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锦衣卫小饭堂(美食) > 第41章 小猪包

第41章 小猪包


月凉如水, 秋风微旋,中庭里落叶纷纷。

月光落在添儿眼里,如点点繁星, 燃起期盼的光, 令人不忍拒绝。

夜屿蹙眉。

添儿见夜屿不说话, 也皱起了小眉头, 她一手拉着舒甜, 便伸出另外一只手,挽上夜屿的手腕:“夜屿叔叔,陪添儿玩一会儿嘛……你都好久没有陪添儿了……”

她可怜巴巴地看着夜屿,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夜屿长眉微动,轻叹:“添儿……”

“走喽!夜屿叔叔答应喽!”夜屿还没说话, 添儿便自顾自地将他拉向院内。

樊叔跟在后面,见前面一排,两大一小的身影,忍不住掩唇笑了笑, 挥手道:“厨房点灯!”

偏院的小厨房之前用得少,但昨日舒甜使用过之后, 樊叔便专门着人, 将这小厨房收拾了一番, 他总觉得, 董姑娘还会再来的。

果不其然。

樊叔熟门熟路地引着他们入了小厨房, 锅碗瓢盆等一应俱全,旁边还放了张方桌,摆了四把椅子。

樊叔笑容满面:“董姑娘,这小厨房的东西,都是为你准备的, 如果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

舒甜忙道不敢,她取出自己的箱笼,这里面放着最重要的食材——面团。

要做包子,发面是关键。

在这个时代,没有酵母粉,舒甜便只能用“面头”来发面。

所谓的“面头”便是之前发好的老酵面,又称为“引子”、“老肥”等。

只要把面头和新面和到一起,面发起来的速度就快多了。

舒甜这面头,便是晚上在锦衣卫指挥司后厨找的。守卫们在吃火锅的时候,她便已经把老面和新面揉匀了,一直盖着湿布,放在箱笼里。

发面是个技术活儿。

如果温度不适宜,面不能完全发酵的话,做出来的包子就没有蓬松感,不好吃。

舒甜打开箱笼,揭开湿布,白白的面团已经比之前大了不少,鼓鼓囊囊的一团,看着十分喜人。

白色的面团旁边,还放着一块小一些的黄色面团。

添儿已经洗净了手,眼神跃跃欲试:“这两个面团,都是用来做小猪包的吗?”

舒甜笑了笑:“是呀,可以多很多小猪包呢。”

说罢,舒甜将箱笼里的白面团取了出来,面团软弹适中,发酵的时辰刚刚好。

舒甜在干燥的案板上,洒下一把面粉,浅浅铺了一层。

面团落到案板上,沾上少许面粉之后,就不那么粘手了,舒甜站在案板前,开始揉搓面团。

她手指十分灵活,几下便将面团搓成了长条形。

添儿好奇地看着圆圆的面团,变成了长条状,觉得十分神奇。

毕竟她长这么大,还没有仔细看过做包子。

舒甜见她兴趣盎然,便随手揪下一块面团给她:“拿去玩吧,可以捏成不同的形状,但不能吃哦!”

添儿如获至宝一般接过来,小小的面团,比汤圆大不了多少,她拿在手里搓圆捏扁,不亦乐乎。

夜屿坐在一旁的方桌前,樊叔将他的公文取了过来。

他手执公文,目光不经意瞟向案板前的两人。

昏黄的灯光下,舒甜垂眸切面,衣袖挽起,露出一小截纤细的手腕,修长的手指拢在面上,动作很是轻柔。

她拿起干净的菜刀,一刀接着一刀,将条状的面团,切成了一个个小剂子。

舒甜拉过添儿,笑道:“添儿想包包子吗?”

添儿重重地点头,放下她的宝贝面团,凑近了些,仔细看着桌上的一个个小面团剂子。

“每一个剂子,都会被擀成面皮,然后我们把馅料放到面皮里,包成包子,然后贴上黄耳朵和小眼睛、戳出猪鼻子,就成了。”

舒甜笑意盈盈地为添儿描述着,添儿面上期待之色更浓:“哇!我要学包包子!”

两人相视一笑。

夜屿眸色微动,片刻后,他收回目光,注意力回到公文上。

江南巡抚梁潜,因出言不逊,触怒皇帝被抓,一直被关在诏狱之中,由夜屿亲自审问。

但朝中还有不少他的人,正在设法为他奔走。

那些人不但给皇帝上书,还将信递到了夜屿这里,盼着夜屿能手下留情。

舒甜给添儿做示范:“你看,我们要先把面团搓圆,然后,用擀面杖把它压扁……”

舒甜将一块小剂子递给添儿,自己也拿起一块小剂子,玉白的手掌

有规律地来回揉搓,很快,一颗圆圆的面团,就呈现在添儿面前了。

添儿学着舒甜的样子,也搓起了面团,但她搓不了太圆,在舒甜的帮助下,终于勉强搓成一个椭圆,但她也很是高兴:“夜屿叔叔,快看呀,添儿搓的小球!厉不厉害?”

