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95章 粮战(中)

第95章 粮战(中)


  中午起,各种谣言在登州各处涌起,人们开始还不信,然后跟到米铺一问,很多米价涨到四两以上,而且限量供应。

  而且建奴那边涨到几十两一石,登州这边也是有人知道的。

  这么想想,登州粮价上涨,也是正常。

  于是很多店铺直接关门,说没米了。

  一时登州百姓人心慌慌,众人争相抢米。

  越是这样,米铺越不敢卖,米价也节节上涨。

  五两,六两,两个时辰不到,涨到六两。

  随着更多的米铺关门,老百姓们都急了。

  建奴都涨到几十两一石了,咱们要赶紧买。

  正在大伙围着一个关门的米铺叫嚷时,人群中有人道:“我知道有个地方,才卖四两五钱。”

  “在哪?”

  “带我们去。”

  很快,登州城四面八方的人涌向秦楠家以前的铺子里。

  现场好多乞丐青皮当托,拿着小袋的米大叫:“抢到了,抢到了,才四两五钱啊,真是偏宜。”

  然后开开心心拿着报酬离去。

  百姓蜂涌而上。

  “俺要十石。”

  “啊呀,限量卖的呀,俺们掌柜说,人人有份,客管你不能买太多。”

  “俺出五两,不,六两。”

  “这样啊,那好吧。”

  后面马上有人大叫:“老子要二十石,快让开,老子有的是钱。”

  人群里有托,丁毅和秦楠都在当托,秦楠父亲负责卖米。

  大家相互衬托,引的百姓纷纷抢米。

  丁毅当然赶紧出货。

  其间有衙门小吏带兵过来责问,丁毅过去把身份一露,还有军士带甲在边上,小吏瞠目结舌,又拿了丁毅五十两银,默默的转身就走了。

  其实上午大概现代时间八钟的时候,登州大户卢作山就收到消息了。

  卢作山是登州最大的地主,他爷爷和父亲都是朝庭命官,父亲在登州知府位上退下,仗家里的权势,三代人到处收刮、吞并、强占等,现在家里拥里良田一万三千亩。

  是整个登州拥有田地最多的大户,每年实收粮米两万多石,在城中还有自己的粮铺,吃不完的就卖。

  平时他的粮铺里存放粮米三千石到四千石,基本能卖一个月左右。

  不料今天早上就有人来报告,有人想把他们的粮全买了,出价一两三。

  卢作山当然不以为然,仗着家里存粮多,淡淡的道,谁要这么多?

  听说是东江镇的大兵购买军粮。

  卢作山笑道,东江镇有钱的,你告诉他们一两五就卖他三千石。

  手上很快回来汇报,对方答应了。

  卢作山一愣,只好硬着头皮卖了三千石。

  此时他米铺里已经没什么米,便打算让人从仓库里运点来。

  但很快听到消息,有人到处在收米。

  他的人离开登州,到登州城外的一个农庄堡子里,又拉出两千石。

  等回到登州已经是下午一点多,到了米铺更是大惊失色。

  米铺外面全是人,他们的米差点运不进去,老百姓都抢着扑过来。

  卢作山赶紧让人拦住,拼命拉了回来。

  原来这时米价已经被炒到三两多。

  但卢作山岂肯这么偏宜卖,他已经感觉到上午卖亏了,而且有波人在城里故意炒米价。

  炒就炒呗,我米多我怕你毛?正好也赚点钱。

  “四两一石,现在四两啦。”卢作山立刻再涨。

  百姓们大骂,但仍然有人买。

  这时人群里突然有人叫道:“隔壁李家铺子,卖到五两了,赶紧买吧。”

  卢作山一听,这还得了,五两,我也是五两。

  很快,他派出去的人又回来,说别人六两了。

  他接着又涨到六两。

  但人就是这样,越是涨越是要买,老百姓还是要抢。

  卢作山感觉不对劲,有人在故意炒做。

  他马上赶紧让人出城再拉五千石进来,要把米价打下去。

  手下人奇怪的问,为什么要打下去?咱们也跟着炒起来不好吗,正好大赚一笔?

  卢作山摇头:“这种炒作很快就会停,最多一两天,对方卖完货,米价就会跌回去,咱们的米在城外,运进运出的时间太长,不能偏宜他。”

  “不能让他出货,咱们立刻把米价压下去,他收的大量货出不了,最后也只能低价卖出来。”

  于是卢作山在门口宣布,大伙不要慌,我们卢家有大量的米,今天只卖二两一石,等着,等我们去运米。

  老百姓一听有二两一石的,当然愿意等,于是大量老百姓汇聚到这边,等卢家运米来。

  “哼,让那炒米的赔死,我看他二两卖不卖?”卢作山洋洋得意,因为炒米的后来都是三两四两的收,而他二两还能赚,所以他觉的炒米价的肯定要赔死。

  就在他的人出城之际。

  路超带着八名亲兵已经来到卢作山的城外山庄外面。

  “路头,就是这,俺跟着他们取粮的人来的,这里就是卢家储粮的地方。”

  “里面有多少人知道不?”

  “不知道,但看起来防守不是很严。”

  “登州比较太平,没什么兵匪乱,但是我们还是要小心点。”

  丁毅给他的任务是不要让卢家大量的粮米进城,压低他好不容易抬起来的米价。

  他们埋伏在路边,很快等到卢作山取米的马车队伍,一群人有三十多人,但乱哄哄的全是普通老百姓,青壮才一半,拿着简易的刀枪兵器,和流民军差不多。

  估计在登州没遇到过什么劫匪。

  他们进入庄子后,不多时,一辆辆马车开了出来,上面堆满了粮米。

  足足五千石粮米被推了出来。

  “来了来了,拿家伙,上火药。”路超狞笑,拿出布巾绑在脸上,只露出眼睛,其余众人纷纷学着。

  有亲兵一愣:“路头,丁大人不是说,把他们拦住就好,别让有米进城?过了今晚就行?”

  路超瞪了他一眼:“这种大户,吃的都是老百姓的血才能肥成这样,跟他们客气啥,抢了再说。”

  “。。”亲兵们无语。

  “丁大人要骂,我来扛。”路超怒道,挺身而出。

  众亲兵只好跟着。

  九人一涌而出,拦在路上,对面先是吓了一跳,接着仗人多,哗啦啦,拦在马车前:“你们干嘛,知道咱们是谁家的吗?”

  路超伸手从一个亲兵手里拿过铳,大声道:“你们好大胆子,把城里的米价炒这么高,老百姓们买的起吗?”

  说罢点火,抬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