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家族修仙:我的悟性能储存 > 第422章 元婴成

第422章 元婴成


  双湖岛。
  一道遁光由远及近,落在族长仙府中。
  一座灵湖前。
  陈道莲降下遁光,看着凉亭内怔怔出神的洛漓,快步走上前,笑着道:“姐姐在想什么呢?”
  “啊?”
  洛漓一惊,看到陈道莲,脸上勉强挤出一抹笑容,摇摇头道,“没什么,妹妹今日怎么到我这来了?”
  陈道莲以为洛漓是因为族长长期不着家,心情有些低落,也不以为意,笑着解释道:“我有要事要找族长,准确说,应该是道初要找族长。”
  “道初?”
  洛漓微微一愣,随即朝陈道莲身后望了望,“他没来吗?”
  陈道莲摆摆手,语调轻松道:“他现在正忙着呢,恐怕没空乱跑,这不,使唤我当他跑腿的了。”
  由于陈道玄经常闭关,要不就是不在族内,陈道莲和洛漓二人多年相处下来,早就感情深厚。
  再加上经历姜家老祖姜太渊劫持老族长陈仙贺一事后,陈道莲和洛漓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亲近,因此二人说起话来,十分随意。
  在外人看来,她二人的关系倒是不像妯娌,而是像姐妹更多一些。
  “妹妹今日来的有些不凑巧,陈郎他在闭关。”
  “又闭关?”
  陈道莲皱起眉,虽说她早就习惯陈道玄是个修炼狂魔,但得知陈道玄刚回家族,便迫不及待的闭关,内心还是有些同情洛漓。
  她这位族兄,也太不解风情了。
  每次出门回来后,几乎从来都不陪洛漓,而是转身就去闭关。
  怪不得洛漓神情十分低落。
  “姐姐莫要生气,族长他只是专注修行......”
  听到这话,洛漓轻轻拉住陈道莲的手,温声道:“妹妹不必说了,姐姐我都知道,我并非埋怨陈郎。
  陈家这么大一家子,看似风光无限,但所有安危全都系于陈郎一人之身,他身上的责任有多重,我都清楚。”
  听到这话,陈道莲叹息一声:“姐姐如此深明大义,真乃族长之福,陈家之福。”
  “你呀!”
  洛漓刮了一下陈道莲的琼鼻。
  两人嬉笑一阵。
  洛漓继续道:“其实陈郎这次也不是寻常的闭关,他闭关前曾告诉我,他要结婴。”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陈道莲激动的当即从凉亭内的石凳上窜了起来。
  她的呼吸不禁变得急促,道:“此言当真?”
  洛漓笑而不语的看着陈道莲。
  见状,陈道莲彻底绷不住了,急的在凉亭内不停踱步:“唉,这么大的事情,族长居然这么轻飘飘就做决定了!”
  在陈道莲看来,陈道玄突破元婴期,乃是陈家的头等大事。
  整个陈家应该前所未有的重视和动员起来才对。
  但在陈道玄眼中,好像突破元婴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样子。
  仔细想想,也确实如此。
  陈道玄的大道境界,早就达到了世界境第二层。
  要知道,很多元神道君,大道境界也不过就达到世界境二层。
  陈道玄的大道境界,早就跟他的修为不匹配了。
  无奈的是,陈道玄的大道境界提升太快,尽管他这些年来一直刻苦修行,甚至使用了好几次快速晋升炼气修为的宝物。
  但他的修为还是赶不上自身的大道境界。
  不过这样一来也有一些好处,那就是陈道玄的战力,远远超过他的修为。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突破起修为来,不存在任何关卡。
  不像其他修士,从金丹期突破到元婴期,无不是战战兢兢。
  陈道玄就没有这种种担忧,世界境二层的大道境界,给了他无穷的底气。
  凉亭内。
  洛漓看着向来沉稳的陈道莲焦急不已的模样,忙出言安慰道:“妹妹别着急,我看陈郎闭关前的神情,应该有万全的把握。
  再说,这么些年,他哪一次让我们失望过。”
  果然,听到这话,陈道莲的情绪突然平静下来。
  “姐姐说得没错,是妹妹我太着急了。”
  说着,重新在洛漓面前坐了下来。
  看着心境恢复平稳的陈道莲,洛漓欲言又止。
  “姐姐,你我二人情同姐妹,有事直说便是。”
  陈道莲看出洛漓脸上的犹豫之色,轻轻抓住对方的玉手,轻声道。
  “那......我就说了。”
  “嗯。”
  陈道莲点点头。
  “道莲妹妹,你对陈家和乾云剑宗怎么看?”
