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99章 炭火炼钢

第99章 炭火炼钢


  李忠义沉默了片刻,双眼随即放光,喜道:“大人真是厉害,这等法子都能想到。”

  边上跟着的魏继业和王卫忠都是用铳的高手,两人对视一眼,齐声道:“这样又能省不少时间。”

  “而且方便携带。”

  戚家军那样的,带五十几个竹筒已经是极限,身上都挂满了。

  而用纸筒,带一百个都占不了竹筒的地方。

  关键是又提升了速度,以王卫忠,魏继业这等用铳的高手,完全可以达到一分钟一发的速度,如果再能有足够的弹药和铳给他们练习,将来两分钟三发都没问题。

  之前在徐大堡,丁毅弹药不多,铳不多,不敢给他们放开练。

  眼下,他有的是钱,有的是弹药,还要大量制铳,当然敢给他们练。

  看过火药和打靶后,丁毅又带着大队人浩浩荡荡去制铳的地方。

  大伙跟在丁毅身后,都在议论纷纷。

  今天几乎营中重要的中层以上都跟着丁毅转,大伙现在只有一个想法,丁大人好像什么都会。

  无论民事军械,建筑,种田,无所不能,什么都能说上几句,而且能说到重要的地方。

  大伙对丁毅是越来越佩服,越来越敬重。

  火器部专业制铳的现在有十八个工匠。

  他们分成两波,一波十人制铳管,一波八人制零件,每人制的零件不同,但要求每个标准都一样,合格的有赏,不合格的要罚。

  还有学徒工帮忙,比如铳管的前期,可以有学徒工做,中后期精度要求高,可有工匠们亲自动手,这样也能省不少时间,多出人手。

  说到制铳,李忠义就是行家了,他兴致勃勃的向丁毅介绍。

  “咱们按大人所讲,统一标准。”

  “全重皆要求在七斤,误差不能超过一两。”

  “长为六尺五。”

  鲁密铳的铳管,本来越长愈妙,威力强,射程远,杀伤力大。

  水师营原来的鲁密铳铳管,皆达到四尺五六寸。

  但丁毅发明了颗粒火药,强化了火药的威力,提高了射程和杀伤力。

  李忠义便把铳管定型为四尺。

  眼下都是以钢铁片卷制而成,再由大小两管贴切套合,前期打制钢铁片比较简单,可由学徒工做,中期精修,贴合,磨打,便由工匠们来干。

  李忠义牢记丁毅的要求,牢抓质量,每根铳管出来,都称重,量壁厚,量长度,保证误差到最小,特别是壁厚都要达标。

  明军的铳会炸,就是因为工匠们待遇不好,制造粗烂,壁厚不均,接头处粗心大意,不够严密,这才会引起炸膛。

  “大人放心,咱们这里,只要材料够,兄弟们都会尽心尽力,一定为大人打造出最好的火铳来。”

  李忠义拍着胸脯向丁毅保证。

  他也挺喜欢这样的工作,因为必竟早年都是工匠,他又不会打仗,如今不用上前线,也有钱有功劳,挺合适他的。

  丁毅又问材料和时间问题。

谷</span>  “每只铳大概要用铁料三十斤,苏钢五斤。”

  李忠义们先要用铁料练成精铁,三十斤大概得到五六斤,然后加上苏钢两斤混合来制。

  目前闽铁0.15钱一斤,三十斤大概4.5两,苏钢0.5钱一斤,需1两。

  再加上炭价,工匠,学徒的工钱粮米,成本要达到6两一根铳。

  边上的钟镇奴以前是水师营的火器甲的,当下便问:“闽铁较贵,为何不用其他铁?”

  李忠义笑道:“这鲁密铳是赵士祯研发的,他曾经说过,制铳须用闽铁,他铁性燥,不可用,而炼铁,炭火为上,北方炭贵,不得已用煤火代之,所以炸膛多。”

  这说明,他在实践中得知,用炭火和煤火的冶炼的钢材在材料性能上有区大的区别。

  丁毅听到这里,便道:“用煤作燃料,由于煤中含硫、磷等杂质较多,所以钢材中含硫、磷量多,比较脆,故不宜做枪炮,而用炭就没这样的情况,避免了这个缺陷。其实不是铁的原因,是炼铁的区分。”

  丁毅说的硫磷什么大伙不懂,但大概意思能听懂,不是其地方的铁不行,是闽铁用炭火炼的,所以闽铁好,如果我们也用炭火炼铁,就可以用偏宜的其他铁矿了。

  丁大人真是什么都懂,大伙又是一阵佩服。

  后勤司杜如海想了想:“那俺们烧炭的铁桶,要多做一点啊?”

  之前为了做火药,他们以铁桶来烧炭,这样的质量最好。

  其实这种炭价格比煤高,所以平均起来,用不用闽铁成本都差不多。

  当然,丁毅现在自己制炭,靠着旅顺附近树木多,成本就能降下来一些。

  尤其闽铁需要到福建广东等地才能大量购买到,如果能自己制炭,自己练铁,成本肯定是比买闽铁偏宜。

  “火药的炭和用燃料的炭不一样,随便建几个地方,大量的烧就行了。”丁毅想了想:“优先用硬木。”

  最后李忠义道,眼下主要是材料影响时间。

  他们正在搭大型的千斤铁炉,大概需要两个月才能完工。

  如果这铁炉完工了,进度就能加快。

  因为现在炼铁,生铁要五六炼才能成为熟铁,熟铁要九炼才能成为钢。

  好在丁毅刚刚从登州买了苏钢,沈世魁送了熟铁。

  就现在他们的材料,不需要炼钢铁的情况下,十八个匠人加几十个学徒,一个月能制二十五枝精良的鲁密铳左右。

  丁毅听完,脸色郑重对李忠义道,千斤铁炉还不够,但根据眼下这科技水平,这也是旅顺工匠们能做的极限。

  他要求选好地址,目标是两年之内,造十个这样的铁炉。

  李忠义嘴巴一张,这要好多钱和人力的?

  但他没说出来,丁毅很少脸色郑重的说话,这证明这是丁毅最看重的东西,他当即点头:“定完成大人的任务。”

  丁毅想了想,又道:“匠作局的人都在,大伙要多动脑袋,想法设法,改良鲁密铳,谁能想到办法,让鲁密铳打的更远,更快。”

  “制造时间也缩短,本官,定重重有赏。”

  大伙凝神听着,都神色严肃,很多工匠若有所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