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742章 囤兵都这么精锐?

第742章 囤兵都这么精锐?


  城头上好多大明文武在,太原总兵谢志良也在。
  看到这幕,他也是相当无语。
  不久前他带着五千多兵马来大同投丁毅时,也是被丁毅用这借口,先放刀箭,再轮流进城。
  然后就被全收编了。
  现在他连家丁都没有。
  要知道谢志良的太原总兵,和王承胤的宣大总兵都有上万兵马, 被谢志良带出来的五千兵马,和王承胤带出来的四千人,都勉强算是精锐。
  这下等于丁毅又得到九千精锐。
  他也是老套路,进来后,先把王承胤控制起来,再解散其家丁,重新编入各部,第二天就开始操练新兵。
  受不了苦的, 贬为囤兵, 不听纪律的,皆斩。
  七天杀了两百多人,包括几十名家丁。
  其余的人在拿到饷银后,很快都老老实实。
  丁毅还发现王承胤没带银子,因为上次和王承胤一起抄范家,王承胤分了几十万银,一问才知道王承胤把银子埋在地底,打算打完仗后,再回去取。
  这银子,以后当然是归丁毅的了。
  此时,丁毅在大同的兵马,已经达到两万五千人。
  丁毅两万多人在大同按兵不动, 加紧训练,囤种粮田, 静观其变。
  三月十八日, 丁毅召集诸将开会。
  同时派出四百骑兵, 每人双马, 分四路离开大同镇。
  他们每路一百骑兵,俱带双马,主要是现在兵慌马乱,人多才安全。
  “遇贼兵不可恋战,尽快脱离。”丁毅道。
  众人答应,他们的战马都是当时大明境内最好的,只要想跑,除非敌人前面埋伏,阻截,不然是不可能追上他们的。
  “二百骑往蓟镇,天津,召徐敷奏到沈世魁天津集合,两军合二为一,由沈世魁指挥,等李自成攻破京师后,静观其变,我会尽快带兵赶到,如果我还没到, 李自成却派兵来攻,先送降表, 稳住李自成。”
  “若骗不住, 则先退向沧州,守沧州一线。”
  “诺。”
  “二百骑往山东,召集山东张其栋部,王卫忠部,杨端部,方多台部,陈洪国部,朱胜部。”
  “驻守德州,由王卫忠统领。”
  丁毅不急着灭李自成,一是等他破京师,二是等他在京师弄到七千万银后,丁毅再下手。
  此战为一举打破李自成,丁毅将调动,徐敷奏一万两千人,沈世魁八千人,山东各部两万人,加上丁毅自己的两万五千人马,共六万五千兵马。
  后面,还将从旅顺调兵过来,此时,争征八方,席卷天下的任务,已经正式启动了。
  但具体怎么打,丁毅还是要等,看后面如何变化。
  如果发展和原历史上一样,李自成和满清先打起来,则更好。
  但丁毅估计,这次满清可能入不了关,因为自己这股势力在,吴三桂想投降可能会好好考虑下。
  他给各部下的命令是,若李自成压迫,则先假降。
  四百骑兵很快冲出大同,往山东和天津方向而去。
  这批骑兵刚走,邓光铁就带着一百精骑从代州过来,还带来闯王的檄文和手令,求见丁毅。
  丁毅很快打开城门,亲自带着大量的军将在城门下迎接。
  “拜见闯王特使,拜见邓大将军。”丁毅满脸陪笑,小心翼翼,当头就拜。
  丁毅诸将都纷纷磕头,拜倒。
  邓光铁骑在马背,高高在上的看着丁毅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心中更是豪气万千,忍不住哈哈大笑:“丁总兵快请起,当年一别,十余年未见啦。”
  他跳下马来,装模作样扶起丁毅,表情相当得意。
  当年他和王卫国战败,被丁毅俘虏,曾经也和王卫国一样,跪在丁毅面前,瑟瑟发抖。
  如今,时过境迁,现在的丁毅,却要跪在他的面前,恭恭敬敬。
  人生最得意的事,莫过于此。
  王大哥说的没错,闯王大势已成,谁也挡不住的。
  邓光铁带来闯王手令,要丁毅立刻出兵,劝降王承胤,若不降,则攻之。
  不料丁毅道,我早就收降了王承胤,等义军一到就举大旗响迎。
  邓光铁大喜,当下故意升帐,要号令各军,丁毅欣然同意。
  邓光铁把自己带来的一百人,分别提为千总,下放各部,丁毅毫无意见。