  闻言,陈道莲不禁皱起眉头。
  要说收复出云国后,万星海最强大的势力是谁,那毫无疑问,必然是乾云剑宗。
  而除了乾元剑宗,万星海的第二大势力,便是她沧州陈家。
  这一点没有任何人怀疑。
  陈道玄只身一人,便闯入泰州姜家族地,斩杀姜家老祖,再加上陈道玄和秦斩二人联手突袭清微道派,抢夺太一神水之事发酵。
  让陈道玄在万星海的名气越来越大。
  整个万星海的元婴真君私底下都在传,以陈道玄的实力,恐怕能名列整个万星海前三之列。
  这个评价,可是相当的高。
  而且,类似于陈道玄这种人物,自乾元剑宗统治万星海后,就从未出现过。
  虽说数千年来,万星海诞生了成百上千非乾元剑宗出身的元婴真君,但没有任何一位,能拥有陈道玄这么恐怖的实力。
  这就造成了,乾元剑宗在万星海一家独大的格局被打破了。
  众所周知,不管对任何一方地域而言,格局被打破,往往意味着战争的到来。
  原因很简单,固有格局伴随着固有的利益分配,久的格局被打破,必然会产生新的利益争端,战争也就随之而来。
  毕竟没有任何势力,能心甘情愿将自己手中的利益拱手让人。
  这么浅显的道理,陈道莲作为代理族长,再清楚不过了。
  见陈道莲沉默不语,洛漓叹息道:“你也认为,陈家和乾元剑宗有战争的风险,是吧?”
  半晌。
  陈道莲点点头:“的确如此,不过我陈家有族长在,哪怕是乾元剑宗,我陈家也不惧它。”
  谈到陈道玄,陈道莲言语中有着无穷的底气。
  事实上对陈家任何一位修士来说,他们看待陈道玄的目光都是如此。
  在所有陈家修士眼里,陈道玄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哪怕是陈家跟元神道君,甚至渡劫天尊为敌,陈家人也相信族长能够创造奇迹。
  这便是陈道玄这么多年来,在陈家树立起的威望。
  洛漓看着陈道莲自信的神色,笑道:“话虽如此,但乾元剑宗当真与陈家爆发战争,又得折损多少陈家子弟。”
  听到这话,陈道莲不说话了。
  确实,陈道玄实力再强,也没有强到能够以一己之力,抗衡整个乾元剑宗的程度。
  陈家若是真的与乾元剑宗爆发战争,除了要联合所有修仙家族外,前期必然还会执行且暂且退的战略。
  换句话,也就是化整为零,跟乾元剑宗打游击战。
  就算最后陈家能够取胜,族人恐怕也百不存一了。
  这种局面,陈道莲作为陈家的代理族长,肯定不想看到。
  “所以我在想,若是陈家能够跟乾元剑宗联姻,会不会就能消弭这场战争。”
  “联姻?”
  陈道莲皱起眉,随即她又摇摇头,“以陈家和乾元剑宗的体量,何人联姻才能缓和两家的矛盾?总不至于让族长跟乾元剑宗宗主联姻吧。”
  说到这,陈道莲不由苦笑起来。
  “为什么不行呢?”
  洛漓轻声道。
  “姐姐你是说......”
  一时间,陈道莲心跳如雷,若是陈家当真能够跟妃宸雪联姻,那陈家和乾元剑宗的争端瞬间就会消失,不仅如此,以族长的天资。
  陈家和乾元剑宗组成联盟,将来势必也会由族长主导。
  这一点,陈道莲从未怀疑。
  陈道玄最缺是什么?
  时间!
  他修行至今,总共才耗费不到百年时间,以不到百年时间,取得别的修士数千年都不一定能取得的成就。
  可以说,以陈道玄的天资,哪怕数遍整个凤陨界,都找不到第二个。
  陈家一旦跟乾元剑宗联合到一起,组建一个类似于玄清道盟的势力,将来由陈道玄担任这个势力的盟主,还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想到这,陈道莲脑海中不由畅想起两家联盟后,她应该怎么在这个联盟势力中安插陈家子弟,以达到掌控这个联盟实际权力的目的。
  洛漓看着陈道莲神色不断变化,静静地坐在那,也不说话。
  良久。
  意识到凉亭内的气氛有些安静,陈道莲这才反应过来,族长跟乾元剑宗宗主联姻,受伤最大的,不正是眼前这位吗?
  想到这,陈道莲不禁敬佩洛漓的胸襟。
  扪心自问,若是陈道玄是她的夫婿,她能做出这种决定吗?
  想了半天,陈道莲摇摇头,恐怕......她做不到洛漓这么大度。
  “姐姐......”
  陈道莲轻轻唤了一声。
  洛漓莞尔一笑,话锋一转道:“对了,你说道初让你来找陈郎,所为何事?”
