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96章 粮战(下)

第96章 粮战(下)


  嘶,对面吓的魂飞魄散。

  “跪下不杀。”砰,路超一铳打在一个拿刀的腿上,那人当场惨叫倒地。

  其他人那见过这场面,人多也没用,纷纷扔下兵器,赶紧跪下,有人还想逃。

  砰,有亲兵直接一铳打在他腿上,顿时其他人不敢逃了。

  路超留六个人,押着部份年纪比较大的人,拉着这五千石粮米回登州,但这次不是去卢家米铺,而去丁毅那边。

  丁毅在铺子里等到五千石粮米过来,得知是路超抢来的,当时表情怪异,不知是该骂还是该笑,但路超回去后也老实,自缚双手,跪着求罚,丁毅当时破口大骂,还说要拉出去砍了,更哭着说对不起百姓,岂能抢百姓的粮,众兵和阮文燕都跪下求情,最后打了路超几十棍,丁毅含着泪,收下了这五千石粮。

  这是后话,再说路超这人,胆子超大,抢完粮后也没算,他带着另两人,押着青壮们回卢家庄。

  有人带路,顺利叫开庄门,三人就这么冲进去。

  里面都是卢家的家仆百姓,还有很多妇孺,有两个想抵抗的,路超毫不犹豫一铳一个打过去,也不打要害,打到腿上,对面就跪了。

  立马震住全场。

  进去后一看,这卢作山家里,还储着两万多石。

  “尼娘的,这么多粮。”路超大骂。

  皮岛这两年饿死不知多少辽民,而这时期明朝各地的大户们,家里的米都快放发霉了。

  “烧。”路超也不客气,带着人一把火,直接就这里的粮仓给点着。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全登州都知道最大的粮商卢作山家里被烧了,一点存粮也没有。

  围在卢作山铺前等着买二两一石米的老百姓更是一窝蜂的散了,纷纷跑丁毅这边来抢粮。

  粮价涨的更高了。

  到晚上六点多的,丁毅的六万石粮米几乎快卖光了,只余下五千石(路超运回来的)。

  阮文燕看的大急,怎么全卖了,旅顺那边还挺缺粮的。

  丁毅哈哈大笑:“不急,下回咱们再来,这米价怕不要一两六了。”

  当晚众人全甲带身,也没敢睡。

  第二天一大早,丁毅带着余下的粮米和银两,回旅顺了。

  走前,他在秦楠新的店铺留下银两一万,让她以后在粮价低谷时,分批少量的囤集进购。

  一天之内,丁毅左手进右手出,最后带着五千石粮米,二十六万两银子回旅顺。

  足足把资产,翻了一倍多。

  阮文燕看的五体投地。

  提议丁毅去其他州府再试。

  丁毅摇头。

  登州这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而且靠近海边,粮米以海运进口为主,所以能试一次。

  江浙等地,盛产粮米,丁毅的钱再翻十倍,恐怕也很难炒作。

  更有些大城,比如济南,还有番王在,家里的粮米,怕有几十万石,根本炒不起来。

  像当年的首辅徐阶,家里有粮田几十万亩,仓库里一百万石都能拿出来。

  所以明末的时候,像登州这样的小城市可以炒一炒,稍微大点的地方是行不通的。

谷</span>  而且这种事难得做一次,有机会成功,再想复制,就比较难了,必竟大明商人,也都不是傻子。

  他能成功,因为时间够快,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所有的事情,都在一天之内完成。

  如果拖延下去,必有大户人家,出来干涉反击。

  另一个就是路超这混蛋太狠,一把火把卢作山家里给烧了两万多石,卢作山就是想降价也没米了,这把火的效果很好,让登州的粮价又涨了一些。

  当然了,丁毅最后卖的也是越来越偏宜,总之超过自己收购价就好,就是为了速度出货。

  等登州的其他富商米商们回过神来,他已经出完货走了,别人想反击,也无处下手。

  六月二十日,丁毅回到旅顺,当天下午,朝庭的赏赐也同时到了旅顺,也算回来的巧。

  丁毅因徐大堡战功,署千户,实充守备,各部下俱是按袁崇焕当日所说的得到升迁,全营兴高彩烈。

  各人都得到新的官服,腰牌,印章等物。

  另有朝庭赏银六千两。

  这银子让大伙开心之后又怒骂起来。

  按斩首每及五十两计,至少一万两以上。

  没想到经过层层克扣,到手只有六千两。

  与这些赏银到的,还有朝庭给旅顺的军饷。

  现在东江镇的军饷当然全是粮米,发饷还不是月发,有的是几个月一发,有时是一月一发,之前袁针对毛时,大半年没发,差点把皮岛上的人饿死一半。

  眼下袁把毛斩了,又有自己人上岛,一次性从朝庭请来半年的粮饷,把之前的都补上。

  旅顺实际守兵现在是五千三百,上次徐敷奏和丁毅上报七千六,这次核实批复六千四。

  丁毅南营实际有兵一千五,徐敷奏给他的饷是一千人。

  因为之前当着旅顺四营的大伙说好的,他兵马再多,也是按守备级别(1000人马)来给。

  兵士每人八斗,军官另计,加起来差不多平均到每人一石,半年就是六千石。

  这样加上丁毅刚带回来的五千石,和原有的,他现在手上有一万两千多石粮,短时间是不缺的。

  丁毅马上召集所有总旗以上开会,总结这段时间的得失。

  会上各司各部向他轮流汇报了情况。

  丁毅不在这几天,阮思青又去了一趟皮岛带回来四百多人。

  因为陈继盛大怒,已经和毛一样,不准皮岛人口外流,当天差点还提兵要攻打阮的船。

  好在阮跑的快,但从此也不敢再去了。

  目前丁毅手中常日训练的兵甲近1900人,其余将来能当兵的青壮1200多人,这1200多人,加上另近900名妇女和中老年人,两千多人是南营的建设大军,还有各种工匠艺人约200多人。

  这么算算,他治下目前超过4200人,远远超过一个都司能管的人数。

  这4000多人每天吃粮就30石(查了些资料,有150斤,也有180斤,这里按180斤算,因为明朝一斤差不多相当现在600克。),兵甲还要发粮,丁毅手上的粮,也就够他们吃一年多。

  好在他现在银子多,手上有近26万两,暂时倒也不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