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家族修仙:我的悟性能储存 > 第414章 结婚生子?

第414章 结婚生子?


做些什么?

陈道玄微微一愣,摇头道:“宗主言重了,只是在下确实是有几个建议,想与宗主商榷一番。”

闻言,妃宸雪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表情。

被曾经高高在上的万星海统治者,用这个眼神看着,陈道玄不禁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但很快,这点异样的情绪,便被他按捺下去。

他正色道:“观海仙城的法器、丹药、灵符生产,想必宗主你也看到了。

工业化生产虽然让法器等产量暴涨,但同时也有一个弊端,那就是难以消化生产出的这些产品。

就比如我陈家生产的灵符,现在已经占据了沧州、元辰仙城以及镇南仙城超过九成以上的市场,但是,这些市场只消耗了我观海仙城不到十分之一的产能。”

听到这,妃宸雪陡然变色。

尽管她刚刚参观过了工业区的各座灵符工厂,但其总的产销数据,她还是第一次从陈道玄口中听到。

恐怖!实在是太恐怖了!

这小小的一座观海仙城,论生产灵符的能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乾元剑宗。

更别说万星海的其他元婴家族了。

陈道玄的修为能够在短短数十年间,就提升到如此程度,恐怕跟陈家的资源供应,也有脱离不开的关系。

陈道玄似乎没看到妃宸雪的脸色般,继续道:“也就是说,观海仙城若是全力生产灵符,恐怕整個万星海的灵符市场,都消耗不掉观海仙城的产能。”



“所以,你的想法是”

“我的想法很简单,开辟新的市场。”

妃宸雪摇摇头:“你莫非忘了我方才跟你说的,天尊城的命令了?”

陈道玄笑了笑:“我当然没忘,只不过我所说的市场,并非指的凤陨界!”

“不是凤陨界,”

妃宸雪皱着眉,突然,她猛地抬头,“你是说真妖界!”

“对!”

陈道玄点点头,“比起凤陨界,真妖界的市场才算得上是无比广阔。”

“不行,绝对不行。”

妃宸雪不断摇头:“真妖界的同阶界妖,论实力普遍在我凤陨界的修士之上,若是他们得了法器和灵符,实力势必再次上涨,到那时,我等岂不是成了凤陨界资敌的叛徒。”



“宗主此言差矣,”

陈道玄摇摇头,“在宗主看来,妖庭若是统合真妖界,该当如何?”

妃宸雪不知陈道玄这话的意思,但还是顺着他回答道:“若是妖庭统合真妖界,必然会全面入侵我凤陨界,到那时,我凤陨界将生灵涂炭。

“没错,在下的看法跟宗主一样,咱们凤陨界没有大乘真仙,在顶级强者上远远落后于真妖界。

若是真妖界完成一统,肯定会对我凤陨界全面用兵。

因此,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拖延真妖界统一的进程。”

妃宸雪听到这话,心里陡然一惊,俏脸上露出一丝欣喜,道:“你是说”

“贩卖法器、灵符,给那些与妖庭敌对的势力。”

“此法,此法当真可行吗?”

妃宸雪喃喃道。

“绝对可行,真妖界的各大妖国的国主们逍遥自在惯了,谁又想自己的头上多一个管它们的势力?”

听到这话,妃宸雪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就好比乾元剑宗身为二流宗门,也不愿意成为仙云洲一流宗门的附庸。

当初若是乾元剑宗真的愿意献出禹皇钟这件仙器,并成为仙云洲一流宗门的附庸,搞不好就不会败退万星海了。

但即便在乾元剑宗最危急的关头,他们也没有向任何一家一流宗门妥协。

说起来,乾元剑宗的骨头还是很硬的,他们虽然敬畏强者,但绝不会轻易向其他势力臣服。

因为一旦臣服于其他势力,除了主权沦丧外,还意味着乾元剑宗将交出绝大部分的资源。

与其如此,他们还不如退走万星海,以期将来卷土重来。

事实证明,乾元剑宗当初的选择没有错。

若非如此,乾元剑宗绝不会发展到如今这副鼎盛的模样。

现在的乾元剑宗,只需妃宸雪和秦斩二人中任意一位突破到元神期,顷刻间就能名列凤陨界一流宗门势力之列。

只有成了一流势力,凤陨界的很多事物,才会真正邀请乾元剑宗参与。

否则像现在,天尊城对待乾元剑宗甚至不如乾元剑宗的各个家族、宗门势力,哪有半分重视可言?

