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国上医 > 第四百九十八章 不大

第四百九十八章 不大


  手术室内,方乐一边做着手术,一边和安晓博高大伟说着话。
这种常规肝切除手术对方乐几乎没有挑战性,不敢说闭着眼睛都能做好,但是一边做手术一边聊天,那是完全不受影响。
患者是全麻,要是局麻的话,隔着帘子听着医生们嘻嘻哈哈的说笑,可能心情会好一大半。
当然,这个时候诸如此类的段子可能还没有衍生,患者不一定了解做手术过程中医生们嘻嘻哈哈的聊天意味着什么。
“嗤!”
手术室的门被人踩开。
目前方乐做手术的几家医院都是各省比较顶尖的医院,手术室配备不错,气阀门,精致干净的洗手池,不像一些末流三甲或者二级医院,洗手池还是那种水泥式池子,一点也不干净卫生。
褚建林、孟庆飞、牛宝华以及张瑞华和R国的顶尖肝外科专家田边有郎一起走了进来,所有人都换了刷手服,进了手术间。
“常规肝切除?”
看了一小会儿,田边有郎第一个出声。
“是啊,常规肝切除。”
褚建林道:“方医生现在主要是带新人,常规肝切除是肝外手术最基础的东西,想要做肝移植、半离体,常规肝切除必须要做的好。”
“半离体?”
田边有郎愣了一下,这才想起张瑞华给他说过,方乐在做肝移植手术之前还做过半离体肝肿瘤切除。
半离体肝切除手术田边有郎还没做过。
世界首例半离体的时间比肝移植还要晚,目前的台数更少,全球估计可能不超过十台,在方乐原本的记忆中,国内首例半离体应该是2002年,而且还是两家医院联合完成的。
半离体肝切除对医生的要求更高,对设备的要求也高,国内一些区域首例半离体的开展大都在2010年以后。
所以说方乐做的首例半离体等于提前了差不多十年的时间,是并不算夸张的。
被褚建林这么一提醒,田边有郎倒是有点理解方乐的首例肝移植为什么会创出新的术式了,有着半离体的经验,方乐在肝外领域的水平肯定很高,对肝构造各方面肯定非常了解,再借鉴常规肝移植,做出一定的创新也不算多了多么.......
呸,不算个屁。
想到方乐年轻的面庞,田边有郎就禁不住在心中呸了一声。
“方医生采用的是解剖性肝切除?”
牛宝华看了一会儿,也发现方乐操作的不同了。
“是,方医生采用的正是解剖性肝切除。”
安晓博笑着道:“方医生在肝外领域确是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
跟着方乐这么几天,安晓博是真的由内而外的服气。
方乐在肝外领域的见识和水平真的让安晓博好奇,真不知道方乐如此年轻,都是怎么积累的这么丰富的经验。
肝切除发展了这么多年,从规则肝切除到局部肝切除,从局部肝切除解剖性肝切除,每一个阶段可以说都经历了相当漫长的时间。
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可以说是国内肝外领域的一个飞跃期,解剖性肝切除也是近十年才开始在各大医院逐渐开展的,像安晓博等人学习的时候,学的还是之前的规则肝切除和局部肝切除。
“目前肝外领域,腔镜已经逐渐开始使用,未来腔镜必然会成为肝外手术的主流。”
田边有郎酸溜溜的说了一句话。
方乐的开腹式手术做的确实好,田边有郎看了好半天也找不到可以刁难方乐的地方,只好说起腔镜手术。
腹腔镜肝切除技术目前已经在协和、沪上医院等一些顶尖医院开展了,首例腹腔镜下肝切除手术是91年完成的。
不过和R国相比,目前国内依旧还是以开腹式手术为主流,腔镜下肝切除手术的经验和积累肯定是比不上R国的。
田边有郎说起腹腔镜下肝切除,自然是为了找回优越感。
这一次深海市第一医院邀请田边有郎前来,也不是为了做肝移植手术,而是为了腹腔镜下肝切除手术,特意请田边有郎过来指导。
“嗯,腔镜手术未来确实会成为外科手术的主流,不仅仅是肝外领域,心外等领域也是一样。”
方乐点了点头,作为重生者,在这一点上方乐要比田边有郎更为笃定。
毕竟就眼下的技术而言,腔镜下手术的弊端和不足还是很明显的,这个时候的人,大多数人都几乎难以想象短短的二三十年间,世界整体会发生怎么样的变化。
VR技术,三维重建、3D打印等众多领域的突破给医疗界带来的冲击几乎是翻天覆地式的。
在这出行还是二八杠为主,联系基本靠吼的时代,方乐如果告诉别人,再过二十年,几乎大多数家庭都会拥有自己的私家车,绝对会被人认为是疯子。
这特么怎么可能?
“方医生也觉的腔镜下手术会成为主流?”
田边有郎眼睛一亮。
“是的。”
方乐点着头。
“据我所知方医生所在的西京医院在腔镜下手术方面也只是刚起步,如果方医生对腔镜下手术感兴趣的话,可以去我们东京医学部附属医院。”
田边有郎马上邀请道。
方乐的背驮式原位肝移植让田边有郎心痒难耐,这几天在这边,方乐有没有机会再做第二台肝移植手术,这种手术是要看机缘的,特别是在这个时候。
可如果去他们东京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就不一样了,他们是有着属于自己的肝移植中心的,可以在整个R国范围内寻找合适的患者,不敢说每天都能让方乐做上手术,但是一周两台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边上的褚建林三人顿时就对田边有郎怒目而视。
小日子过分了啊。
之前半离体的时候,方乐可是承诺过,到时候会去燕京,然后还要去沪上,要不是江州这边方乐的爱人在这边,在褚建林看来,方乐现在绝对是在他们协和的。
现在小日子却横插一杠子。
与此同时,褚建林三人也都小心翼翼的盯着方乐,心中祈祷:“别答应,别答应。”
去R国那可不是串门,方乐真要去了,没有三五个月可能回不来,他们这边岂不是要等的花儿也谢了?
“谢谢田边教授。”
方乐客气的道了声谢,然后问:“对了田边教授,东京距离北海道远吗?”
“方医生想去北海道?”
田边有郎有点不解。
“上次有位札幌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井上教授邀请我去北海道来的。”
方乐客气的道:“我听说R国不大,北海道距离东京应该不远吧?”
田边有郎:“.......”
一时间田边有郎就很是腻歪。
你想说的其实是R国不大吧?
田边有郎总觉得这位方医生不怎么好相处,一点也没有张桑平易近人。
“方医生说的是札幌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井上智信吧?”
褚建林笑着问。
“对,就是这个名字,有点记不清了。”
方乐点了点头。
“井上智信?”
田边有郎又是一愣,井上智信是札幌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手外科专家,在R国名气不小,田边有郎也听说过。
不过相对于能做肝移植手术的田边有郎而言,井上智信就显得差了点。
来华夏之前的一次酒会上,田边有郎听说井上智信从华夏回来之后就低调多了,难道是因为遇到了方乐?
“田边教授,您可能不知道,方医生在涉足肝外之前,创出了新的屈肌腱缝合法,被命名为fang法缝合法。”
张瑞华笑着给田边有郎介绍。
“......”田边有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