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家族修仙:我的悟性能储存 > 第37章 庶子陈念初

第37章 庶子陈念初


  长平县城。

  此刻已是戌时,相当于前世晚上七点左右。

  和广安府仙城彻夜灯火通明不同,长平县虽然没有实施宵禁,但到了夜晚,也只有寥寥几个大户人家亮着灯火。

  陈良玉家就是其中之一。

  随着一辆豪华马车缓缓行至一家高门大户前停下。

  陈道玄在众人的目光下,施施然下了马车。

  “陈府。”

  陈道玄抬起头,看着颇具风霜的匾额上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点头称赞道:“好书法。”

  听到陈道玄这声称赞,陈良玉脸上顿时露出骄傲的神色:“这是我陈家老祖亲笔所提,赠与我家先祖的牌匾。”

  “哦?”

  听到是陈家老祖陈登远的亲笔提字,陈道玄不禁多看了两眼。

  “吱呀!”

  正当他欣赏着牌匾时,陈府大门突然被打开。

  一群人从府内鱼贯而出,一齐涌了出来。

  细看过去。

  带头的是一位年近四十的妇人,旁边跟着的是陈家的下人,其中有丫鬟,也有男仆。

  看到这一幕,陈道玄默不作声,不知在想些什么。

  但众人眼里,少族长是仙人,仙人性情淡然高高在上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若是哪天仙人跟凡人打成一片,倒是令凡人感到惶恐了。

  只见为首的中年妇人,微微一福,颔首道:“民女陈氏,见过少族长。”

  至于她身后的丫鬟、仆人,全都跪伏在地,将脑袋深深的埋在地上,不敢抬头。

  见到这一幕,陈道玄脸上有些不悦。

  陈良玉何等精明,当即便知陈道玄定是有所误会了,立马上前一步,轻声解释道:“少族长,这些丫鬟仆人,均不是我陈氏族人,而是老族长从广安府购买回来的奴隶。”

  听到这话,陈道玄不禁想起当初在广安府码头,那些脚带镣铐,背负粮食的农奴。

  “你是说,他们都是出云国的奴隶?”

  “正是如此。”

  陈良玉点点头。

  似乎想到什么,陈道玄问道:“在我双湖岛,这样的奴仆多不多?”

  “不少。”

  陈良玉想了想,“我们陈府就有购买来的丫鬟四十六人,仆人三十七,加起来已经人数近百。据我所知,我陈氏一族,这样的门户还有三四家。”

  闻言,陈道玄了然的点点头:“怪不得我陈氏良田这么多,农户就区区177户,都给他们耕种了吧?”

  见陈道玄指着跪在地上的仆人,陈良玉讪讪的笑了笑。

  在他心里,这并不算什么大事。

  的确,对现在的陈氏来说,些许的土地兼并并非什么大事。

  甚至,很多陈氏族人都不太愿意耕种田地,因为家族会给予陈氏族人最低生活保障。

  也就是说,只要你是陈氏族人,哪怕不干活,家族都不会让你饿死街头。

  这无疑就滋生了陈氏一小部分族人的懒惰之心。

  这些弊端,都是陈道玄急切希望改革的。

  只不过由于现在对家族人口、田亩、土地的调查还没有彻底完成,再加上陈道玄最近一个月一直忙于法器工厂一事。

  根本抽不出手来管理这些琐事。

  但他忙,不代表他不管。

  作为穿越人士的陈道玄心里清楚,对一个势力而言,相对公平的分配制度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

  土地兼并,不管是在地球古代,还是在此方修仙世界,都是一大毒瘤。

  只不过和地球上不同的是,修仙世界有修士存在,而修士又依托于广大的凡人群体,因此,一旦凡人矛盾不可调和。

  修士们就会充当这个调节器,强行粉碎凡人的固有利益集团,让最底层的凡人得以喘息。

  但陈道玄不打算这么做。

  因为陈氏太过于弱小,而他马上又要大跨步发展家族,在此之前,他肯定要将家族的各种弊端提前剪除。

  或者说,将这种分配不公平的思想剪除。

  “走,我们进去吧。”

  “少族长,您先请!”

  陈良玉闻言,立即做了个请的手势。

  一群人连忙让出一个通道,让陈道玄走在前面。

  等到陈道玄走过,一位年轻人小跑着走上前,满脸欣喜的冲中年妇人叫了声:“娘!”

  中年妇人见到儿子,脸上即欢喜又心疼,连忙掏出细娟手帕,擦了擦陈云升额上的汗水,关切道:“看把你累的,这一身臭汗。”

  “这算什么?”

  陈云升满不在乎道,“咦,怎么没看到二妹和三弟?”

  “他们和你二娘三娘在后院,今日家中来贵客,不便让他们出来。”

  中年妇人不动声色道。

  陈云升倒是少年心性,没有他生母这么深的心思算计。

  随口问了句便不放在心上了。

  见陈云升还想废话,中年妇人推了推他,给他使了个眼神,道:“还不快过去帮你爹招待少族长。”

  “哦!”

  陈云升这才反应过来,挠了挠头,笑道:“娘,那我去帮爹招待少族长了,晚点再给您请安。”

  “快去吧。”

  说完,陈云升快速走上前,亦步亦趋的跟在陈良玉和陈道玄身后,宛如一个跟班模样。

  ......

  席间。

  在陈良玉和其嫡子陈云升的作陪下,客堂里满是欢声笑语。

  不知不觉间。

  陈道玄也不由看陈良玉父子二人越加顺眼起来。

  众人大约喝了半个时辰,陈道玄看了眼天色,道:“不如......我们今天就到这吧,明日还要继续忙于工厂生产,宿醉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听到这话,陈良玉满脸遗憾,但还是笑着附和道:“少族长所言......”

  “哐当!”

  “你这个贱人!生了个贱种,还敢欺负我女儿,我打死你个贱人!”

  “我没欺负她,是她先抢我的小木人,还骂我。”

  “贱种!你还敢顶嘴!你这个贱人,还管不管你生的贱种?”

  “......”

  在座的众人,除了陈云升的生母外,其余要么是武者,要么是修士。

  后院传来的争吵虽然在陈云升生母耳里细不可闻,但在陈良玉和陈道玄等人耳中,却与耳旁争吵无异。

  陈道玄默默的抿了一口酒,也不说话。

  见状,陈良玉脸色异常尴尬,心中更是怒火中烧。

  这个恶妇,如此不识大体!看待会儿怎么收拾你!

  陈良玉心里恶狠狠的骂道。

  原以为只是一时的后院争吵,没想到辱骂声越来越大,以至于一直没有所觉的陈云升生母也听到了。

  “少族长,这......家门不幸,让您见笑了。”

  陈良玉脸上满是尴尬道。

  陈道玄微微笑了笑,没有回话。

  半晌,他心中一动,道:“走吧,一起过去看看。”

  说着,从席间站起身来。

  他刚刚好奇之下,用神识扫了下后院,倒是发现了一件颇有意思的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