甚至,天尊城都不管凤陨界的各个势力之间到底有何仇怨,只一个命令,那就是不允许再内斗。

就这一个命令,无人敢违抗。

因为它代表的,是凤陨界所有顶尖势力意志。

若是乾元剑宗能够成为一流势力,他们则有前往天尊城,参与旁听决议资格。

不要小看这个资格,一定程度上,它代表着话语权。

而在凤陨界,只有强者才有话语权。

能够在凤陨界的最高权力机构有一席之地,这本身就是权力地位上的象征。

陈道玄接着道:“除此之外,开辟真妖界市场还有另一个好处一一利用工业生产的恐怖生产力可,去掠夺资源!”

他顿了顿,“不管是凤陨界,还是真妖界,这两座世界看似无边无际,但实际上,它们的资源都是有限的。”

听到这,妃宸雪想到乾元剑宗临别前,与陈道玄所谈的那番话。

她当时问陈道玄,怎么解决资源问题。

现在,陈道玄终于回答了她。

“因此,我们作为凤陨界的修士,肯定要想方设法,去掠夺真妖界的资源,这不仅可以削弱真妖界的实力,还能强大我们自身。”

说实话,自从知道有界妖这个威胁后,陈道玄便有些看不上凤陨界内部的打打杀杀了。

比起修士内斗,哪有开疆拓土来的痛快。

而且真妖界修行资源,比之凤陨界不知丰饶多少。

究其原因,真妖界的界妖们,所需修行资源跟修士很大程度上有些不一样。

界妖们的修炼体系,更多在于壮大体内源界,而壮大源界需要的是一种叫做灵性力量。

而灵性,通常只存在于生灵的体内。

因此,真妖界对凤陨界的修士来说,简直就是一座未开采的全新世界,其资源之丰富,可想而知。

这也是陈道玄对真妖界垂涎不已的原因。

哪像凤陨界,虽然无边无际,但修士的数量也是不计其数,几乎每一座灵脉、每一座灵矿,都有修士占据。

想要掌握资源,只有互相厮杀一途。

在陈道玄看来,与其在凤陨界内厮杀,不如去真妖界厮杀,反正最后都是死,干嘛不死前拼一把。

搞不好修士就赢了呢?

到时候腾笼换鸟,就算真妖界吞噬凤陨界又如何?

对修士来说,不过是换了更大的一座主世界生存罢了。

只是,现如今的修士,已经失去了上古时期的锐气,叫他们内斗厮杀还行,让他们去两界渊与界妖厮杀,一个比一个怂。

这也是姜成烨看不起凤陨界宗门修士的原因。

听完陈道玄的叙述。

妃宸雪半响都说不出话来。

今天对她来说,受到的刺激实在是有点大。

她不仅在陈家见识到了什么叫工业化生产,她还第一次了解到,陈道玄的野心。

当别人还盯着凤陨界这一亩三分地的时候,陈道玄的目光,早就放在了真妖界。

怪不得,他一开始就表现出无意与乾元剑宗争夺万星海主导权的意思。

原来,他的目标,一直都是真妖界!

对外界修士来说,让他们畏之如虎的界妖,在这个男人眼中,却是可以控制剥削的对象。

这一刻,妃宸雪第一次明白了,为何陈家子弟见到陈道玄,总是无比狂热。

这种狂热,哪怕妃宸雪作为乾元剑宗宗主,都从未在宗门弟子身上感受到过。

这种狂热,代表着陈道玄在陈家无与伦比的威望。

一个修士也许可以凭借实力,让其他实力不如他的修士感到敬畏,但却不可能让其他人为其狂热。

能够做到这一点,证明陈道玄从内心深处,征服了所有人。

实际上,妃宸雪收复出云国后,在宗门内的威望已经非常高了,但还是比不上陈道玄在陈家的威望。

“你的想法我基本上清楚了,你的意思,是想要在真妖界扶植一个势力,对抗妖庭?”

