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家族修仙:我的悟性能储存 > 第76章 陈仙贺的演技

第76章 陈仙贺的演技


  双湖岛港口。

  “我跟你们说的,都记住了吗?”

  陈道玄看向前来为他和陈仙贺送行的陈道初等人,叮嘱道。

  “记住了!”

  陈道初等人连忙点头。

  安排好家族修士,陈道玄又看向陈良玉和陈北望,“工厂生产工作和长平县学校建设事宜,就交给你们了。”

  陈良玉和陈北望对视一眼,拱手道:“请族长、少族长放心,我们一定不辱使命。”

  “嗯。”

  陈道玄点点头,随即摆摆手,“都回去吧。”

  一炷香后。

  站在苍云号甲板,看着码头上众人渐渐模糊的身影,陈道玄心中不禁生出一丝不舍。

  时隔一年多时间,他将再次踏足广安府。

  只不过这次踏足广安府,并不是简单的采购物资、运送货物。

  而是为他陈家扫除前进道路上的阻碍。

  似乎以为陈道玄心中担忧,站在他身旁的陈仙贺拍了拍他肩膀,宽慰道:“放心吧,此举虽然有一定风险,但风险并不大。

  操作好的话,我陈家不仅能度过此次危机,接下来的发展也会顺风顺水。”

  “我不担心,”

  陈道玄摇了摇头,“我倒觉得,该担心的是莫家他们才对。”

  说着,他轻轻摩挲着自己腰间的储物袋。

  储物袋里,飞雪和承影两口飞剑静静躺着,似乎感应到主人的心意,微微发出一声轻鸣。

  “哈哈!”

  见陈道玄这副信心满满的样子,陈仙贺放声而笑,“说得好!凭什么是我们担心,应该问问他莫家怕不怕咱们!”

  说完,陈仙贺眼底闪过一缕寒光。

  ......

  广安府仙城。

  历经一月之久。

  两人再次踏足了广袤的灵贝岛。

  此次前往广安府,两人早已轻车熟路。

  回到店铺,怀揣着数量巨大的飞剑,陈仙贺和陈道玄都等着大干一场。

  不过在此之前,他们还有一件事情要办。

  这也是陈仙贺借势中的关键一步。

  否则即便陈家将莫家打退了,还会有别的小家族觊觎散修坊市的法器市场。

  所以,比起慑服散修法器市场的几个小家族,陈家这次要做的,是扯虎皮,至少在外人眼里,要扯上这层虎皮才行。

  翌日。

  广安府核心商业区,翠玉楼。

  翠玉楼是核心商业区最高档的一家酒楼,这里的食材全都是广安府最顶级的。

  在这里吃一顿,连普通筑基修士都要肉疼好久。

  然而今日,陈仙贺却在这里宴请了两位或者说一位重要客人。

  翠玉楼门口。

  陈道玄和陈仙贺并肩而立,恭候着某个大人物的到来。

  “十三叔,您是怎么认识这位周家巡逻队执事的?”

  闻言,陈仙贺顿了顿:“准确来说,我并不认识他,而是认识他的儿子。”

  “他儿子?”

  陈道玄皱起眉。

  “对,”陈仙贺笑眯眯的搓了搓手,“在广安府,有时候钱可比实力好使多了。”

  陈道玄摇了摇头:“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堂堂一位筑基修士,怎么会接受我们的宴请。”

  陈仙贺笑而不语。

  他总不能说,自家有位一阶上品炼器师,对这位前辈非常仰慕吧?

  普通炼气修士自然不被筑基前辈放在眼里,但一位炼器师就不一样了。

  就算他用不到一阶炼器师,但谁还没有几个后辈。

  今后说不定有用到对方的时候呢?

  再说,陈仙贺此行是给对方送礼,拍对方马屁,这位筑基修士哪有不欣然接受的道理。

  等了足足一柱香的时间。

  就在两人等的有些焦急的时候,陈仙贺要等候的客人终于到了。

  踏云兽兽车上。

  两位修士一前一后下了车。

  其中年长的一位,穿着一身周家巡逻队的便服,看上去颇为爽练。

  这位修士看年纪,大约四十岁左右,面庞刚毅,行走间龙风虎步,顾盼间,寒光四射,杀气腾腾,令人生畏。

  陈仙贺一眼就看出,此人必定上过出云国战场。

  对于战场军士的气场,陈仙贺再熟悉不过了。

  这位就是陈仙贺要宴请的那位周家筑基修士,周慕成,论辈分,和周家天骄周慕白一个字辈。

  跟在周慕成身后的年轻人,则是他的儿子,周思亮。

  也正是靠着这一年多不断贿赂交好此人,陈仙贺今天才能请到对方背后的这位大佬。

  “周道友!”

