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73章 针锋相对

第73章 针锋相对


  当天晚上,毛文龙在帐中设宴款待袁崇焕,东江各将相陪,袁崇焕态度随和,大伙也喝的高兴。

  席间,袁崇焕称颂当今圣上文成武德,毛文龙则马上回忆故去的熹宗皇帝对他恩遇之隆,而感而落泪。

  帐中诸将都能感觉到双方言语之间,针锋相对。

  稍后,袁问毛有什么良策收复辽东,毛借着酒意,几乎脱口而出:“宁远兵马俱是无用,止用东江二三千人,藏云隐雾,一把火就烧了东夷。”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这简直是对督师袁崇焕的公开挑衅和侮辱。

  但袁崇焕若无其事,面无表情的盯着毛文龙看了几眼。

  六月初二,徐大堡的兵第二次发饷,距离第一次发饷正好一个月,全堡将士欢腾。

  因为大伙都感受到了丁大人的信用。要知道一个人的信用,很难建立,却很容易崩塌,但一旦建立了信用,他会产生可怕的力量。

  当天毛文龙也召集部下叩见袁崇焕。

  其中还有大量夷丁,包括蒙古、女真(后金),尤其那些女真人,特别悍勇,都是深山中的生女真人,因不满族人被后金捉拿充军,投奔毛文龙。

  袁崇焕赏夷人每名银一两,米一石,布一匹。

  接着两人谈到正事,袁提出三条,一是让东江兵受他节制,二是整编东江人马,三是在东江设立监军和饷司。

  毛听了当然不高兴,立马转移话题,大骂前任蓟辽总督阎鸣泰和登莱巡抚武之望,明显是指桑骂槐,当日又没谈出什么结果。

  初三,袁崇焕回请,部下有徐敷奏,谢尚政,王牧民,赵可教,丁毅等人陪同。

  这是丁毅第一次看到毛文龙。

  毛文龙长像粗犷,面像凶狠,一看就是桀骜不驯之辈。

  但丁毅很敬重他,上前参拜,结果毛文龙冷冷看了眼,片刻后,哈哈大笑:“听说徐大堡的兵马,精锐强悍,斩首鞑子数百及,今日一见,果然是勇猛霸道。”

  这是暗指丁毅前几天对着皮岛兵马的嚣张了。

  丁毅笑道:“咱们宁远的兵马都是如此。”

  毛文龙大怒,又不好发作,只能狠狠瞪了丁毅。

  前天他对着袁崇焕说宁远兵马俱是无用,今天丁毅说这种话,明显是打他的脸。

  袁崇焕更是欢喜,脸上笑的和花一样。

  丁毅说完就退了下去,心中也是无奈。

  前世在袁崇焕和毛文龙两人间,他没啥好恶,但总体来说,袁杀毛的事,他不赞成,也更敬重毛一点。

  可眼下二世为人,立场不同,也容不得他同情毛文龙。

  席间又和昨日一样,双方面和心不和,话语中俱是针剌相对。

  大概的意思就是,袁先劝,毛大帅你守边防十年了,这么辛苦,要不要休息休息。

  毛回,我早就想退休享清福了,可是后金不灭,我怎么休息,更嚣张道,如今整个大明,只有我知道如何灭了后金,我是不能休息的。

  袁被气的要吐血,咬牙道,朝庭里还是有替代你的人的。

  毛文龙昂然,抬头四顾,看向袁身边诸将大声道:“此处,谁可代得?”态度嚣张傲慢无比。

  袁身边诸将被他气势所摄,很多人都不敢正面看他。

  只有丁毅,端坐不动,淡淡的盯着他。

  袁把诸将表情看在眼里,心中也是大怒。

  身边心腹,居然没有一个愿意代替毛文龙,只有丁毅敢。

  见识了毛文龙的跋扈,袁觉的不能再忍了。

  当晚,他找来与毛文龙相熟的副将汪煮,依旧是三个条件,并让他劝导毛文龙。

  六月初四,经过汪煮的反复开异,毛文龙终于同意整编部队,接受节制,但仍然反对在东江设监军和饷司,还威胁袁,说岛上很多夷人,野性难驯,一旦设立监军饷司,必然会引起兵变。

  双方谈来谈去没谈拢,毛文龙最后还说我随口答应的,你袁还当真了,有意反悔。

  汪煮当晚回报了袁。

  当夜,袁独坐孤灯,彻夜未眠。

  等黎明时分,中军传入参将徐敷奏,谢尚政,副将王政民,守备丁毅。

  而原本的历史上,这次传将,没有丁毅。

  清晨,袁崇焕传令犒赏来到双岛的东江官兵3570人,将官每人三至五两,军兵每人一钱,官兵相差悬殊。

  同时令丁毅把带来的十万饷银,派两百精兵押送到毛文龙兵营。

  还宣布:今后旅顺以东行毛文龙印信,旅顺以西行督师袁崇焕印信。

  丁毅在现场一听,就知道这招和自己当天在徐大堡斩周勇他们差不多的。

  要动手了,丁毅心中长叹。

  今天天气很好,袁崇焕便说,守备丁毅箭法出色,上次阵射后金甲喇额真,不如让众将士射箭比武,胜者有赏。

  毛文龙听到他要走,就过来送别兼道谢他的十万饷银,还问袁什么时候走。

  袁说宁远重地,军务繁忙,本部院明日便走,但是今天咱们这里有众将比箭,毛大帅你要不要看看啊。

  毛文龙一听这个讨厌的人马上人要走,心中大爽,当然满口答应,态度十分柔和。

  两人上到山头,就见丁毅全身带甲,腰间有刀,背后带弓,带领着两百精兵,将毛文龙带的军兵拦在外面。

  毛文龙当时带了有一千多亲兵,另有两千多兵马由陈继盛带着,距离此处也不远。

  “山上地小,众将观箭,毛大帅,请让亲兵们,在外候着吧。”丁毅微笑抱拳道。

  他这意思是,上面地方小,将领们进去就可以,小兵们不要进去了。

  毛文龙愣了下,边上陈继盛看着丁毅身后精兵,人人带甲,全副武装。

  这会六月,天气闷热,还有人穿着铁甲,大汗淋漓,但所有兵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很有军威。

  他低头道:“毛大帅,天气闷热,不如,不看射箭了?”

  丁毅脸色不变,心中剧震,因为原本的历史上,可没提到陈继盛说过这番话。

  毛文龙脸上也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丁毅马上不动声色道:“看箭还是其次,今天比箭有赏。”

  “我的箭术,可是冠决辽东。”说完,得意的笑笑,还拍拍身后的弓。

  这意思就挺明显了,你们东江有没有会射箭的。

  毛文龙果然大怒,小小守备无法无天,当我东江没人。

  “走,本帅正要瞧瞧辽东箭术。”拂袖而入,身后千余亲兵被拦在外。

  但陈继盛还是叫了一百多人进去,说全是东江将领,不是小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