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78章 震憾

第78章 震憾


  秦楠的意思很明显,给他三天时间,尽力搓和他们,倒不是吹牛,就沈初盈那般的大明女子,丁毅两天时间绝对能拿下来。

  可他最近实在是太忙,那里挤的出时间。

  秦楠刚走,丁毅还没来的及召集手下诸将开会,徐敷奏便派人过来叫他。

  诸将都在练兵,他就带着两兵士,快马赶到旅顺口,两人在徐敷奏府里研究了一会,一道命令便从府上发向各部。

  下午大概现代时间十二时左右,全旅顺的兵马齐聚旅顺口,在旅顺口南的一处广场。

  这边是旅顺练兵场。

  往日东江兵一周一大练,大练就是全旅顺的兵马来操练。

  三日一小练,就是由各营自己组织操练。

  大练就在这块空地,大概有两万多平方,站密集点,可以同时练兵上万人,明军练兵说的好听,其实大部份根本没怎么练。

  丁毅的部队最远,距离旅顺口有二十几里,全军跑步赶到现场,也是最后一个到的。

  徐大堡部没到时,其余各部已经到了广场上,徐敷奏和丁毅,陈有时,毛永义都在中间点将台上看着,各部乱七八糟,有站的,有坐的,甚至还有躺着的。

  大部份兵士连鞋子都没有,赤着脚在那,衣服更是破烂不堪,兵器五花八门。

  队伍中更没有队形之说,总之大伙怎么站着舒服,就怎么站着,也没有上官去喝叱。

  整个看上去就和乞丐军,难民军似的。

  徐敷奏看的直摇头,来时就知道东江兵条件差,没想到条件这么差,一时有点后悔要留在这里。

  丁毅则不然,他在想着,这些东江兵条件如此之差,还敢与鞑子血战,这是大明之幸。

  可惜所跟非人,当官的不行,这些人将来要么战死沙场,要么跟着投降了后金。

  众将等了片刻,还没看到徐大堡的兵,毛永义阴阳怪气的道:“丁都司的兵马好大的架子,要让咱们各位上官等到何时?”

  徐敷奏脸色微沉:“南营兵马距离最远,大伙稍安匆燥,再等片刻。”

  以前旅顺只有两营兵马,这次分为四营,以东南西北暂简称,丁毅的兵马,称之为南营。

  陈有时是毛文龙义子,向来敬重毛文龙,毛被杀,他这几天心情都不好,看着徐和丁这两个袁的人,当然很不顺眼:“还要多久?要不,咱们先去吃个午饭,喝个酒再过来?”

  毛永义咧嘴就笑。

  丁毅抬头看了两人一下:“不若南营与两位游击换个驻地,以后,咱们可以集合快点。”

  两人顿时闭口不言。

  双岛那边环境最差,也没营房,关键还靠近海边,很难囤田,这两人当然不愿换驻。

  徐心想,还是丁毅能说会道,这班东江泥腿子,就要丁毅来对付才好。

  “来了。”突然徐敷奏身边亲兵眼尖,远远看到有人马来了,大伙齐齐看去。

  远处先是几个身影出现,接着密密麻麻,人越来越多。

  “1--21--121---1--21--1--21”

  赵大山右侧边跑边叫口号,全军两百多人整齐如一,哗哗有声,如一条长龙慢慢跑进操场。

  四周突然鸦雀无声,所有人目瞪口呆看着丁毅的兵马。

  全军脚步一至,动作整齐划一,人人挺直背腰,双目平视,扑面就是一股强烈的肃杀之气。

  特娘的,这才像是军队,徐敷奏看的心中大赞。

  他深深看了眼丁毅,没想到丁毅打仗厉害,练兵也这么厉害。

  想想也是,练兵厉害的人,自然能打胜仗。

  台上毛永义和陈有时原本看不起丁毅,眼下看到丁毅的马兵进场,一个个脸色大变,屏气宁神,眼珠都转不动了。

  下面那群泥腿子东江兵更是瞠目结舌,好多原本坐在地上的老兵油子,下意识的纷纷站起来。

  随着丁毅的兵马跑进场,很多东江兵纷纷后退,让出位置,人人脸上都是骇然之色。

  对面两百多人如同一个整体,那种震憾,是这些封建乱兵们无法相像的画面。

  “立---定。”随着赵大山最后的口令。

  叭叭叭叭,一二三四,跑步立定四步跑,最后一步右脚重重靠在左脚跟上。

  “砰”全场像爆炸似的,砰的一声巨响。

  所有人双手刷的放下,一动不动。

  嘶,操场上四五千人,听的全身一颤,无不骇然。

  “都有了。”赵大山的喉咙是真特娘的大,那声音几乎让现场四千多人都能听的清楚。

  “向前---对齐--”

  哗哗哗,四列纵队小碎步往前对齐。

  十几秒不到全部对齐。

  “向---右---看”

  哗,齐齐扭头。

  “向--前---看。”

  哗,再扭头。

  此时四周腿泥子兵和点将台的人再看,这四列纵队无论从左右前后怎么看,全部笔直如一条线。

  所有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如山一般。

  赵大山向前叩拜:“拜见都司大人,各位将军。”

  丁毅也没让他们学前世的部队,报告什么某某首长,某某部队应到多少人,实到多少人的。

  必竟在大明朝,有些东西能省则省。

  不过赵大山原本要先说各位将军,再说都司大人,必竟丁毅官最小。

  可现场这些大人都没在意这点细节,所有人被丁毅兵马进场的画面给震憾了。

  徐敷奏好半天才回过神,赶紧道:“好,好,好兵。”

  赵大山憨笑,起身,也站在边上,一动不动了。

  毛永义和陈有时脸色通红,和丁毅的兵比起来,他们的手下就是难民。

  这证明啥,证明他们不会练兵。

  传言说丁毅阵斩后金一个牛录,以前两人听着都当笑话听,必竟东江兵这里,每年上报斩灭后金几个甲喇的。

  但眼下看这模样,怕真有可能。

  就南营进场这阵势,当年赫赫有名的戚家军都做不到。

  徐敷奏和丁毅算一伙的,丁毅有强兵,他脸上也有光,这会喜滋滋的道:“所有的兵马都到了,按袁督师令,今天聚兵,是为了给各位发饷。”

  徐敷奏说完,赵大山大声对着徐大堡的兵马复述了一遍。

  边上还有其他各营找的大喉咙,站在各队前面,对各队复述一遍。

  这也是丁毅想出来的,必竟操场这么大,仅靠徐说的话,后面的人根本听不到。

  有部队长的,多的,会一边说一边往后面走,复述两遍后,再跑到前面来。

  人群顿时一阵骚动,兵士们都挺高兴的,也有人不敢相信。

  毛永义和陈有时脸色不好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