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88章 回收饷银

第88章 回收饷银


  其他刚来的工匠,宋先生等也是一个个面露震惊之色。

  大伙刚来的时候,只想在这里能吃饱,活下去。

  宋哲本来是想去登州的,但在皮岛时,发现阮思青每找一个人,都要问对方想去那,而只要对方说想去登州,阮思青就不管了,所以他留了个心眼,说随便去哪,这才到了旅顺。

  现在看看,这旅顺好像也挺不错的。

  但是,周得水能熬盐,我会写字?有用吗?

  “先生叫宋哲是吧?”就在他胡思乱想时,丁毅却问向他。

  “学生宋哲,天启三年----”正想自我介绍下。

  丁毅挥手打断:“岛上缺教书先生,不知先生愿不愿意,每月饷银三两,米一石。”

  宋哲大喜,顾不得读书人的身份,抱拳:“但凭大人吩附。”

  丁毅在和众人说话时,阮思青正在问阮文龙。

  “父亲,丁大人为什么要先建这军民服务中心,还要卖货?”他是商人,有些不解。

  旅顺岛上都是穷苦人,就丁毅营中才发饷,大伙平时都吃不饱,那有钱买东西?

  阮文龙摇头,示意他别问。

  他心中对丁毅是五体投地。

  之前他也问过丁毅,为什么丁毅先要盖这军民服务中心,还交给阮家来经营。

  并且有很多要求,第一里面挑选年轻的小娘当营业员。

  阮文龙当时也不知道营业员是啥意思,后来才知道,就是伙计。

  第二东西都要摆放整齐,明码标价,各种东西分类摆放,里面地方也比较空旷,让人进来可以到处转转,还有可以休息的坐椅位置。

  第三有会员制,军官就是会员,买东西有优惠。

  等等,丁毅还专门写了一堆给他看,虽然丁毅的字写的不怎么样,但阮文龙看过后,也觉的很有想法,这种店要是盖在江南大州,一定很赚钱。

  但听到丁毅最后的说法,阮文龙彻底服了。

  “本官每月支饷数千银,长此下去,可能会入不敷出,而且军士们积攒这么多银两,在旅顺很难花出去。”

  “咱们盖商场,盖酒店,盖澡堂,军士百姓想买东西,想改善伙食,想泡澡,正好在咱们的商场,咱们的酒店里消费。”

  “只要稍微提高点利润,咱们发出去的军饷,又重新回到咱们口袋里。”

  “他们钱花完了,想赚更多的钱,就要立功升官,想立功升官,自然就要拼命打战。”

  “明朝的官员们,只知道克扣军饷,被兵士们辱骂也不怕,真正上了战场,谁肯替他们卖命。”

  “这就是大明履战履败的原因之一。”

  “咱们想兵士手中的银两,可以用其他办法拿过来嘛,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消费掉?何必要克扣?”

  阮文龙听完,彻底拜服。

  他后来同样和阮思青一说,阮思青听的也是五体投地,丁大人的脑子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样。

  这叫回收饷银?