  陈仙贺赶紧快步上前,拱手与周思亮打了个招呼,眼睛却看向一旁的周慕成,随即用期待的眼神望着周思亮。

  见状。

  周思亮傲然介绍道:“这位就是家父,你之前说的你们家族那位一阶上品炼器师呢?”

  闻言,陈仙贺赶紧冲身后的陈道玄招呼道:“道玄,还不来拜见周前辈。”

  陈道玄不敢怠慢。

  三两步走上前,冲着周慕成拱手行礼,道:“晚辈陈道玄,拜见周前辈!”

  “你就是陈家那位一阶上品炼器师?”

  周慕成的嗓音有些刺耳,听上去像是金属碰撞般,令人心中难受。

  “正是晚辈。”

  听到这声回答,周慕成倒是颇为意外,他原本想的,陈家就算有一阶炼器师,也应该是年纪很大的那种炼气期修士,没成想对方居然这么年轻。

  这让他对这个陈家顿时来了点兴趣。

  “周道友,周前辈,咱们还是去里面边吃边聊,我已经为二位备好了酒席,还请二位赏光。”

  闻言,周慕成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陈仙贺见状赶紧在前方引路。

  待到众人在翠玉楼包厢坐定。

  几轮灵酒、好菜下肚。

  众人终于稍稍熟络起来。

  “陈仙贺。”

  “晚辈在。”

  陈仙贺低着身子,恭敬应声道。

  “我听闻,你们陈家最近这一年,一直在散修坊市出售一阶下品法器,你们家族有那么多炼器师吗?”

  听到这声询问。

  陈仙贺拿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颤,旋即两眼微红,不禁掩面而泣起来。

  见到这一幕,一旁的陈道玄不禁目瞪口呆。

  他万万没想到,十三叔还有这本事,演技也太好了!

  “前辈,您有所不知,”

  陈仙贺擦拭一番眼角的泪水,红着眼道,“我陈氏修士,资质不佳者,到了炼气三层,就会自动放弃修行,专门为家族炼制飞剑。

  由于他们只专心学习一种法器炼制方法,所以要不了几年就能培养出这么一位炼器师来。”

  听到这番解释,周慕成陡然动容。

  “你的意思是,你们陈家修士放弃修行,专心炼器,为家族赚取灵石?”

  “正是如此。”

  说着,陈仙贺眼中泪水又流淌了下来,“可怜我陈家子弟为家族如此牺牲,家族店铺还是在散修坊市遭恶人觊觎。”

  “岂有此理!这里是广安府,岂容这种恶人放肆!”

  周慕成还没说话,他的儿子周思亮倒是先义愤填膺起来。

  周慕成瞥了他儿子一眼,顿时,周思亮缩了缩脖子,尴尬的喝了一杯灵酒,不敢再说话。

  陈道玄此刻已经完全呆住了。

  陈仙贺的演技实在太好,若不是他了解真实情况,现在都怀疑陈家修士是不是真的都这么惨。

  为了家族全都放弃修行,专心为家族赚取灵石。

  按照陈仙贺这个说法,陈家赚来的每一颗灵石,都是用族内修士的道途换来的,确实够惨。

  周慕成点点头:“陈家修士的行为,确实令人敬佩,至于你口中的恶人,只要道友在广安府一日,我周家就保证你陈氏店铺一日无虞。”

  听到这话,陈仙贺心中急了。

  他要的不是这个保证。

  就算莫家他们再怎么失心疯,也不可能在广安府动手。

  他要的,是在双湖岛前往广安府的航道上,周慕成能够出力。

  作为周家巡逻队执事,周慕成的权力实际上非常大,因为他手下执掌着一艘灵虚战舰。

  只要周慕成能配合陈家,陈仙贺就能设局,将莫家这些人全都装进去。

  不止如此。

  此事过后,他只需将这件事宣扬出去,就能扯上周家的虎皮。

  至少在外人没摸清陈家与周家关系之前,根本不敢对陈家动手。

  而这段时间,恰恰是陈家最需要的发育时间。

  陈家现在刚出生了近万名新生儿。

  等到这一批孩子长大,陈家再出一位筑基修士。

  那陈家就算在广安府彻底站稳脚跟了。

  想要做到这一切,陈家必须要有足够多的灵石甚至是人脉关系才行。

  因为购买筑基丹要灵石,借用二阶灵脉突破筑基期要人脉。

  不管怎样。

  这段时间,陈家都需要找一座靠山,哪怕这座靠山并不真实。

  这就是陈仙贺口中的借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