夜屿闻声,抬眸看了一眼,嘴角勾了勾:“嗯。”

添儿笑逐颜开。

舒甜将两个小球放在案板上,对添儿道:“搓成小球之后,要‘打’它一掌。”

说罢,舒甜伸出手掌,将面团摁扁——小面球变成了一个面饼。

“打它?”添儿愣了下,她也想将面球压扁。

添儿伸出小手,猝不及防下,猛地一拍!

“啪”地一声,椭圆的小球,被打成一个椭圆的饼。

添儿咯咯咯地笑起来:“打扁啦!”

舒甜也跟着笑起来,红唇弯起,俏生生的。

夜屿翻页的手指顿住,瞄了一眼。

那面皮歪成这样……真的能包包子么……

舒甜眉眼含笑,下意识抬眸,恰好对上夜屿的视线。

夜屿面色微滞,敛了视线,继续看起公文。

樊叔站在门口,笑而不语。

舒甜继续教添儿做面皮。

她拿起一根擀面杖,将面皮放到下面,一手执着擀面杖,一手转动面皮,两相配合,很是熟稔。

添儿瞪大了眼:“姐姐,我也想试试!”

舒甜笑笑:“好。”

说罢,细细跟她说了一遍要领。

“不能转得太快,每一处都要被擀面杖压到,要像这样平平整整的……大约比铜钱厚一点就行了。”

舒甜擀好了一张面皮,添儿仔仔细细地瞅着,她自信满满:“我学会了!”

舒甜忍不住笑起来,逗她:“真的?”

添儿郑重点头:“是!添儿来擀面皮!”

“那好,添儿自己先试试,我去做馅料。”只要添儿乐意试,舒甜便愿意教她。

舒甜走到一旁,准备起馅料来。

小猪包里可以选择许多不同的馅料,但添儿的病才好了些,不宜吃太腻的食物,于是舒甜便准备用紫薯来做馅儿。

舒甜取出两个紫薯,这紫薯摸起来软硬适中,很是新鲜。

她将紫薯洗净之后,便用刮刀,仔仔细细将皮刮了下来。

紫薯有种独特的香气,甚至有微微的苦,井不是人人都喜欢。

但紫薯性质温和,有丰富的纤维素,可以促进肠胃的蠕动,对于恢复食欲有促进作用,很适合孩子吃。

她将处理好的紫薯放到砧板之上,用滚到切成块儿,然后一点一点,将紫薯切碎。

紫薯的汁液也泛着紫色,染上她素白的手指,反而呈现出唯美的色泽。

然后点起了火,将紫薯搁到锅上蒸熟。

舒甜从箱笼里,拿出了一个小木桶,看起来和茶壶一般大小。

这是一个简易的搅碎器,还是她在家时,董松为她做的。

外面看起来是一个普通的小木桶,但木桶上方有个盖子,盖子中央下方,嵌着几叶特殊的刀片。

盖子上方有一个手柄,只要转动手柄,下方的刀片便会跟着旋转。

被切成小块的紫薯,很快便蒸熟了。

舒甜将锅盖揭开,把紫薯端了出来。

热腾腾的紫薯,散发出薯类独有的香甜味,溢满整个小厨房。

舒甜将紫薯块放入搅碎器,又倒入几勺牛乳,然后盖上盖子,手指握住搅碎器上面的手柄,顺着同一个方向,转起圈来。

木桶里发出闷闷的响声。

好一会儿过后,舒甜停下动作,将搅碎器的盖子打开,原来的紫薯块,已经成了紫薯泥。

白白的牛乳已经和紫薯泥融为一体了。

舒甜找来一个勺子,将紫薯泥一点一点刮了出来,放到了碗里。

她一边忙自己的,一边抬眸,关注添儿那边的情况。

添儿一本正经地拿着擀面杖,正在对付一个个小面球。

虽然面前的小球都不太圆,东倒西歪地散滚着,但毫不影响她做小猪包的热情。

为了阻止小面球们“逃跑”,她已经一个接一个地,将它们摁扁了。

添儿拿起擀面杖,压在一个小面饼上,擀面杖微微一偏,面饼的一处,便突兀地扁了下去。

添儿“呀”了一声,伸出肉肉的小手,拨弄一下面皮,她将面皮转了个圈,又用擀面杖压别的地方。

最终,面皮没有做成,面饼却被折磨得不成样子了。

舒甜温柔地笑了笑,鼓励道:“没关系,多试几次。”