陈道玄摇摇头:“不是扶植一个势力对抗妖庭,我们暂时还没有那么强的能力,我的意思是,扶植一个势力,加入对抗妖庭的势力。

并渐渐在反抗妖庭的联盟势力中,慢慢占据高位。

最理想的结果,就是最后收编这个反抗妖庭的联盟势力。”

妃宸雪讷讷的望着他,半晌,才朱唇轻启道:“你的野心,真大!”

陈道玄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这个目标确实十分宏伟,仅凭我陈家的实力,想要完美实施,根本力有不逮。

所以,我希望得到乾元剑宗的帮助。”

陈道玄目不转睛的看着妃宸雪。

妃宸雪毫不避让的与之对视:“我若答应你,就等于将乾元剑宗的前途命运,全都压在你的身上,这个赌注,太大太大了!”

半响,妃宸雪摇摇头。

看到妃宸雪这副模样,陈道玄心里一紧。

她拒绝了?

但随即,妃宸雪话锋一转:“这个代价太大,我必须要得到你的保证。”

“保证?”

陈道玄皱着眉,“不知宗主想要我什么保证。”

“你必须保证,不论这个计划成功或失败,你都不能出卖我乾元剑宗,更不能过河拆桥。”

妃宸雪终究是怕了。

连天尊城都紧张不已的妖庭势力,陈道玄居然敢算计它。

这简直是泼天的胆子。

若是事情败露,妃宸雪几乎敢肯定,妖庭必然会派遣天尊级界妖,前来踏平万星海。

天尊级强者,就算陈道玄、秦斩和她三人全都突破到元神期,估计也很难抵挡。

到那时,若是陈道玄出卖乾元剑宗,他们当真有灭门之祸。

陈家说到底,不论是人口还是势力范围,与乾元剑宗相比都不值一提,凭着陈道玄的实力,完全能带着陈家精锐跑路。

但她乾元剑宗怎么跑?

根本无路可跑,再次抛弃万星海这个根基,乾元剑宗还能再重新崛起吗?妃宸雪不清楚。

所以,向来胆识過人的妃宸雪,居然向陳道玄要一个保证。

“可以,在下随时可以向宗主立下大道之誓!”

陈道玄正色道。

他十分清楚,此事事关重大,不管是他陈家,还是乾元剑宗,可以说,都是冒着被真妖界举界追杀的风险在干这件事。

妃宸雪向他要一个保证无可厚非。

孰知妃宸雪摇了摇头:“這件事,我不信大道之誓,我要与你联姻!还要与你生子!”

“嗯?”

陈道玄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脸震惊的看着她。

结果却发现,妃宸雪的脸色十分平静。

好似联姻生子这句话,不是从她口中说出来的一样。

这下子,陈道玄倒是脸皮有些先绷不住了,拘谨道:“禀宗主,在下已有婚配。”

“我知道,鲛人族的公主洛漓是吧?”

妃宸雪点点头,“鲛人族也算是我上古人族支脉,我同意她为侧室。”

听到这番话,陈道玄知道,妃宸雪丝毫没有玩笑之意,对方是认真的。

陈道玄的脸色也认真起来:“联姻一事,我得考虑一下。”

“婚姻大事,的确要好好考虑,我在你这小住几日,不打扰吧?”

妃宸雪看到陈道玄这副假正经模样,不由出言调笑道。

“当然不打扰。”

“那就好。”

说着,妃宸雪遁光一闪,消失在陈道玄面前。

望着妃宸雪远去的倩影,陈道玄的心脏不禁猛地激荡一下。

说实话。

妃宸雪乃是他见到过的,最有气质的一位女子。

作为乾元剑宗宗主,妃宸雪不禁气质外貌绝佳,修行天资更是惊人。

除此之外,四百年来,她几乎凭一己之力瓦解叶胤势力,在乾元剑宗彻底说一不二,可见其手腕亦是十分过人。

从这个角度来说,能娶到妃宸雪,陈道玄并不亏。

其实陈道玄本人,对妃宸雪的印象也十分不错。

他唯一的顾虑,就是害怕此举会伤洛漓的心。

妃宸雪在转身离去的那一刻。

俏脸再也绷不住,彻底羞红一片。

她虽然执掌一宗数百年,但说到底,她仍是一位未經人事的女子。这么赤裸裸地在一位男子面前,说出要与他结婚生子的话来,着实羞煞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