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86章 不简单

第86章 不简单


  沈世魁想了想,叹道:“岛上工匠不够,每日出产兵甲有限,与其堆积在那,不如先把初盈换回来。”

  “钱没了,铁没了,咱们可以再赚,铁料岛上还有很多,他有船也没有用,这边的商路都由咱们控制着。”

  陈继盛想想也是,只要能娶沈初盈,有沈世魁在后面支持,这些钱,早晚能赚回来。

  他以前最讨厌袁崇焕,眼下突然发现,这个丁毅,比袁崇焕还让人讨厌。

  “我总觉的,让姓丁在咱们东江总不是好事,得找个机会,把他赶出东江。”陈继盛咬牙道。

  他此时脑海里还想着当天袁崇焕斩杀毛文龙的场面。

  当时丁毅好像猜到他想干什么了,手握刀柄,紧紧站在他身后,逼的他一动不敢动。

  那是他陈继盛这辈子,最憋屈的时刻。

  “姓丁的不过小小都司,下次战起,派他去攻后金就是,他不是能打吗,看他能活到什么时候?”沈世魁献计。

  “等他死了,所有的东西,咱们全部拿回来。”

  “善。”陈继盛狞笑。

  他现掌毛文龙印,算是丁的上司,将来有的是机会派丁毅出去送死。

  ----

  阮文燕回到船上时,发现派来的六艘船已经快装满人了。

  阮思青召了两百多手艺人及工匠(其中有七八十家属,有些家属也会。)

  另有六百多身体健康的青壮男子,一百多妇女加儿童。

  加起来近千人,把六艘船装的满满,总计才花费一百八十两。

  丁毅来时,准备着每个人花一两银的,要是知道明末人口这么不值钱,也不知道是什么想法。

  当然了,他现在是付钱给东江兵,从东江带人走,也不算正式的买卖人口。

  像江南一些船过来,买长相娇好的小娘,一般要付三到五两银给小娘的父母。

  还有的父母不要银两,要跟着一起回江南。

  阮思青还告诉阮文燕,想去登州和江南的人,他一个都没带。

  有人甚至反过来出钱,想跟他们船去登州,他也没要。

  阮文燕点头:“还肯留在东江的,都是思乡很重,或者想和鞑子血战报仇的人,这才是咱们所需要的人。”

  因为沈世魁要给钱给船,所以他们也没立马走。

  按阮文燕的想法,沈世魁即要装铁,又要装银,估计最少要派三艘船跟他们走。

  于是又让阮思青再收了两百个青壮男子。

  中午,一艘沈的船先到了现场,然后有大批军民推着车开始装铁。

  下午三点铁装完了,又开始装银,果然又来了两艘船。

  沈世魁这时也到了现场,他爽快的给了阮文燕八万两银票,两万现银。

  五点钟装完后,阮文燕带着九艘船,一千两百多东江军民,离开了码头。

  沈世魁这才发现,有六艘船装满了离岛的军民。

  “那六艘船都是旅顺来的?”他问守军。

  “是的,都是旅顺来的,说是旅顺守将,徐将军派来,迁移部份军民到旅顺,缓解咱们皮岛的人口压力。”那守军也很聪明,把阮思青原话说给沈世魁听。

  缓解人口压力?沈世魁头一回听到这词,感觉莫名的新鲜,仔细想想,好像挺有道理的。

  尼娘的,旅顺拉走了我们的人,还要谢谢他?

  姓丁的脑袋,怎么长的?

  从阮文燕上门,和他们的船在这里拉人,沈世魁突然感觉这个丁毅有点与众不同。

  东江镇巅峰有上百万人口,现在大概还有二三十万,所有人分布在各岛上,但各岛都不想人太多。

  因为养人要费钱费粮。

  后来袁管控限粮,大伙更不愿自己下面有太多百姓,优先只让战兵们有的吃。

  所以饿死了好多民夫百姓。

  当时毛想让皮岛的百姓生分摊到各岛去,包括去旅顺,但大伙都不愿接受。

  没想到现在丁毅却抢着过来接收。

  而且他肯定能猜到,丁毅还花了钱的。

  他不动声色转身离开,来到岸边还没走的人群里。

  稍微打听了下,脸色更凝重。

  丁毅果然给了钱守军,但关键是,他优先挑选了各种手艺工匠,然后是青壮,至于为什么要挑妇女儿童,他真不理解。

  现在这世道,妇女和儿童,大伙无人愿意带着,青壮才是最重要最值钱的。

  可在丁毅眼里,手艺人居然最优先?

  他到底想干嘛?

  沈世魁是商人,之所以后来参军,当官,就知道大明朝,商人地位低下,所以他宁可冒着战死的危险,也要当兵。

  这想法和阮文龙是一模一样的。

  但大明朝的工匠地位,比商人还低。

  丁毅居然这么看重工匠和手艺人?

  沈世魁开始觉的丁毅这人不简单,表情也变的若有所思起来。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船队回到双岛巷口。

  丁毅在旅顺准备了人和物资,阮文龙亲自带队在等着他们,所有人一下船就吃了一顿热呼呼的浓粥,大白面馒头,加蛋汤,这让很多人第一时间充满了希望。

  吃完后,所有人在原地休息,很多人称机小睡了会,大概休息了一个时辰,天也亮了。

  岛里好多人涌出来,现场开始有点乱了。

  马上有人维持,不停叫大伙别乱:“排好队,不要乱,别吵,让小孩子别吵。”

  有人知道这是旅顺,有人不知道,大伙神情都很迷茫,因为又到了新的地方,也不知道这里能不能活下去。

  是的,对这些人来说,眼下活下去,是唯一的希望。

  船前的空地上,很快来了几拔人在等,都在大喊。

  “周得水和家属”

  “周得水和家属”

  “在,在俺在。”周得水马上带家属过跑出队伍。

  “先站着啊,等会。”

  所有人都排着队在等,大家发现对面先叫的都是工匠和各种手艺人,很快,两三百个工匠和手艺人,被人分成几队带走了。

  “都听好了,当过兵的站出来,到这边来。”

  “有家属的也跟着出来。”

  很快,人群里又走出一波。

  现场就有人登记,叫什么名字,家里几个人,当过什么兵,会用什么兵器,家乡是什么县的?有没有同乡一起过来的。

  这波人被带走了三百多。

  “愿意当兵的站出来。”这时又开始叫了。

  人群相互看着,有人很快站出来。

  必竟愿意留在东江的,很多和鞑子有血海深仇,皮岛的时候没当上兵,因为皮岛人实在太多,毛文龙可选的人太多了。

  “旅顺当兵有饷银,每月银一两,管吃饱,家属劳作有饷。”

  “不克扣,愿意当兵的站出来。”

  人群马上沸腾了,有人大声问:“带着家属也能当兵?”

  “可以,家属被征干活,同样发饷。”

  “不当兵呢?”有人也问。

  “被征干活,只管饭,不发饷。”

  “俺要当兵。”

  更多的人举手当兵。

  还有人问:“不当兵,不征干活,是不是不管饭饿死咱们?”

  “岛上人人都有活干,每天都征。”答道。

  大伙这才松口气,就怕没活干,皮岛那边,就没活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