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81章 钱不够

第81章 钱不够


  接下来就是大练兵了,所有各营把总以下没队列训练过的军官,全部到训练司,由高为民三人训练,再分配回各营。

  其余的兵马由各司自己训队。

  丁毅前面一个多月,训练了好多班长级高手出来,于是整个营中每天都是121,各种口号,拼命的训练。

  丁毅现在也不管训练的事,反正有人去练,最多他去看看训练效果。

  他现在头痛这钱。

  兵马是多了,但是用钱的也多了。

  现在他手下兵马近两千人,每月发饷是两千多,加米石,至少五千,虽然军士的米由朝庭发,但这么多人每天吃喝也是钱。

  还有营地的大建设,军户的家属要给钱,非军户百姓也要供三餐,每月光开支就接近六千两。

  他原本手上有两万五,后来从袁那里要了些,秦楠那里两千两,军饷一万,差不多接近四万两。

  中间送人送了点,发了两次饷(还好那时兵马不多。)

  目前余下三万五千,也就能坚持半年,关键他下面要开始大建设,大花钱了。

  阮思青手上有五千多两,但那是做生意的,暂时不能动。

  所以丁毅现在一边要开始大建设,一边要开始赚钱。

  当天大部队会议开完后,丁毅留下后勤司,建设司,匠作局,海运司四个头头。

  营里现在除了兵马,能干活的14岁以上的,还有九百人左右。

  后勤司动员征用三百人,目标一是建设存粮仓库,然后是军营,再民宅。

  钟镇奴率先举手,三百人怕是不够,必竟干活的人,都是中年和妇女为主,青壮比较少。

  “你先干着,我会想办法,营外也可以征用,就是要花钱呀。”丁毅心痛,到营外征用旅顺其他民夫,那肯定要花钱的。

  “现在给两餐吃吃就行了,大人还给三餐,肯定有很多人愿意来的。”杜如海嚷嚷道。

  “能不花钱当然最好,那你们看着办,尽量征多点人,加快进度,冬天来临之前,兵士们都要有房住。”

  “诺。”钟镇奴马上保证。

  杜如海的建设司任务比较重,丁毅的双岛驻地,地形不好,又近海边,只有往北方向有大片可以种田的地方,但那边很多灌木,需要先砍伐,再深耕。

  丁毅曾骑马和杜如海转了几圈,就距离他们驻地,方圆十里之内,能耕地种田的,大概只有一万多亩。

  关键还有点散,东一块西一块。

  丁毅给他的任务是,在每一块新建一堡,百姓晚夜住堡里,白天种田,耕地,为南营兵马,种出一万多亩新田了。

  每堡附近都要打井,用来灌溉,建厕所收集肥料,保证卫生。

  所以南边靠海,打的井水也不能用,只能往北边去。

  但这样的问题是,他们的田块弄出来后,可能距离陈有时的营地更近。

  大伙提出这个问题,丁毅安抚大家,陈有时敢抢我们的田吗?

  我麦稻熟透了,凉他也不敢去。

  基本上不是军兵家属的百姓全部要迁到那边,以防止影响兵马训练。

  但种田的事不是短时间能完成的,先筑堡,打井,再耕地,然后才能种田,一切顺利,估计都要到明年夏季才能播种第一批种子。

  这还是建立在人手足够的情况下。

  杜如海被允许在本营征三百民夫,自然觉的不够,也要到营外征人。

  丁毅早在民夫中找了一批会种田的人,结合他自己在部队的经验,一致决定,先耕地。

  这个时间岛上闷热,不用盖房居住,有帐篷就可。

  大伙先耕地,把地里的石块,树根杂物全部起出,用来筑堡,耕地的同时在地边上找适合的地方挖井,挖出来的同样可以用来筑堡。

  然后用前世部队的经验,烧草木灰埋入新田中,用来肥田,初批的田来不及耕种,只能种菜。

  若种水稻小麦,则要秸秆还田不能用草木灰。

  前世他在部队,基层都要种田,用的最多的肥料就是草木灰。

  化肥尿素啥的,几乎很少用,每个连队的厕所就在田地边上,浇菜田用的肥料便是厕所中黄金宝物。

  丁毅完全照搬,要求田边都建有厕所。

  南营中更是有规定,所有军士白天都要到远处田边的厕所去,晚间就近上厕所,不得随便大小便,找抓到了就打屁鼓扣饷。

  开始有人怕跑远,也悄悄就近上厕所,或随地小便,被抓到打了两个人后,大伙就老实实的了。

  匠作局除了火器匠工,大部分工匠要先配合建设和后勤司的工作,盖房子,筑堡,建厕所,挖井等等,开始工匠都有点不够,因为全营都在动工,到处都在干活。

  好在南营工匠待遇高,外面的人也知道,丁毅还让人在旅顺到处宣传,没多久,就有其他会各种手艺活的工匠,百姓来投,大部份还是拖家事口,丁毅照单全收。

  搞的陈有时和毛永义三头两头跑徐敷奏那投诉,我营中工匠又跑了几个,兵甲器具都快没人修理了,很多军士还跑过去干活,无法练兵了。

  徐敷奏只好安慰,丁毅那边新建,急需工匠和人,他出了大价钱,人家当然跑过去,等他营房造好了,用不着这么多工匠和人,那些工匠和军人自然会回来,他难道一直用这么高的价钱,养这么多工匠和人干嘛?

  陈毛两人听的好像有道理,也拿丁毅没办法,除非自己肯提高营中工匠待遇,但他们,当然看不上那些工匠。

  可时间久了,不但那些工匠不回来,连其他岛上,甚至皮岛上都有人得到消息,偷偷往这边跑,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同时,丁毅对营地规划,民房建设,卫生条件也都有条条框框的要求。

  军营单独在里,民房在外,根据徐大堡巷战的经验,盖房子的时候,就是一幢一幢连在一起,形成五条连线。

  房子与房子之间,都有简易围墙相连,这样建好之后,天然就形成了五条巷子。

  双岛巷口空出两块地方,将来准备等人多了后,基建完成后,做来建筑两个棱堡。

  自从六月中旬丁毅的会议召开之后,整个双岛南营就变成一个巨大的工地场,除了兵士们在队列训练之外,到处都在干活,建设,热火朝天。

  这时丁毅发现真的是花钱如流水,原本三万五千两银子还指望支撑半年,现在一干起活来,发现可能三个月都支撑不住,到处都在用钱。

  特别是建设上面的人实在不够,以致于到了晚上后,军士不在训练,开始帮忙建设,也是让军士们习惯夜间的活动,防止夜盲症。

  这天晚饭,忙了一天的丁毅灰天土脸回到府上,感觉脑子里还有很多东西没有说出来,但今天说的太多,大伙也要消化一下。

  饭要一口口吃,不急不急,他也暗暗提醒自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