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从龙族开始的穿越日常 > 弟三十七章 人?龙!

弟三十七章 人?龙!


  淡淡的声音在这宽广的宫殿中泛起。

  不知何处起,也不知何处止。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一句对着自己几人,也许也是对着这个声音主人自己说出的话。

  却让人感觉到了一种沧桑的感觉。

  还有一点悲凉。

  这不是直接的感官。

  一定要说明白点的话,只能说是情绪的渲染。

  简简单单两句话却让柳枉四人感觉到了这股奇特的情绪。

  瞬间四人心中也是一阵惊悸。

  四人自然也都是意志坚定之辈,王洛、尹平久经战场,在国家的各种冲突之间见惯了生离死别,早已不是平常人,更非平常心。

  崔仲颖虽然为人骄傲,但却是实实在在的正宗世家子弟,而非一介纨绔。从小到大所学所见也皆是上乘。

  唯独柳枉出道甚短,但经过苦修,伴随着《赤明九天图》的不断修炼,也在感受着那远古先民的精神所在。并藉此锤炼自己。

  防止练武不练功之类的情况出现,毕竟言灵里面还有很多是关于精神类的,为了防止自己哪天突然走夜路遇了鬼,走河边湿了鞋。

  所以对《赤明九天图》的修行一直勤修不怠,甚至看得比自己的言灵‘刹那’还要重。

  这也是他一直以来心性逐渐增强,从一开始的临危不乱,到现在面对生死搏杀也能坦然的原因。

  毕竟一个普普通通接受着祖国九年义务教育的少年,遇到这种事能淡定那才遇到鬼了。

  这淡淡两句话竟然引得四人都有了一致的情感共鸣。

  这何其恐怖。

  环首四望,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宫殿最深处正中心却已出现了一把一处台阶。

  台阶共有九层。

  看上去虽是尽由汉白玉雕刻而成。

  但在这本就极尽辉煌的宫殿里却又不算什么。

  但九层台阶上却正放着一把椅子。

  一把宽阔的椅子。

  一把极其尊贵的椅子。

  一把即使在这辉煌的宫殿中也显得鹤立鸡群,高高在上的椅子。

  那是一张宽阔的雕刻着奇异巨龙的椅子。

  尽管那龙是柳枉等人完全没有见过,甚至从未想象过的模样。

  非是东方,不属西方。

  但看到那巨龙模样的第一眼起,就仿佛有一个声音在柳枉等人的耳边轻轻呢喃。

  告诉他们,那是一条龙,一条远古的巨龙。

  而更吸引人视线的是一个人。

  一个堂堂正正坐在椅子正中间的人。

  宽阔的椅子上面居然坐着一个人。

  这人所坐着的位置不足那椅子十一。

  但却瞬间吸引了所有的视线以及注意力。

  一个人又怎么会坐这么宽阔的椅子呢?他不会感觉寂寞吗?

  就像人独立于高山之巅,便会觉得深感宇宙之大,品类之盛。

  以及,自身之渺小。

  这仿佛是刻在人类的基因里面的。

  “该死!”

  四人突然回过神来,这是他们该关心的问题吗?

  问题是这里为什么会有一个人好吧?

  四人都不蠢。

  一瞬间也都反应过来。

  面前这人,不是人。

  “你是在和我们说话?”

  王洛试探性的问道。

  也许这浅浅的一问,便是人类与龙族几百上千年以来的第一次交流。

  毕竟以前人类与龙族相见比然是拼个你死我活。

  这也是混血种界的共识,一代一代传下来的经验和探索累积下来的共识。

  那椅子上面那人却有些慵懒的依在椅子上,仿佛经历了几百年的风霜雨雪,看着世间无趣的模样。

  只有在看到柳枉等人的时候才提起来一些兴趣。

  于是带着一丝丝调笑的语气反问道。

  “这里除了你们,难道还有别的人类了吗?能避开我的探查进来,那可真是了不得啊。”

  柳枉等人自然听得出那语气中淡淡的嘲讽。

  不过也是,几个人类在尼伯龙根里避开死侍也就罢了,想避开尼伯龙根的主人,并且走到祂的面前还能不被发现。

  那这巨龙也等不到现在,早就该死了。

  “你不是人?”

