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明末之席卷天下 > 第744章 皆由诸臣误朕

第744章 皆由诸臣误朕


四周一片安静。

足足好几秒钟后,崇祯才好像反应过来,他的声音无比的凶狠:“你,见过镇北伯?他说什么了?”

“陛下恕罪,臣只见过镇北伯的属下。”巩永固满头大汗:“微臣心想,陛下能把唐通封伯,以镇北伯的功勋, 不封其为王,他岂肯举兵来援。”

大殿里又是死一般的安静,足足好一会后,崇祯哈哈狂笑:“好一个镇北伯,好一个丁毅。”

“你们一个个的都该杀,都该杀--”崇祯疯了似的,指着巩永固破口大骂。

他实在是气疯了, 之前李自成来提三个条件,要求封王裂土, 现在丁毅也来凑热闹,而且是在这种危险关头,落井下石,等于是强逼崇祯。

崇祯怎么可能答应。

他狠不能立马叫人把巩永固也带下去砍了。

“陛下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太子和诸王及公主着想。”巩永固咬着牙再道:“求陛下三思。”

他重重的把头撞到地上,砰砰砰,连磕三下,再抬起头时,头上全是血。

要说到这个时候,谁还能让崇祯冷静冷静,也只有太子朱慈烺了。

想到年轻的太子, 再看看巩永固拼命磕头,崇祯狂燥而想杀人的心,终于慢慢平复下来。

崇祯恶狠狠的盯着巩永固看了会,或许他还是不想做亡国之君,便问:“可有镇北伯部下在?”

“在宫外候着呢。”巩永固忙道。

果然如此,崇祯又羞又怒,心中恼恨巩永固私下勾结统兵大将, 但眼下也容不得他再考虑,李自成的条件已经被他拒绝,各路援兵都不在,连唐通也降了,现在他所有的希望都在丁毅身上。

他马上下令诏见来丁毅的人。

很快,路超进入皇宫,拜见崇祯。

“镇北伯兵马在哪?有多少人马?”崇祯一见就开门见山,迫不急待,可见他心中其实已经慌的一比。

“镇北伯十万大军,俱在天津,大军朝发而夕至,只要圣上下令,立刻就能发兵。”路超道。

“那他还等什么,朕现在就下令,让镇北伯即日发兵。”崇祯怒道。

路超跪在地上,头向地面,一动不动。

“他这是威胁朕, 威胁朕。”崇祯突然咆哮道。

巩永固吓的赶紧跪下,瑟瑟发抖。

想着自己的小命, 巩永固咬牙道:“唐通之辈都能封伯,还请陛下三思啊。”

唐通现在都降了,陛下你还说什么废话。

面子重要,还是小命重要。

崇祯深深吸了口气,稳住自己狂燥的心:“朕若下旨后,如何发兵?”

“城头发炮,以数响为号。”至于打多少炮,当然现在不能说。

崇祯狠狠咬了咬牙:“好,朕就如他所愿。”

于是当天下午,崇祯召集群臣议事,但令他愤怒的是,满朝文武来了不到二分之一。

很多文武官员俱称病有事,而不来。

崇祯又在大殿上怒骂:“内外之臣误我!误我!”

骂过之后,他当场宣旨,也震惊众人。

“镇北伯丁毅,秉性纯良,军功绰著----”

晋封为镇北王,封地为海外济州,同时,将坤兴公主朱媺娖下嫁给丁毅。

把坤兴公主下嫁的事,完全出乎路超的意外,这是崇祯自己想出来的。

按大明律,娶了公主,就不能在朝中为官,更别说当王。

这是要在事后,找理由削丁毅兵权。

这要是李自城兵临城下之前,宣这种旨,下面的文官立马要吵成一片,完全不合祖制。

大明驸马是有带过兵的先列,当年成祖靖难,驸马梅殷就领兵数十万,但他坐看朱棣夺天下,最后也死的很惨。

可驸马再封王,就这不合祖制了。

另外丁毅是有正妻的,按大明律,公主嫁后,丁毅的妻子都要休掉,丁毅会吗?

济州更是朝鲜王国之地,何时成为大明属地。

崇祯这个圣旨,可谓破洞百出,简直让人大跌眼镜,很多人听到的第一个念头,就觉的是崇祯在耍丁毅,可这会满朝文武没人在意这个事,大伙都想着自己的退路呢。

崇祯宣完旨意,立刻要求发出圣旨,诏告天下。

当然,这会圣旨能不能出直隶都有问题。

同时还鼓舞群臣,镇北王十万大军就在天津,不日即至,让京军用心守着,我大明必胜。

这会崇祯信心十足,甚至想到以后丁毅把兵马交给他,大明中兴都有望了。

群臣自然一片阿谀之声。

下完圣旨后,崇祯再次召见路超,让丁毅尽快发兵。

路超却道,请圣上把公主先交给微臣。

崇祯顿时瞪着他。

路超小心的说了几句,大概的意思,就是怕崇祯事后不认帐,用公主先做人质的意思。

崇祯勃然大怒,但他这时圣旨也发出去了,又在朝殿上宣布了,当然不可能收回。

路超又道,我们反正还是在京城的,难道还能飞上天不成?

