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慕浅霍靳西 > 第1570章

第1570章


申望津这次回淮市,原本只定了四天的行程,却在淮市停留了足足半个月。

而一开始决定要回来参加的活动,因为他在医院的那几天而完美错过。

这原本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但是合作方明知他回来了,却一直见不上人,又不知道具体原因,多少还是有些着急,反复跟沈瑞文沟通了很多次。

对此沈瑞文也很无奈。

他当然知道他们此行回来的目的是什么,也知道这个合作方有多重要,可是,一来申望津的心思不在这上面,二来申望津也实在是抽不出时间应酬他们,他能有什么办法呢?

这么多年来,申望津其实一直是事业为重的人。

他从最底层爬起来,他知道自己走到今天这一步有多不容易,因此发生再大的事,他也不会让自己的工作受到影响,很多事,该亲力亲为的,他决不假手于人。

可是这一次,沈瑞文却几乎完全接手了他的工作,包括但不限于跟合作方接洽、开会、应酬,跟伦敦公司开视频会议、做出决策、安排工作。

至于从前很多该沈瑞文做的事,倒是申望津亲力亲为起来——衣、食、住、行,这些从前他根本不用操心的小事,如今他一桩桩拣起来,全部操办得妥妥当当。

不仅仅是为他自己,还是为庄依波。

他开始看很多从前从来没接触过的书籍类型,从《怀孕一天一页》《睡前胎教故事》《完美胎教四十周》到《与宝宝对话》《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指南》《父母的语言》等等……

这里面每一本书,在庄依波看来都是跟申望津格格不入的,可是看着他坐在窗边认真阅读的姿态,却又那样相谐美好。

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在吸收书里的内容,偶尔看到跟自己相同的观点,他会不自觉点头,偶尔看到一些不太理解的内容,他会不自觉地拧起眉来,思索良久。

近半个月淮市的天气都很好,冬日暖阳,晴空如洗。

庄依波午睡醒来,就看见他坐在阳光里,拧起眉头认真思索的模样。

从前,她几乎从没在他身上看到过这样的神情。

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从不轻易展示自己真实的情绪,哪怕是在她面前。

可是现在,她好像看到真实的他了……

她依旧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只是微微侧目看着他,直到看得脖子都微微有些酸了,忍不住动了动,窗边的申望津一下子就抬起了头。

随后他便放下手里的书,起身走了过来,护着她从床上坐起身来,放了枕头在她身后托着她的腰,又帮她理了理睡得有些凌乱的头发,这才低声道:“饿不饿?想不想吃点什么?”

庄依波一听就忍不住微微蹙起眉来,轻声道:“你怎么老问我饿不饿……才吃完午饭多久,我有那么馋吗?”

“你不想吃,万一肚子里的小家伙想吃呢?”申望津说,“我炖了燕窝,加上椰汁,吃一点?”

庄依波连连摇头,“不想吃。”

“你老不吃东西怎么行?”申望津说,“现在不养好身子,到怀孕中后期怎么办?”

“一天被喂七八顿还叫不吃东西?”庄依波嘟哝道,“养猪也没有这么养的……”

听见她这嘟哝,申望津看她一眼,随后转头看了看时间,妥协道:“行,现在不吃,半小时后再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