  见洛漓转移话题,陈道莲心中叹息一声,嘴上却道:“还是因为法器机床一事,法器研究院已经定型了一阶法器机床。
  陈道初正在组织法器研究院的人,改造观海仙城的法器工厂,在我来此之前,法器工厂的一期改造工程,已经结束了。”
  “这么快?”
  洛漓俏脸上露出喜悦的神情。
  陈家的法器研究院研制出法器机床一事,虽是陈家的绝密,但洛漓身为族长夫人,自然有权限知晓这一秘密。
  据洛漓所知,法器机床研制出来也不过才一年多的时间,现在却连工厂都改造完毕了。
  这个速度,未免也太快了。
  陈家似乎受到陈道玄这个强势族长的影响,做任何事起来,都十分讲究效率。
  若不是陈家子弟实在没有陈道玄这么变态的天资,搞不好大家修行的速度,也向着陈道玄看齐了。
  这就是一个强势领导核心,对一个势力的积极影响。
  “也不算多快,从陈道初将法器机床研制出来,到现在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
  这么长时间,才将一期法器工厂改造完毕,我还嫌慢呢。”
  洛漓摇摇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以前的法器工厂还有那么多的一阶炼器师,但随着新的法器机床出现,这些一阶炼器师,恐怕都会失业了。
  想必这一年多的时间,你都在忙着安置这些人吧?”
  闻言,陈道莲感叹道:“是啊。”
  陈家流水线生产线的出现,曾让沧州落魄贫困的散修,有了一份能够让自己赚到足够修行资源的工作。
  但随着法器机床的出现,他们的这份工作,又被陈家亲手砸碎了。
  尽管迫于陈家威势,大家不敢说些什么。
  但内心的失望和愤怒,洛漓不难想象的出来。
  毕竟,她当年跟随鲛人族族人,在万星海海底世界流浪的日子,与沧州的这些散修,有着那么几分相似之处,大家过的都是朝不保夕的日子。
  即便是修士,内心也渴望着安稳修行。
  像那些唯恐天下不乱,到处打家劫舍的散修,毕竟是极少数。
  而且这些到处打家劫舍散修,也是资源匮乏,才被逼到这条路上来的。
  若是有足够的修行资源,有哪个散修脑子被门挤了,会干出这些风险极大的事情来。
  谈到观海仙城的散修,陈道莲和洛漓一时间心情都有些低落。
  受陈道玄的影响,不管是陈道莲还是洛漓,对待那些处于修行界最底层的散修,都怀着一颗仁慈之心。
  不像其他修仙家族的修士,看待散修的目光,都暗藏着不屑与鄙视。
  这一点,观海仙城的散修也能感觉得出来,陈家修士跟其他修仙家族的修士,很不一样。
  说起来,在万星海,能够以这种态度对待散修的,也就只有乾元剑宗和陈家这两个势力。
  至于其他势力,哪怕是散修出身的元辰真君,都做不到对待散修的态度如此宽厚平和。
  ......
  静室内。
  一道白色身影端坐在温玉蒲团上。
  此刻,陈道玄闭关的密室内,一阵剧烈的跳动声在室内回荡。
  “咚!”“咚!”“咚!”“......”
  随着时间流逝,仿佛心脏跳动的声音越来越快。
  丹田内。
  金丹不断膨胀,随后又聚类收缩,不停反复。
  时间一点点流逝。
  转眼。
  半年时间过去了。
  “轰!”
  这一日,陈道玄的丹田一阵炸响。
  只见一个宛如婴儿般的身影,仿佛破壳而出的生命般,从碎裂的金丹中钻了出来。
  随着元婴钻出从金丹内钻出。
  碎裂的金丹很快便融入到元婴的身上。
  陈道玄看到,每一块金丹碎片融入元婴,元婴的身高便长高一分。
  到最后,陈道玄的元婴从一寸,硬生生长到了一寸半,这才缓缓停了下来。
  打量着丹田内的元婴,陈道玄发现,这个元婴的脸跟他一模一样。
  “这就是元婴吗?”
  陈道玄意识一沉,发现自己的意识居然出现在元婴身上。
  随后,他看向自己的丹田气海,这是他第一次,站在元婴的角度,来看丹田气海和紫府。
  这种感觉十分特别。
  就好像,他的丹田紫府,就是一座伫立在法力之海上的仙府一般。
  而他的元婴,平时就居住在丹田紫府中,能够轻松操控着下方的法力之海。
  突破到元婴期。
  陈道玄的第一感受,就是强大!
  这种强大,跟之前金丹期时,借助大道境界和种种法器带来的实力不同,这是一种自身纯粹的强大。
  除此之外。
  陈道玄还冥冥中感觉他的寿元暴涨,与其他元婴真君一样,达到了三千年寿元。
  至于其他方面,陈道玄暂时还来不及感受。
  因为他知道,密室外面的人,已经等了他很久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