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74章 毛文龙之死

第74章 毛文龙之死


  丁毅转身跟着诸人进入前方,前面有谢尚政手下两百多人,围了个圈子,正好把所有人围在当中。

  袁崇焕也在这里,看到跟着毛文龙进来一百多人,便和气的问起大伙的姓名来历。

  不料个个都说姓毛。

  袁崇焕很奇怪,毛文龙得意道,这都是我的儿孙。

  袁崇焕又气又笑:“岂有俱是姓毛之理。”

  说罢脸色黯然,语气凄凉:“尔等海外劳苦,每月只得米斛,甚至家有数口,俱分食这米,心忆至此,情实痛酸,该受本部院一拜,今后为国家出力,自后不愁无饷。”

  众将听了,大是感动,一齐跪下叩头,有的甚至痛哭失声。

  跟在丁毅身后的赵大山和张经齐齐对视,特娘的,袁大人把丁大人的这招也学了去?

  毛文龙正逐磨袁崇焕这话是啥意思。

  突然就见袁崇焕脸色一沉,厉声责问:“本部院奉旨节制四镇,清严海禁,实恐天津、登莱受腹心之患,今请设东江饷部,钱粮由宁远达东江亦便。昨与贵镇相商,必欲解银自往登莱朵买。又设移镇、定营制、分旅顺东西节制,并设道厅,稽查兵马钱粮实数,俱不见允。终不然只管混帐过去,费坏朝庭许多钱粮,要东江何用?”

  毛文龙愕然,心知不妙,抬头看向四周。

  手下诸将也是一脸愕然,全部还跪在地上没有起身,四周站着,皆是袁的亲兵,个个手压刀柄,脸色肃然。

  很多人在袁说话时,已经慢慢走到跪在的人群之中,分散于各处,这下,所有人都知道大事不妙了。

  他再看向陈继盛,陈继盛身后不知何时,已经站着丁毅。

  丁毅脸色凶狠,死盯着陈继盛,左手于刀鞘,右手于刀柄,陈继盛脸色苍白,低头不敢动。

  毛文龙脑子一片混乱,袁崇焕还在说:“本部院披肝沥胆,与你谈了三日,只道你回头是岸也还不迟,那晓得你狼子野心,总是一片欺诳到底,目中无本部院犹可,方今圣天子英武天纵,国法岂容得你?”

  说罢,袁崇焕向西叩头,请皇命:“来人,拿下毛文龙。”

  谢尚政带着两名亲兵一涌而上,按倒在地剥下冠裳,五花大绑像个综子。

  毛文龙拼挣扎,大呼冤枉:“冤枉,俺何罪之有,文龙一生,忠于朝庭,忠于圣上,俺的儿孙都可做证---俺三千皮岛精兵,亦可为证。”

  毛文龙叫着儿孙,叫着三千皮岛精兵,眼光看向手下诸将,这意思很明显了。

  这会他手底下要是有个丁毅这样的悍将,突然暴起,厉声反叱,再招手大呼,距离此地不远的一千亲兵,及可能听到声响往里冲进来。

  到时整个局势可能就不一样了,更别说这里是旅顺,算是毛的主场,他有三千兵马在岛上。

  加上旅顺原五六千兵马,足足上万毛文龙的人在。

  一旦引起连锁反应,丁毅和徐大堡的人,估计全要被毛杀光。

  如果丁毅穿越变成毛文龙,眼下他肯定要这么干,立马反杀了袁崇焕再说。

  前世的史书上,没写毛文龙这么叫了,但丁毅现场看到,估计毛文龙当时也这么叫了。

  毛文龙如此桀骜不驯之罪,岂这么容易肯低头受死。

  他这会肯定是指望手下有人起来反抗的。

  但大伙现在全跪在地上,四周皆是袁的亲兵,个个披甲势锐。

  毛的人,一时间居然无人敢动。

  其实现场这种情况,只要有一个人敢动,其他人肯定就敢跟随。

  毛被抓了,大伙下意识就看下东江镇第二号人物陈继盛,陈若敢站出来,后面肯定有很多军将敢站出来呼应。

  所以这会,丁毅死死站在陈继盛的身后,一手就按在刀柄上。

  陈继盛自然知道丁毅盯着自己,他如芒在背,满头大汗,那里敢动。

  尤其刚刚还有陈阳得罪了丁毅,这会正怕丁毅公报私仇,突然拔刀呢。

  于是,毛看大伙,大伙看陈继盛。陈继盛不敢动,全场一百多人无人敢动。

  此时,袁崇焕和史书上一样,大声呵责,细述毛文龙有十二罪当斩。

  “1.祖制,大将在外,必命文臣监,尔专制一方,军马钱粮不受核,一当斩;

  2.尔奏报尽欺罔,杀降人难民冒功,二当斩;

  3.尔奏有牧马登州取南京如反掌语,大逆不道,三当斩;

  4.每岁饷银数十万,不以给兵,月止散米三斗又半,侵盗军粮,四当斩--”

  说完之后,又道,今天斩你毛文龙,本部院若五年不能恢复全辽,以还朝庭,愿试尚方以偿尔命。

  说罢又转向毛文龙手下,问:“毛这十二罪,你们说该杀不该杀?若是你们觉的他不该杀,你们都起来,不若杀了我?”

  众军将瑟瑟发抖,那敢当真,纷纷叩头求饶,说请袁督师放过毛大人之类的话。

  毛文龙没想到手下这么没用,无人敢替他站出来说话,反而替他求饶,他神颓魄丧,心中也害怕起来,于是连忙也叩头求饶:“文龙自知死罪,只求老爷开恩。”

  袁崇焕大喜:“你也知道你是死罪了?”

  “若不杀你,这一块土,非皇上所有。”

  说着向西叩头,请尚方宝剑。

  水营都司赵可教,何麟立马上前押着毛文龙,由旗牌官张国柄举剑。

  扑哧,就在帐前,干净利落的把毛文龙给斩了。

  整个过程,还不到一分钟,根本不给诸将和毛文龙反应的时间。

  看着毛文龙人头落地,丁毅长长舒了口气,眼睛微微闭起,内心五味杂阵,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毛在明末,是有大功大作用的,袁擅自斩他,等于自毁长城,明朝被灭,几乎可以说一半是袁这件事干的不好造成的。

  毛死后,引起无数连锁反应,最后东江镇彻底消失,无数精兵良将到了后金那边,更把当时大量的火炮和火器技术也带到了后金,他们最终成为大清国开疆立土的大功臣。

  更有不计其数的大明军民,惨死在这些原明军的炮火和屠刀下。

  好在,历史有变,俺丁毅来到了东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