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90章 运动

第90章 运动


  一会功夫,张经,赵大山,宋飞,阮文龙,带着一队兵过来了。

  众人一看,下意识慢慢安静下来,齐齐看着他们。

  张经轻咳两声,笑道:“欢迎兄弟来到旅顺,俺是千户张经。”

  “拜见张大人。”有人开始磕头。

  “不用拜,咱们旅顺南营不兴拜。”赵大山嗡声嗡气道。

  众人当然不管,先拜了再说。

  张经也不急,享受了下上官的感觉,这才慢慢道:“下面从这边开始,自己报下名字,家乡,村名。”

  张经正好点到吴东。

  吴东犹豫下,站了起来:“俺叫吴东,金州小吴村人。”说完站在原地,也不知道有没有说错。

  张经点头,示意他可以坐下。

  吴东赶紧坐下。

  轮到吴国春站了起来:“俺叫吴国春,金州小吴村人。”

  “你两认识吗?”张经问。

  “认识,当然认识。”两人异口同声。

  张经点头。

  接下来现场的人纷纷报名字,村名。

  有少量人都有同村,熟人,也有没有的。

  很快站起来一个三十出头的汉子,他憨笑了下:“俺叫牛二,金州南关堡村的人。”

  他说完就想坐下。

  “你等下。”阮文龙手上拿着个纸,叫住这人。

  牛二脸色微变,缓缓站起身,脸上还挂着憨笑。

  “刚才谁还是南关堡村的?”阮文龙问。

  马上前面有人站起来:“俺是。”

  “你两认识不?”

  “不认识。”那人摇头。

  牛二还在笑,但眼神有点慌。

  “你两年纪差不多,又是一个村的,为啥不认识?”

  “俺---长年在外---很小就出去当兵了。”牛二赶紧道。

  阮文龙冷笑:“我这里登记的,是你在皮岛上船时说的,你说是金州小牛村的人,金州有小牛村吗?”

  刷,牛二脸色大变。

  没等他反应过来,赵大山冲上去,一脚踢在牛二档下。

  “啊”牛二惨叫,马上两个兵士冲上去,狠狠压在地上,反剪双手把他捆起。

  四周众人纷纷摇头,好像没听过有小牛村。

  这里全是金州人,没有一个听过有小牛村。

  “说不说实话,不说,我们就直接砍了。”宋飞狞笑:“宁杀错十个,不能放过一个。”

  “铮”张经拔刀。

  “不要,不要杀俺,俺是被逼的呀。”牛二当场痛哭,终于承认了。

  他果然是鞑子奸细。

  之前在皮岛上船,阮思青问他,他随口报了个金州和没有的村名,因为他根本没想到,对方还会核实。

  以前的明军,谁会这么搞?

  毛文龙根不懂这些,那会去一个个核实家乡,村名。

  等到今天被召集到这里,他发现情况不妙,赶紧报了个真实的村名。

  但仍然没用,还是被识别出来。

  他哭着大叫,说妻子和女儿都在盖州,被逼着出来干这个的。

  张经带人拖着把他带走。

  余下的人面面相觑。

  赵大山这时笑道:“大伙别慌,那是奸细,和你们无关。”

  “来来,都说说,鞑子在你们家乡,都干了啥事,逼着你们都背井离乡的。”

  他和宋飞也盘腿坐下,和大伙坐在一起。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吴东一咬牙,大声道:“俺那天正好和俺爹出去打猎,回家后发现村子几乎被屠了,鞑子骑兵经过,见人就杀,俺娘俺媳妇,全被狗日的鞑子所杀,俺----俺当时就想和他们拼了--后来,听说毛帅杀鞑子,俺--俺-就逃去皮岛了---”

  吴东说着,突然就大哭起来。

  过去的这段历经,他已经很久没想了,但今天突然让他说出来,他马上回想到过去悲惨的经历,忍不住痛哭。

  赵大山和张经对视一眼,率先大骂:“狗鞑子,咱们与他们誓不两立。”

  张经怒不可竭:“不杀鞑子誓不为人。”

  “杀鞑子”宋飞厉声大叫。

  百姓们纷纷捏紧了小拳头,脸上露出忿恨之色。

  接下来大伙相继开口,有人是听到风声提前跑了,带着家人跑的,还算好,没被杀全家。

  有的曾经是金州卫卫所军户,和败军一起逃向皮岛。

  总体听下来,有一大半人的家人或亲朋,曾经被鞑子所杀。

  有些人说着说着脸露恐惧之色,有些人表情愤怒,怒火冲天,若身边有鞑子,估计当场就想一刀砍死他们。

  赵大山张经宋飞三人不停在边上鼓动,换成我,必与鞑子同归于尽也要报父母之仇。

  儿子都被杀了,我还活个屁,定要与鞑子同归于尽之类的话。

  引的四周百姓纷纷问候鞑子祖宗八代们。

  他们一边说,阮文龙一边在边上记着。

  这以后,南营中每天都有各种同乡会。

  辽民们由各家乡的汇聚一团,坐着回忆自己的事情,说说自己对鞑子的看法。

  开始,只是从皮岛来的被组织起来。

  后来赵大山又把旅顺征来的兵马中的辽人,也组织起来。

  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在旅顺南营展开了。

  ------------

  最近不是东南风,从旅顺到登州用了近一天时间。

  丁毅的旅顺号到登州时,已经是次日上午九点多。

  大明朝在永乐七年(1409年),在登州府(今蓬莱市)设登州水师营,管登州、青州左卫、莱州三卫,以及福山、奇山等千户所。

  登州卫的管辖范围,约在山东半岛正北海面,也就是从蓬莱到威海一带的黄海海面。

  登州营与即墨之间的海防,由明宣宗在宣德四年(1429年),设文登水师营,管成山、靖海、威海、宁海四卫,以及百尺崖、金山、海阳等千户所。

  如此,则山东沿海的三大营连成一线,可保山东海岸线的安全。三大营的指挥权,由山东巡抚和登莱巡抚共同负责。

  一个省两个巡抚还是比较少见的,登莱巡抚是天启元年设立,第一任巡抚为陶朗先。

  第五任孙国桢巡抚之后,崇祯皇帝停设了登莱巡抚,目前让袁崇焕代掌登莱军政事务。

  丁毅这旅顺号是千料大船,刚在登州巷口靠岸,便有当地税课司小吏带着人上船。

  三人看到丁毅时也愣了下。

  丁毅没穿官服,但气势不凡,不怒而威。

  身后十名兵甲,皆全副武装,不但有刀盾,还有枪铳。

  他们穿着统一的明军鸳鸯战祅,这鸳鸯战祅由纯布料制成,还是丁毅让营中的妇人,按明军式样最近赶制了几十套新的,由他的亲兵先一人配一套。

  因为是新的,加上他亲军的威仪,倒也很有气势。

  路超声音洪亮,大声道:“我家大人,有军机要务与张总兵相商,希望你们不要声张。”

  小吏三人面面相觑,很是尴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