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738章 没法打,快走。

第738章 没法打,快走。


  李过他们从来没有丁毅的兵马打过仗,完全不知道丁毅铳兵的厉害。
  历史上碾压他们的满清八旗,在丁毅面前都只有被碾压的份,可想而知他们此时的下场。
  当四十米内最后一波闯军数百骑冲上时,砰砰砰,对面再打,纷纷坠地。
  最近的冲到明军三十米外被打倒。
  有闯军还没死, 摇摇晃晃起身回头看看,倒吸一口冷气。
  身后百米内是黑压压的一片战马,却没有一个同伴兄弟。
  无数失去士兵的战马都留在身后的战场上。
  还有约七千骑兵已经冲不上来,或者已经不敢冲上来。
  “冲啊,冲啊。”闯军各部将官都在拼命大叫。
  但后面的闯军都已经惊呆。
  或者说已经被这种从没见过的打法打蒙了。
  前面黑压压一片无人战马,他们一万骑兵冲阵,一会功夫被打掉近三千。
  现在前面全是三千战马和他们的死伤的兄弟, 地面上积尸如山, 人和马的尸体,伤员和伤马到处重叠,还怎么冲?
  “前面都是马和人,怎么冲啊。”有人直接哭道。
  更多的人已经调转马头,随时准备逃命。
  “装好弹,准备,前进。”就地这时,明军大喝。
  哗哗哗,明军步营开始往前压。
  长枪兵走在前面,巨大的军阵,像一座移动的城池,哗哗哗,每一步都地动山摇, 比起刚才万骑冲阵,丝毫不弱。
  闯军那边惊呆了,从来没看到过步阵反冲骑阵的。
  “哈哈哈, 我都说贼兵连建奴都不如。”严雄在城头哈哈大笑。
  “建奴弓手比贼兵猛,我们这阵型, 打建奴就不好打。”
  严雄现在完全把闯军当步兵来打,根本不惧他们的冲锋。
  清兵中有蒙古的骑射,还有重弓手,闯军什么都没有,只想靠骑兵接阵,那根本没机会给他们靠近。
  若对面是清兵,刚才清兵肯定箭如雨下,明军也要有伤亡。
  “严总兵的兵马,真是精锐。”官抚民赶紧道。
  其他明将纷纷颤声表态。
  “这不是我的兵马,这是丁总兵的兵马。”严雄郑重其事道。
  众人神色大变。
  “呜呜”下面号角声连响。
  周光宝的骑兵正从两翼掩上。
  此时李过的马军已经开始后撤,想逃。
  但袁宗弟不依不绕,五千马军迎敌而上。
  李过左右看看,打不过你们铳兵,还打不过你们马军:“上上上,跟着袁将军上。”
  示意他的兵马也压上。
  但他的兵马刚才已经被明军的铳打破了胆,现在正在慌乱中,没等他集合整军完毕。
  突然。
  砰砰砰,前面骑兵交战处也是铳声大响。
  接着就是无数惨叫。
  袁宗弟的马军纷纷坠地。
  明军铳声响个不停。
  每响一次,现场哗啦啦倒下一大片袁宗弟的骑兵。
  李过惊恐的看去。
  双方骑兵上来就是对冲, 闯军兵多,但明军也不少。
  在他的位置,都能清楚看到明军手上好像拿的不是刀枪,而且像铳一样的东西。
  当双方前锋快撞到时,只见明军纷纷抬手。
  砰砰砰,现场就是铳声不满,迎面的闯军成片成片倒下,完全无还手之力。
  有少量闯军能骑射,举弓射过去。
  但马上就好比踩了马蜂窝一般,砰砰砰,明军对着拿弓的闯军猛射。
  双方刚一交阵,大量闯军倒下。
  很多闯军冲近明军五六米内时才被打倒。
  明军人手两只短铳,一只打完再换一只。
  左右两翼的前排才几百明军,与闯军一交阵,闯军死伤好几百。
  后面的明军都没机会上来打铳,前面已经快把闯军打崩。
  双方很快缠成一团,闯军试图近战,但既便不用铳,明军铁甲兵器和战力都远胜他们,还没打到一刻钟。
  “啊”不知哪边一声惨叫,袁宗弟五千骑兵,在被明军打掉一千左右后,当场崩溃。
  明军骑兵称势掩上。
  接着李过正在整队的骑兵也纷纷后退,片刻之后,现场突然崩盘,李过的七千多骑兵也扭头就跑,完全叫不住。
  明军骑兵各种欢呼,从后追上。
  闯军大败,各自夺路狂奔,大量的骑兵往四面八方散开,完全不成建制。
  李过看呆了。
  从他们冲锋到现在,前后不到半个时辰呢。
  上万兵马的战役,那有这么快就打完的。
  但他不得不承认,明军在最短的时间内,就给他们造成大量的伤亡,这才是把他们打败的关键。
  “快走,打不过。”就在这时,袁宗弟已经骑马到了他身边,气急败坏:“明军火器厉害,太厉害了,骑兵也有,没法打,没法打,快走。”
  李过也没办法,赶紧转身就跑。
  这两个主将一跑,闯军跑的更快。
  明军骑兵在后面趁势掩杀,闯军死伤无数。
  最后他们一路跑回延安,一万五千骑兵出战,回到延安不到一万,损失惨重。