添儿抿着嘴角,点了点头。

添儿再次把擀面杖放到面饼之上,双手压着擀面杖来回滚,但这回又太用力了,面皮被擀得太透了,中间被扯出一个洞来。

这一次,添儿有点泄气了。

舒甜见状,擦了擦手,走过来。

“添儿别着急,做面皮不是件容易的事,要慢慢来才好。”舒甜轻声宽慰。

添儿闷声道:“可是添儿做了好几次,都做不好……添儿不想做了。”

她的小脑袋也耷拉下来。

“不可。”

这声音清冷又突然,令舒甜微怔一瞬。

她抬眸,看向夜屿。

夜屿放下手中的公文,站起身来。

“添儿,无论什么事情,要做好都不容易。”夜屿走到添儿身边,垂眸凝视她:“若是你遇到一点困难就放弃了,以后会一事无成。”

夜屿面色淡然,语气不重,却透着一股严厉。

添儿怯怯看了一眼夜屿,身子往舒甜后面缩了缩。

平日里,夜屿对她十分宠爱,但他严肃起来时,添儿还是有几分害怕。

舒甜愣了愣,可见夜屿虽然待添儿好,但却井不溺爱她。

伸手摸了摸添儿的头:“添儿,我们再多练习一下,好不好?”

添儿仰起头,看了看舒甜,又看了看夜屿,小声道:“夜屿叔叔……你也和添儿一起做,好不好?”

添儿娇憨地冲他笑了笑,将擀面杖塞到他的手里。

夜屿:“……”

擀面杖上面粘着面粉,又干又滑。

舒甜也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夜屿迟疑了片刻。

僵持片刻后,夜屿终于在添儿和舒甜的注视下,伸出手指,捻起一块面皮,放到擀面杖下。

他刀剑用得极好,手指上的动作分外协调,一手执杖,一手转皮,擀得飞快。

舒甜惊讶地睁大眼:“大人……你之前擀过面皮吗?”

夜屿淡声:“第一次。”

舒甜倒吸了口气:“那也太厉害了吧!”

她学擀面皮的时候,可是练习了好久呢!

夜屿没说话,嘴角几不可见地弯了弯。

一张面皮完成,擀得又平整,又均匀。

连舒甜都有些不可置信。

添儿见夜屿第一次擀面皮,就擀得这样好,不免有些后悔拉着他一起了。

夜屿拉过添儿的手,放在擀面杖上:“你这样握着,不要太用力,擀一下,再转。”

舒甜侧目看他。

幽暗的灯光,淡淡覆上夜屿的面容,他五官如刻,皮肤苍白,俊美异常。

夜屿身量很高,教添儿的时候,站在她身后,上身微屈,声音更加低沉。

耐心中,透着些许温柔。

舒甜愣了愣,很难把眼前的夜屿,和人人畏惧、心狠手辣的锦衣卫指挥使联系起来。

“明白了么?”夜屿轻轻道。

添儿点点头:“添儿知道了,我再试一试……”

添儿小心翼翼地,擀好了一张面皮,忙不迭地让夜屿看:“夜屿叔叔,你看我有没有进步?”

夜屿淡淡勾唇“好多了。”

添儿欢呼起来,她高兴地将面皮放到一边,又学着舒甜的样子,从麻袋里抓起一把面粉,洒向案板。

“咳……”

添儿动作太大,面粉扬起一阵粉尘,引得她咳嗽起来。

舒甜弯腰看她:“没事吧?”

添儿的小脸上,沾了不少面粉,半边脸上,连耳朵上都是。

舒甜抿唇笑起来:“你变成小花猫啦!”

樊叔走过来:“添儿小姐,随老奴去洗把脸吧!”

添儿面上沾了粉,也不太舒服,便顺从地点了点头。

她跟着樊叔走到门口,还不忘回头:“等着我回来再包包子呀!”

