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89章 国之重器

第89章 国之重器


  半个时辰后,丁毅,秦楠,阮文燕,阮思青,沈初盈几个人一起到了码头。

  他先看了沈世魁送来的千料商船,果然威武,心中狂喜。

  阮思青他们也高兴,因为他们现在又多了一条船。

  沈家一个家将向丁毅抱了抱拳:“丁都司,没什么事的话,我要带小姐回去了。”

  沈初盈回头看看丁毅,红着脸浅浅施礼,转身跟着侍女上了另一条船。

  “沈小姐身体有点不舒服,还请你一路好好照顾。”丁毅一挥手,阮思青递上一个十两的大银锭。

  那家将愣了下,但也不拒绝,马上拿了,脸上也挤出一丝笑意:“多谢丁大人,丁大人放心,卑职会照顾好小姐的,告辞。”抱手施礼而去。

  皮岛的船很快开了,沈初盈悄悄走上船头,只见岸边丁毅身躯伟岸如山,一直站在高处,脸朝着自己这面,深深的盯着自己。

  两人距离越来越远,越来越远,她的心好像却还在对岸。

  眼看着对面身影已经化为黑点,仍然一动不动,沈初盈的心瞬息就化了。

  她泪流满面,挥着手对着岸边拼命的摇动,拼命的摇动,也不管丁毅能不能看到。

  岸边,丁毅还站在那,脸上一副依依不舍的表情。

  也不知过了多久,身边一声轻咳,秦楠的声音悦耳无比:“丁将军,沈姐姐的船已经看不见了呐。”

  丁毅恍然醒悟,脸上慢慢挤出一丝笑容:“走,俺们,也上船。”

  他带着众人走到另一边的码头,码头边站着几个亲信。

  赵大山,宋飞,张经等人都在。

  “我走之后,你们照我的安排继续做好手中的各项事务。”

  “诺。”大伙齐齐应了声。

  丁毅向众人点点头,转身带着秦楠上了船,阮文燕,阮思青跟随,另有亲兵路超,带十名亲兵跟随。

  四条船全部都走,新加入的商船被命名为旅顺号,船员有部分徐大堡军士抽调,(因为徐大堡的兵以前大部份都是张成的水师,另从这次皮岛接受的人里找了几个当水手。)

  四条船出海后,将分两路,阮思青带三条船去皮岛,继续买人,在陈继盛稳定局面之前,尽量多带点人过来。

  丁毅和旅顺号这条最大的船,将带秦楠去登州,阮文燕陪同。

  丁毅正在和阮思青吩附着事,赵大山已是哽咽出声:“大人,早去早回呐,咱南营,不能没有你。”

  丁毅白了他一眼,没理他,又把宋飞,张经,叫到面前,各自吩附了几句。

  最后看着赵大山道:“我和宋飞说了,到时你两一起干这事,以你的智慧,加上宋飞的老练,应该没啥问题。”

  赵大山听的憨笑,俺那有智慧,都是跟大人学的,一脸娇羞。

  四艘船很快离开岸边。

  张经奇怪问:“大人让你两干嘛?”

  赵大山一脸憨笑:“俺也搞不懂,你比俺聪明,你先想想,大人又要成立情报司,还让俺们在新来的人里找人。”

  “还让俺们去找阮先生去。”

  张经表情古怪:“又多了个情报司?”一脸羡慕。

  不过他是聪明人,丁毅没和他说这事,他便不打算再问。

  赵大山和宋飞很快结伴往营地走,发现到处都是人头,到处都在干活。

  这次新来的一千多人,除了儿童之外,都被分配干活去了。

  其中大概有七百多人,是准备当军人用的。

  但丁毅现在也不需要这么多兵,以搞建设为主,所以所有人到了旅顺后,都去干活。

  那七百多人,每天早上起来要跑步,做体能,然后吃早饭,干活,下午和晚上,还要跑一次,做体能,每天抽其中一百人轮流训练队列一次,其余的人,都是干活。

  必竟基础建设,是现在旅顺南营最重要的事。

  两人找到阮文龙,阮文龙很快拿出几张纸。

  “你们不识字,丁大人让我配合你们,我是现在念给你们听一遍?”阮文龙道。

  宋飞和赵大山目瞪口呆,丁大人直接和我们说不行吗?还要写出来?

  不过他们马上点头:“念吧。”

  阮文龙点头:“情报司的功能和作用,训练细作,安插细作,排查敌国细作,了解调查敌人经济,军事,文化,地理,民事,各种情况,绘制地图,学习贴身近战,剌杀---”

  两人听了一会就头大,太多了,也不知道丁毅什么时候写的。

  “停停停,这么多?还有多少?”宋飞惊叫。

  赵大山也咧嘴:“丁大人,什么时候写这么多?”

  阮文龙郑重其事道:“你们每晚睡觉了,丁大人就把我叫来,他口述,我来写。”

  “已经,写了一个月了。”

  当然,丁毅和阮文龙,不止只写了这个,还写了步兵和铳兵操练法典,等于是队列训练编成教材,以后要全军推广用。

  “这么多俺们怎么记?”宋飞头痛。

  赵大山一脸认真:“记不住也得记,阮先生,你慢慢说,俺们先大概听一遍。”

  “你们要好好学的,可以边学边试着干。”阮文龙一脸凝重:“丁大人说,情报司是咱们最重要的部门,关系着咱们南营生死存亡,是国之重器。”

  阮文龙说完,又加了句:“丁大人身边,就你们两人,最有资格,也最值得信任,可以学习这个。”

  这下宋飞和赵大山也是一脸凝重,果然咱们还是丁大人最心腹的。

  ------

  两日后的上午。

  营中某个角落,三十多个年龄不等的男子被召集到一处,大伙围成一个圆圈,里外两圈,每圈二十多人,坐在原地。

  吴东三十岁左右,皮岛来的辽民,昨天上船前被登记了,晚上也没被派去干活,当时在岸边还举手报名参军的,但并没有被选中,今天一大早就到了这里。

  他疑惑的看向四周,马上发现几个熟人。

  同乡吴国春,隔壁村的朱刀儿,现场三十多个人,到有两个熟人在,而且都是和他一样在皮岛来的。

  “东子。”朱刀儿本坐在他对面,看到他后就跑了过来,和他挤在一起。

  吴国春也马上坐过来,三人坐在一起,面面相觑,都觉的奇怪。

  身边其他人也有熟人,很快都在换位置。

  听着口音,大伙发现好像都是老家金州附近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