  好在明军也没有追来,打胜之后的明军,在战场收集了一些战马,抓了闯军一些败兵,又退回榆林卫城。
  至此,闯军和丁毅以延安为界,大家好像有了默契,相互不攻伐。
  李过一面飞马快报李自成,一边加固工事,准备守好延安。
  而榆林镇那边,无论是后来的官抚民,还是先在姜氏兄弟,此时看向丁毅的兵马,都和看鬼一样可怕。
  之前老听说东江镇丁毅部,打鞑子百战百姓,当时他们都以为吹牛,必竟明末这个时代,各地都在吹牛,袁崇祯也吹过战功,毛文龙也吹过,明末军将没吹过的,几乎没有。
  但今天,他们终于见识到,什么叫精锐,什么叫厉害。
  丁毅部在战场上,简直是碾压性的优势。
  半个时辰不到,就把闯军一万五千精骑打夸。
  “严将军有如此精锐的兵马,收回失地,指日可待。”官抚民这时激动道。
  官抚民历史上与清兵战死,至少不是投降派,所以此刻他还是忠于大明的。
  “本将受丁大人之命,驻守榆林,丁大人没有命令,本将是不能乱动的,诸位安心住在这里,闯军再强,也拿咱们没有办法。”
  众明将面面相觑,知道丁毅想拥兵自重,但现在不管朝廷,朝廷就很危险了。
  整个陕西能打的官军要么降了,要么被灭了,只有榆林这边还有。
  整个陕西,现在也只余下榆林附近在官军控制下。
  因为闯军退到延安,所以延安和榆林中间的米脂,绥德、葭州等地,都是三不管地带,闯军不过来,明军暂时也没过去。
  这样等于是陕西最东北一角,是明军控制,其他地方皆被闯军所占。
  众人正站在城墙上看明军收兵,突然下面有人吵了起来。
  严雄让人把下面的人带上来。
  很快有个文官怒气冲冲的上城,此人原是宁夏庆王府长史杨升。
  杨升怒道,你们即然大败了贼军,为何不乘胜追击,打回宁夏,抢回庆王府。
  庆王朱倬㴶这次带着数百辆大车的财富,和官抚民一起逃向榆林,他念念不忘回到庆王府,必竟朝廷规矩不能离开封地。
  刚刚两军交战,严雄没让他来看,但事后他知道官军大胜,当下便让长史来问,赶紧发兵打回宁夏。
  杨升说话颐指气使,态度傲慢,手指都快指到严雄鼻子前了。
  严雄不动声色看着他,缓缓开口:“你把庆王朱倬㴶叫来。”
  “你?好大胆子,敢直呼王爷名讳?”杨升这长史,按说是朝廷的人,但常年拿庆王好处,已然和庆王朱倬㴶是一家人般。
  “来人,来人,把他给我拿下,治他一个大不敬之罪。”
  杨升对着四周叫了几声,发现没有任何反应,连姜让这些人也用鄙视的眼光在看他。
  “你,你给我等着。”杨升心里发虚,赶紧下楼,没一会,下面又有几个人上城头。
  庆王朱倬㴶带着王府总管等两三个太监上得城头。
  “王爷”四周原宁夏和榆林镇明将纷纷施礼。
  只有严雄他们纹丝不动,不但严雄不动,城头的军士们,居然也没一个动的。
  官抚民顿时脸上就有点难看。
  “严副将,刚刚本王听说你们大胜,为何不趁胜追击,夺回宁夏?”庆王朱倬㴶指着严雄,不客气道。
  “本将是大同总兵镇北伯部下,没有得到镇北伯的命令,本将不能轻易离开驻守之地,更何况,贼兵势大,若本将带兵去打宁夏,贼兵又来攻城,打破了榆林,王爷你们的安全,本将就不能保证了。”
  朱倬㴶脸色微变,他想了想:“严副将你带兵去打宁夏,我们跟你一起走。”
  他念念不忘要打回宁夏,严雄感觉他在宁夏肯定还有什么没带出来。
  前段时间,朱倬㴶和官抚民一起跑过来时,带了几百车财富和粮食,听说为了让官抚民带他跑,还给了官抚民的兵马出了赏银。
  “王爷在庆王府,还有银子还是粮食没带出来?”严雄故意问。
  朱倬㴶果然道:“本王走时匆忙,还有大量的银冬瓜藏在地底,只要咱们回去及时,贼兵必然还没发现,也来不及带走,到时自然不会亏待你们。”
  严雄笑道:“大概还有多少?”
  朱倬㴶愣了下:“本王又没数过,但是百万是有的。”
  庆王府在宁夏养马卖马,支撑着明末的各镇战马,不知赚了多少钱子。
  朱倬㴶在庆王府藏的银冬瓜,绝对有上百万。
  实在是当时跑的忽忙,没机会带出来。
  而且袁宗弟还真没找到,他过去一看空无一人,留了几百兵马驻守后,马上就杀过来。
  此时若是丁毅在场,听到庆王府还有上百万两银,估计是直接表态要没收,而且连庆王带出来的几百车财富粮食也要没收。
  严雄当然不敢这么做。
  但他知道丁大人是要想办法抄没所有大明宗师的。
  他们在大同尝到了抄家的甜头,岂能放过庆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