,冲进去吧?”被打的人看陈阳没反应,有点急了。

  “就是,他们没人理我们,把我们东江毛当什么?”

  “冲进去。”

  有人铮的一声,从腰间拔出刀。

  陈阳大惊,来的时候,故意不准大伙带兵器。

  没想到还是有人带了刀。

  “我看谁敢冲?”就在这时,里面有人厉喝,接着营门大开,哗啦啦冲出一波人马。

  正是丁毅带着他训练的那波人出来了。

  丁毅亲手训练了三十多人,全是徐大堡总旗以上的基层军官,这些人都是在战场上正面杀过鞑子,因功晋升的人。

  有的人杀的不止一两个。

  亲手杀过鞑子的明军,和没有杀过鞑子的明军,整个气势上就完全不一样。

  再被丁毅训练了近一个月,这些人现在从里到外散发的气势,就像是出鞘的利剑一般,锋利,夺目,杀气凛然。

  三十多人往外一冲,刷,冲天而起,浓浓的杀意。

  对面有一百多人,今天温度也不低,但陈阳明显感觉到这波人一冲出来,哧,整个空间好像凝结了似的,温度都降了好几度。

  扑面是一股肃杀,凛然的寒气。

  每个人都如狼似虎的凶狠。

  特娘的,陈阳暗暗叫苦,今天搞不好,又要被打一顿了。

  丁毅他们也没兵器,但一走出来,对面有兵器的都情不自禁的收了起来。

  刚刚要拔刀的东江兵,也悄悄把刀藏到身后。

  没办法,丁毅这波人的气势太猛了,每个人的眼神,都那么可怕。

  而且三十多人往外一站,齐刷刷的笔直,一动不动,只有凌厉的眼神,死死盯着他们,看的他们一个个身体发寒。

  丁毅一个人继续往前走,很快来到东江兵众人面前。

  眼看着离陈阳越来越近,陈阳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刷,他身后无数东江兵,条件反射也忙慌的往后退一步。

  特娘的,你们慌什么,咱们人多,陈阳暗暗大骂,感觉皮岛的面子被丢光了。

  “老子徐大堡守备丁毅,你们谁特么的是头?”丁毅出来就大喝,然后看向众人。

  很多兵不敢和他对视,下意识低头。

  陈阳硬着头皮:“丁守备,兄弟我皮岛都司陈阳。”他这都司比守备还高一级,这会只能低声忍气,心中都有点憋屈。

  “都尼娘的司。”丁毅大骂:“袁督帅和毛大帅都在岛上,你们拿着兵器,冲撞军营,老子可以把你们全砍了,你们信不?”

  陈阳被丁毅骂的憋屈,不由大声道:“丁守备你的兵,打了咱们东江兵的先?总要给个说法。”

  身后马上有东江兵起哄:“给个说法。”

  “把打人的交出来。”

  “交出来。”好多人起哄。

  丁毅狞笑看着他:“陈都司要说法是吧?”

  陈阳被他看的心里发毛,但硬着头皮点头:“必须要个说法,咱们东江兵,也不是好欺负的---”

  话音未落。

  “叭”丁毅一巴掌抽在他脸上。

  这巴掌抽的极重,又打的措手不及。

  陈阳噔噔噔连退数步才站稳,他不可思议的捂着嘴,不敢相信丁毅这守备,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了他都司一个巴掌。

  整个四周也瞬息没了声音,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连徐大堡这边的人,也没想到自家大人这么生猛。

  必竟对方是都司,比守备还高一级。

  这在明朝历史上,估计是头一回有守备抽都司耳光的。

  足足有两秒钟,陈阳才反应过来,他羞怒交加瞪着丁毅,气急败坏的用手指着他:“你----你敢----打我?打本都司?”

  “叭”丁毅一步跨上,又是一巴掌。

  “吼”东江兵阵中一阵惊呼,人人失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