  至此邓光铁知道丁毅真降,马上修书快马加鞭送回太原。
  等他的信使到了太原才知道,李自成都没等他信使来报,认定丁毅会降,已经带兵越过山西,进入北直隶了。
  驻守太原的李岩可不客气,马上下令,让丁毅移镇榆林,攻打榆林明军。
  因为这时榆林袁宗弟兵败的消息传来,李岩以为袁宗弟被姜让打败了,所以让丁毅挥军去打榆林。
  信使又跑回大同,来回传信,丁毅接到信后,立马决定起兵,挥师西进,攻打榆林。
  此时,信使跑来跑去,已经拖到了四月。
  -------
  早在三月二十二日,蓟镇的徐敷奏就得到了丁毅的信使,他二话没说,尽起全军,其中战兵一万五,囤兵及家属两万八,四万三千多人,同时开拔,往天津去。
  之所以要移走囤兵,是因为他的后面有吴三桂的兵马。
  吴三桂和唐通同时得到召令入卫京师,唐通都接到命令,到了京师封了伯,吴三桂才慢慢吞吞走到秦皇岛附近。
  原历史他是故意走的慢,这次他当然也是故意走的慢,而且想走快也没用。
  因为这次有徐敷奏的兵马在蓟镇,正好挡在他前面。
  吴三桂在想,你徐的兵都不动,我为什么要动?自然走了好久,都没到京师。
  徐敷奏现在把所有战兵和囤兵全撤走,终于让出了通道。
  但吴三桂还是走的很慢,四月初李自成兵临京师城下时,吴三桂刚到抚宁。
  抚宁这边是徐敷奏各营驻守之地,囤兵在这里囤了数万亩田,此时四月,麦田青青翠绿,长势一片良好。
  吴三桂进入蓟镇范围后,已经不止一次看到这样的麦田,他大为震惊,没想到徐敷奏的兵马在蓟镇囤田这么好。
  但徐敷奏全军退向天津,他不知道徐敷奏是几个意思,看到徐敷奏尽起大军离开,他以为徐也去入卫京师了。
  到了抚宁后,吴三桂决定暂停前行,派人追向徐敷奏,邀其一同进京。
  他的信使在梁城所追上徐的兵马,信使也吓了一跳,只见前面无边无际全是人马,还有各种大车,满载着无数粮食和各种资源,这画面简直和清兵入关,抢了东西似的。
  前来传信的是吴三桂镇标右营游击傅文元。
  傅文元骑在马上,站在一处高地,看着源源不断的大车通过,无数囤兵拖家带口,一脸不可思议。
  徐敷奏的囤兵有很多都有家属,这会他们推着大车,或牵着马车,满载着物资往天津去,所有人脸上都好像很高兴,不时谈笑风声,毫无紧张和恐惧之色。
  因为徐敷奏之前说过,全军移往天津,今年的夏粮不收税,所以他们虽然种了麦子,也不定能收到,但不用交税。
  徐还说,若将来打回来,也不收夏粮的税。
  至于秋粮,徐保证,一定会回来。
  所以大伙都很放心,这些年跟着徐敷奏,跟着丁大人,蓟镇上下吃饱穿暖,每年还有旅顺的大船运来各种物资,所有人都很满意现在的生活。
  只是贼军将至,大伙先避一下,也没什么问题。
  “你们有没有发现,他们都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傅文元对身边几骑道。
  众人都神色严肃的点了点头。
  大明朝这个时候,那有这么多开心的事,到处兵灾天祸,就是他们山海关的兵马出来,一路上也是怨声载道,各部都不情愿。
  “蓟镇怎么这么多兵马?”有把总傅天德奇怪的问。
  他们追上了徐敷奏的后队,往前数里,全是囤兵,一路看过来,最少一两万。
  关键所有人气色不错,精壮也多,老人和妇人小孩只占三分之一不到。
  “我看不像营兵,倒像是囤兵。”有人道。
  “不会吧。”诸军将不敢相信。
  “这些人没兵器啊,好像是囤兵。”
  “车上都有,你们看看。”有人眼尖,看出他们推的大车上,都会有刀和长枪,甚至盾牌。
  徐敷奏的囤兵,也按旅顺标配,从第二年开始,年年训练一两个月,然后会配刀和长枪。
  “去问问就是。”傅文元骑马下坡地,来到队伍边上。
  长长的队伍中,徐的人都在奇怪的看他们,因为明显不是徐的兵马,但大家也不怕他们,也不理他们。
  傅文元看到一个精壮大汉,身上还穿着棉甲,只是那棉甲有些破旧,好像是从战场上拣来的一样。
  “你们是徐总兵的兵马吗,这是哪营的?”