崇祯迫于无奈,这才答应。

此时他心中其实已经相当恼火,心中甚至在想,等事后自己消了丁毅的兵权,先灭了丁毅满门再说。

丁毅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他,崇祯已经恨之入骨。

他想着大明朝开国时,多少人拿着老朱的免死铁券,还不是最后全被杀了。

朱棣当年还答应和宁王平分天下的。

做皇帝,一定得不要脸。

崇祯现在想必有点后悔,只要自己不要脸一点,不在乎名誉,早就跑南京去了。

路超得到坤兴公主后,便让城头发炮十响以为号,天津的兵马将马上杀来。

崇祯大喜,赶紧让人去城头打炮。

而就在当天他们打炮的同时,李自成发动兵马,开始攻城。

第一天李自成的兵马并没有攻下北京城,崇祯也很有信心,以为丁毅的兵马就要过来。

但天津距离北京挺近的,也就两百多里。

骑兵全力跑的话,真的是一天能到。

李自成兵马闹哄哄的攻了一天,崇祯心惊胆颤的熬了过去,当晚多次召问巩永固,镇北王的兵马,到那了?

巩永固道,快了快了,贼兵围城,信使进不来,依微臣看,应该到武清了。

武清在京城和天津正中间,这才跑了一半路,崇祯想想,安慰自己,明天上午援兵能到。

第二天农民军又攻,攻势更盛,京城之内人心慌慌,百姓和勋贵们都在想办法谋生。

如果说第一天,大伙还相信崇祯的话,丁毅的兵马就在附近,那么第二天,已经没多少人相信了。

丁毅真想来救驾,这个时候肯定到了。

已经过去十几个时辰,骑兵每个时辰跑二十里还不到?

到中午时,崇祯也急了,多次派人到城头看援兵,援兵的毛都没看到一根。

后来再召巩永固,下面人说巩永固不见了,不知到那去了。

“什么?”崇祯又惊又怒。

他再次召集群臣,但这次来的人连十分之一都没有,所有人跪在地上,相顾无言,还有人只会痛哭,毫无主意。

这时崇祯就知道大事不妙。

下午,兵部尚书张缙彦投降,并且打开了彰仪门,农民军一涌而入,北京外城陷。

太监王廉急忙禀告崇祯,而崇祯如晴天霹雳不敢相信。

此时崇祯不停大骂丁毅,为何兵马还没至。

但事已至此,骂也没有用,他赶紧派人分别将太子、永王、定王等易容化装送出紫禁城,并到亲戚家中避难。尔后,崇祯把袁妃和周皇后叫来,命令一起来喝酒,崇祯一口气喝了几十杯。

喝酒是为了壮胆,崇祯不能眼看自己的嫔妃落入敌人之手,于是他挥起手中的宝剑,向袁妃砍去,袁妃立马应声而倒。

周皇后奉命自杀,临死之前,她对崇祯说:“妾跟从你十八年,陛下没有听过妾一句话,以致有今日,现在陛下命妾死,妾怎么敢不死!”

逐上吊殉国。

崇祯又对几个嫔妃说,“尔等也去吧!”又杀了几个嫔妃。

这会他已经有点失去理智,但他杀了嫔妃后,自已却想求生。于是,又换上了便服,准备潜逃出城。

当晚,崇祯换上了普通太监的衣服,混在众多太监当中,出东华门,到朝阳门。假称是奉太监王相尧之命出城。但是守门士兵却坚持天亮后验明身份再放行。太监们试图夺门,被守门军人放炮轰走。

崇祯无奈,只好派人到负责城守的戚国公朱纯臣家,却未见戚国公本人。不得已,吃了闭门羹的崇祯又去了安定门,但是因为门闸沉重,怎么也打不开,求生的路被彻底堵住,只好返回皇宫。

第二天拂晓,紫禁城内外火光映天。太监王相尧在宣武门投降,“闯王”李自成的将领浩浩荡荡开进京城。守卫朝阳门的朱纯臣也赶紧开门迎降,北京内城落入李自成的军队之手。

崇祯得知后,亲自在空旷的前殿鸣钟,召集文武百官,希望有人能够来陪他最后一段,结果竟然没有一人前来。他仰天长叹,咬破手指,写下了一封血书给李自成:

“朕自登基十七年,逆贼直逼京师,虽朕薄德匪躬,上干天怒,致逆贼直逼京师,然皆诸臣误朕也。朕死,无面目见祖宗于地下,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朕尸,勿伤百姓一人。”

没多久,崇祯皇帝在贴身太监王承恩的扶掖下,颤颤巍巍地爬上了煤山顶的寿皇亭,在一棵苍老的海棠树下,上吊自杀。

王承恩随即也跟着上吊自杀。

崇祯死去两天之后,大家才发现了这个早已僵冷的国君,农民军将崇祯皇帝与周皇后的尸棺移出宫禁,停在东华门示众。

四月十一日,李自成派人将崇祯皇帝与周皇后,草草葬入昌平田贵妃的墓穴之中,这就是明十三陵中的思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