说罢,她看到夜屿的面颊上,也沾了些许面粉,顿时哈哈大笑:“添儿是小花猫,夜屿叔叔是大花猫!哈哈哈哈……”

夜屿:“……”

樊叔见夜屿面色沉了两分,立即将添儿带走了。

舒甜好奇地看了他一眼,夜屿挺拔的鼻梁上,也沾染上了一点面粉,但丝毫不影响他的冷峻。

舒甜抿唇笑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好意提醒:“大人,在这儿。”

夜屿面无表情,抬起手背,擦了擦。

没成想,他方才擀面时,手背也沾了些面粉,这一擦,沾得更多了。

夜屿自己也感觉到了,他垂眸看了看自己的鼻尖,眼神有些无辜。

“别动。”

清越的女声在耳边响起,夜屿身形微顿。

舒甜掏出随身的手帕,抬手,伸向夜屿的鼻梁。

手帕带着淡淡的幽香,轻轻蹭上夜屿的鼻梁。

夜屿不自觉眨了眨眼,目光落到眼前人身上。

舒甜长发如墨,黑鸦鸦一片,覆在肩头,仅仅用一根丝绦挽着。

她额头光洁如玉,眉眼若月,含笑轻弯,睫羽像两把小扇子一样,微微颤动。

她聚精会神地帮他擦着鼻梁,帕子轻柔,手指温热。

像花瓣,像羽毛。

掠过无痕,稍纵即逝。

夜屿手指蜷起。

“好了。”

舒甜笑起来,眼若秋瞳剪水,波光粼粼。

夜屿回过神来,淡淡应了一声。

两人对视一瞬,又默契地移开目光。

气氛有些古怪。

“舒甜姐姐!”

添儿擦完了脸,重新回到了小厨房,一进门,便看见舒甜和夜屿,面对面站着,两人仅隔着一步的距离。

舒甜侧头,恰好迎上樊叔诧异的目光,她连忙退了一步,腼腆笑了下。

樊叔只当没看见,笑呵呵地将添儿送进来,又回到门口守着了。

舒甜敛了敛神,道:“我去准备馅料。”

她转过身,将准备好的紫薯牛乳馅料舀出一勺来,放在手心里。

她轻轻搓了搓,馅料变成了一颗圆球状。

紫薯和牛乳混合在一起,散发出好闻的香味儿,添儿笑吟吟地看着,小脸上满是期待。

舒甜搓好馅料后,伸手拿起一片面皮,将这馅料一点一点包了进去。

她叠了一个又一个褶子,打得十分均匀。

夜屿静静看着她……原来上次的牛肉包子,就是这样做的。

包包子对添儿来说太难了,于是添儿便乖乖站在一旁看着。

舒甜把包子包好之后,又将褶子折进去,藏了起来,包子的表面,就变得光滑无比了。

舒甜拿出之前准备好的黄色面团。

添儿好奇地问:“舒甜姐姐,这是什么?”

“这是用南瓜汁染过的面团,你猜猜是用来做什么的?”舒甜笑颜如花。

添儿歪着头想了想,只见舒甜捏了一小块黄色的面皮,手指一搓一捏,变成了三角形,她将两个黄色的三角形贴到白嫩的包子上。

“夜屿叔叔你看呀,原来是小猪的耳朵!”添儿轻呼道。

夜屿一目不错地看着舒甜手中的半成品,微微颔首。

舒甜又将两颗小黑豆潜入到包子上,作为小猪的眼睛,然后揉出一块小小的白色面团,贴在小猪的脸上。

再用小木棍戳出两个洞来,还给它画了个弯弯的嘴。

“小猪的鼻子也做好了!还有小嘴巴呢!”添儿高兴地拍起了小手。

舒甜轻轻笑了笑,将做好的小猪包们,放到锅上,隔水蒸熟。

添儿目不转睛地盯着火苗,生怕它灭了,蒸不熟小猪包。

一刻钟后,小猪包便蒸好了。

舒甜找了抹布,架着锅的“耳朵”,将热乎乎的蒸笼拿下来。

她放下蒸笼,双手捏了捏自己的耳垂,忍不住道:“好烫。”

夜屿看着她,长眉微蹙。

舒甜俏皮地笑了笑:“耳垂不怕烫,血管少。”

夜屿默默移开目光。

舒甜揭开蒸笼,添儿“哇”了一声,两眼放光——满满一笼小猪,比之前胖了一倍,浑身冒着热气,正咧开嘴,朝他们笑呢!

舒甜拿起一个包子,不过包子很是烫手,她轻轻吹了吹,然后撕下一小块包子,递给添儿:“尝尝好不好吃?”

添儿满怀期待地接过来,正要送入口里,忽然,动作顿住。

她转过脸,看向夜屿。

夜屿低声:“怎么了?”

添儿笑嘻嘻道:“夜屿叔叔擀的面皮,先给叔叔吃。”

说罢,小手一伸,将这小块包子,直接塞进了夜屿的嘴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21 21:02:55~2021-10-21 21:56: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吉里爱吃鱼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