  -----

  次日中午吃过饭,丁毅在房间里等了片刻,秦楠带着沈初盈进来了。

  这两天每天晚上都是三人一起吃,中午丁毅一般和军将们一起吃。

  而晚饭丁毅都要说些故事和两个小娘听,沈初盈似乎习惯了这种日子,隐隐好像有点舍不得离开。

  秦楠把她带进来后,便带着两个侍女转身离开了。

  房间里突然就余下沈初盈和丁毅两人。

  换成以前,她肯定要好此紧张,脸红耳赤,甚至想退出房间。

  但是今天,她心里居然有点欣喜,暗暗的高兴。

  她静静的站在原地,微微抬起头,大着胆子看向丁毅。

  丁毅也在注视着她。

  今天沈初盈没穿素色的衣服,头上还插着珠花。

  薄薄的碎花裙贴在她身上,前襟被撑得高高,这便形成了很好看的弧线,丁毅可以想像到,隐藏在这衣裳下的雪白,定然是能让大部份男人沉醉和迷恋的。

  珠花鲜红,像她的脸蛋一样明艳动人,她站的身姿笔直,似亭亭玉立的少女,仅从她精致秀丽而年轻的脸上,很难想像她是个已经嫁为人妻三年的妇人。

  丁毅看着她的眼睛,慢慢走过去。

  刷,沈初盈突然脸色通红,呼吸也急促起来。

  她似乎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的侵略性,但是,她的心里,居然有些隐隐的期待。

  我不是个放荡的女人,她心里默默的提醒自己。

  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丁将军。”她声音颤抖起来,身体也似在颤抖。

  这可是大白天。

  对明朝的女人来说,这并不是适合做某些事情的时间。

  丁毅走到她面前,一把抓起她的双手。

  嘶,沈初盈紧张的差点窒息过去,动人的小脸上一片通红,她的心脏也扑通扑通疯狂跳动。

  但她终究还是没有声张,也奇怪的没有后退和缩手。

  丁毅握着她的手,能明显感受到她身体在颤抖。

  他眼睛拼命用了下力,隐隐变的有些湿润。

  他声音浑厚,真挚,因为说的缓慢,听起来极有情感,且温柔:“那日初见小姐,便惊为天人。”

  “当晚辗转,彻夜难眠。”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沈小姐,若是能早几年认识你,该是多好的事啊。”

  丁毅说罢,轻轻的捏了下沈初盈的小手。

  她的手又柔又滑又是温软。

  沈初盈直接就哽咽了,虽然嫁人三年了,她也不过是个十九岁的明朝小娘,那里经的起这么火辣的告白。

  她脸上梨花带雨,抽泣哽咽:“奴家残花败柳,待罪之身,那敢当将军,如此厚爱。”

  “若是,若是---早几年遇见将军---该多好---”

  丁毅大喜,二话不说,一把将她搂在怀中。

  嘶,沈初盈差点幸福的要晕过去。

  从来没有感觉到原来男人的怀抱也可以如此温馨厚重有安全感。

  她颤抖着身体在丁毅怀里,一动也不敢动,拼命的享受这一刻。

  此时丁毅的声音在她耳边,呼吸掠过她的耳垂,男人的气息让她全身滚烫,身体发软,几乎站都站不住,完全靠丁毅搂着她才能站稳。

  “给我一年时间,我向天发誓,定娶你过门。”

  沈初盈激动的拼命点头。

  片刻之后,她缓缓离开丁毅怀抱,满脸疑惑,有点羞涩的道:“为何要一年时间?”

  “我已派人见过你父亲,你父亲说,要把你嫁给陈继盛。”

  “啊。”沈初盈捂着嘴惊叫。

  数秒钟后,她满脸羞红,哭道:“为何他都不和我商量,又要把我嫁人。”

  这两天每天被丁毅洗脑,听故事,沈初盈脑子里都想着自由恋爱,什么父母之命,早被抛到脑后。

  “盈盈莫急,我自有办法。”丁毅安抚她。

  沈初盈听丁毅叫她盈盈,脸更红了,心中很是欢喜。

  “你信不信我?”丁毅此时伸手,抚起她的小脸。

  沈初盈羞涩,眨着明亮的眼睛,重重点头。

  “你记着我下面所说的话,回去后,按我所言,说与你父亲听。”

  “你父亲聪慧,定会慎重考虑。”

  “奴家,都听将军的。”沈初盈温婉道。

  “还叫我将军?叫我丁大哥。”

  “丁--丁大哥。”沈初盈甜甜的笑了,她眼中还泪,这下笑起来,甜中带苦,有种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丁毅猛的拦腰把她抱起。

  “啊”她娇羞惊叫。

  扑通,丁毅坐在身后的凳子上,她整个人便倚偎在丁毅怀里。

  她像受惊的小兔,缩在丁毅怀里一动不敢动。

  “你回去这般说,好好记着----”

  沈初盈认真的听着,突然脸色一红。

  “丁大哥--”你的手?

  话到了嘴边,终究没说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