  精壮大汉愣了下,咧嘴笑了:“俺倒想当徐总兵的兵呢,俺只是个囤兵。”
  “。。”傅文元倒吸口冷气,看向四周:“你们都是囤兵?”
  “都是。”大汉用手指了指:“营兵在前面。”
  几人面面相觑,因为他们刚才一路过来,囤兵们井然有序,精气神也不错,看起来和他们关宁军差不多。
  关键所有人看起来都吃的很好,身体也不差。
  有些囤兵和明军,面黄饥瘦,骨瘦如柴,一眼就看出来了。
  “特娘的,徐敷奏疯了,这都是我们的好苗子。”傅天德大叫。
  这些囤兵里的精壮,在他们眼里,个个都能当关宁铁骑,如果选兵,全能选中。
  这样的人居然不是战兵,那徐敷奏手上都是什么兵?
  “走,前面去看看。”傅文元当即决定,再往前,追徐敷奏的战兵。
  但没等他们快马加鞭,前面突然传来轰隆的马蹄声。
  一波骑兵大概有五百骑,狂奔而来。
  众人赶紧站住,只见那数百骑兵,旗甲鲜明,战马高猛,疾速如风,飞快逼近。
  等近后再看,他们人人穿崭新的铁甲,铁甲与其他明军不一样,通体黑金色,在阳光下泛着夺目的黑光。
  黑压压的一片金属乌云压制,给他们迎面带来一股压抑的气息。
  “吁”对面何太平慢慢减速,来到傅文元身前。
  “来者何人?”
  傅文元等人好一会才回过省来,实在是对方的兵甲和战马太过压迫,把他们关宁铁骑都比下去了。
  傅文元等人都是关宁铁骑的老兵,骑战多年。
  但现在看对方的战马,每匹都比他们关宁的都精良,身上的铁甲同样比他们多而精良,再看对方的精气神,简直是可以称之为精锐中的精锐,个个眼光犀利,身上一股凶悍之气。
  “兄弟是关宁军傅元文,奉我们吴总爷之命,求见徐总爷。”傅文元语气非常客气。
  来之前,他们关宁军是从来看不起天下各镇的明军的,现在看到何太平,已经深深被震憾。
  当然了,这时在他们心中,还是以为这波精锐是徐敷奏的心腹家丁才是。
  “徐总兵没空。”何太平直接道:“有什么事可和我说,我是蓟镇参将何太平。”
  “原来是何参将。”傅文元赶紧抱了抱拳,顺势从马上跳下来。
  对方穿着清一式的铁甲,他也看不出官职高低,这会知道是参将,当然赶紧下马。
  何太平还是在马上,居高临下,表情不是很好。
  吴三桂就是丁毅下一个要招降和打击的目标,他当然不会客气。
  傅文元说明来意,想约徐敷奏一起入卫京师。
  何太平哈哈大笑:“咱们徐总兵,没有收到朝廷召令入卫京师,朝廷让咱们去山东,不知为何。”
  他也是信口开河,徐敷奏都接到朝廷十几次急报了,就是不动。
  傅文元目瞪口呆,显然不敢相信。
  他愣了下,下意识道:“贼兵已经进入山西,不日怕入北直隶,徐总兵去山东何干?”
  “从山东绕到北直隶贼兵屁鼓后面,狠狠的打他们。”何太平胡说八道。
  但好像听起来有点道理。
  傅文元无奈,再问,能否求见徐总爷。
  何太平道,那你自己去前面追,徐总兵应该到天津了。
  傅文元想了想,一咬牙,决定往前面找。
  他向何太平告辞,上马,驾,带着几个家将,快马往前飞奔。
  何太平哈哈大笑,也不管他们,扬长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