  崔仲颖倒有些耐不住性子了,也许也是惊异与这人的身份。

  “我自然不是人。”

  “那你为什么是人类的模样?”

  “谁告诉你这个模样就一定是人类的模样?”

  椅子上的人依然显得很慵懒,但却也饶有兴致的回答着几人的问题。

  也是,如果即便年一直困在一个地方,即便是遇到一直青蛙自己也能和它呱呱呱半天吧。

  柳枉没有插话,只是在心里想着。

  但被遭到反问的崔仲颖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个问题他没想过,也没看到过,家里长辈自然也没法告诉他这个问题。

  谁告诉你人的模样就是人的模样?

  人的模样怎么就不是人的模样?

  这是问题吗?

  在生活中有人问为什么一是一,为什么筷子是筷子,碗是碗吗?

  没有。

  因为那是最基本,最普遍的认知。

  最基本的东西是不需要任何解释的,因为那本身就是解释任何问题的前提以及参照。

  “你应该知道我们是来干什么的。”

  柳枉淡淡的说道,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龙族,柳枉自然也是好奇。

  但他却从未想过,龙与人类能够和平共处。

  这是数千年里人类混血种一代一代积累下来的经验。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更何况这是两个物种。

  更是一个将对方从统治世界的神坛上拉下来的物种。

  数千年的积怨,更无丝毫缓和之地。

  “当然知道,从你们踏入这个尼伯龙根的时候就知道。从数千年前你们人类举起反抗龙族的火把的时候就知道。”

  “但那又如何?几百年了,虽然基本都是在沉睡之中度过,但还是太长了。”

  “不过,这几百年来,你们人类似乎也发展到了一个有趣的地步啊。”

  说着看了看几人手中的枪械,又抬头看了看远方。

  虽然从几人的角度看过去,什么也没看见,但也隐约能够猜到这个‘人’看向的应该是正在阻击死侍的特战队了。

  “真是好奇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啊。”

  这时候那王座上方的人突然开口说道。

  “外面的世界很美,这几百年人类的进步甚至远远超越了过往数千年的发展。但是,你却没有机会看到了。”

  王洛开口说道。

  是啊,没机会了。

  柳枉四人明白,这头龙不可能放过,他们来的目的是消灭祂,毕竟,一头死了的龙才是好龙。

  更何况谁有有把握生擒一头次代种?

  所以,收集一下什么幼龙胚胎什么的,各个混血种势力可能都有一些兴趣。

  但对于成年的巨龙,还是把它们边做贤者之石要来得安全一些。

  巨龙自然也明白这一点。

  “再过去数千年里,我们都试图恢复龙族的统治。从各个方向都进行了努力,最后甚至都会莫名其妙的失败。而我们甚至都统治过整个亚细亚大陆和欧罗巴大陆。”

  “这个世界待龙族不薄,但待你们人类确实甚厚啊。”

  那‘人’却还自顾自的自嘲了一下。

  “虽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模样了,但,作为高贵的龙族,即使最后会消散在这个世界,也不会那么容易认输的吧”

  “所以,就用你们几个的头颅,装点我那即将登临的王座吧!”

  说罢这个‘人’从宽阔的龙椅上缓缓起身。

  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引起四周的狂风呼啸,仿佛这一个简单的动作,便是这个世界的倾泻。

  原本宽广的宫殿依然是那么宽广,但朱红的墙面和木门却颜色逐渐加深。

  好似四周都开始昏暗起来一般。

  原本清凉的宫殿气温陡然上升,好似一座火山即将喷发,宣泄最原始,最古老的怒火。

  要将这个世界尽数焚毁。

  瞬间一股难以言喻的压迫感直面而来。

  仿佛千斤巨石压迫在了众人的胸膛。

  这也是为什么天罗地网只是调遣了柳枉四人进尼伯龙根的原因。

  在真正的高阶纯血龙族面前,人海战术是很难起到作用的。

  仅仅是那作用于心脏上的龙威,就已经足以使一般的混血种连言灵都无法使用出来。

  而基本上没一只纯血龙族,手里都或多或少掌握着高阶的aoe伤害言灵。

  所以,面对纯血龙族,人海战术是很愚蠢的行为。

  最好的办法永远是用一把足够快,足够强的一把利刃,斩下巨龙的头颅。

  而柳枉四人,就是那万中无一的利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