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开局十连召唤然后打爆诸天 > 第六章 秦琼VS大夏第一猛将

第六章 秦琼VS大夏第一猛将


  “虎啸斩!”

  猛地怒啸出声,凶斧护法狂性大发。

  不顾虎口溢血,强行挥动着手中巨斧,重重朝着头顶数百丈的金元宝斩去。

  吼!吼!吼!

  一斧劲气震八方,似如虎啸山林般,咆哮不止。

  声声兽吼,一浪高过一浪,巨斧气劲肆意挥洒之间,逐渐凝形。

  于凶斧护法头顶,凝成一柄十数丈的血色巨斧。

  砰!

  在凶斧护法的操控之下,血色巨斧如同疯了一般,一下接着一下的轰击着金元宝。

  铛!铛!铛!

  金铁交击之音不断间,数百丈大小的金元宝,开始不断变小。

  一百丈,五十丈,十丈。

  直到缩小到一人大小的金元宝。

  正好横压在凶斧护法的头顶之上。

  滴答!滴答!滴答!

  金元宝看似在凶斧护法的猛击之下,不断缩小。

  外人看不出门道。

  唯独凶斧护法的冷汗,却是大颗大颗的流淌下来。

  不一会儿,已经是汗流浃背。

  他能够感受到,头顶这金元宝,威压非但没有一丝减弱。

  反而是随着不断凝实之间,逐步将他压制。

  现今,在这一人大小的金元宝之下。

  他甚至连动动手指都困难。

  咬紧牙关,凶斧护法青筋暴起,面色狰狞,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但,话到嘴边,却愣是发不出一丝声音来。

  “元宝落地,身死魂灭。”

  沈万三再也不看凶斧护法一眼,一步一踏,朝着远方走去。

  原地。

  一人大小的金元宝压着凶斧护法的头颅,一寸一寸又一寸的向下碾压。

  咯嘣!咯嘣!咯嘣!

  凶斧护法的头颅,身躯,被压得血浆横飞。

  不一会儿功夫,金元宝落地。

  凶斧护法已经被挤压成了一摊连骸骨都不存的血肉。

  嘶!

  金银山上,不知道多少人见状,都不由得收起了蠢蠢欲动的心思。

  连生玄境的凶斧护法都死得这么惨。

  他们谁还敢觑视沈万三的聚宝盆?

  一个个目视着沈万三离去,眼中满是敬畏,身躯好似扎根在地上般,久久不能动弹半分。

  ......

  琅琊郡,永山大营。

  此处,乃是琅琊郡屯兵之所。

  由琅琊郡都尉赵成武在此镇守。

  手下掌握着琅琊郡一万官军。

  一直有传言,说赵成武与太守刘烨不合,且拥兵自重,从不听刘烨之命令。

  故,赵成武常年居住于永山大营之中,不与刘烨见面。

  “主公,这便是永山大营了。”

  “我们这就去见一见赵成武都尉吧。”

  永山大营之外,贾诩手指着永山大营,提到赵成武之时,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好。”

  点了点头,武战对着身后,如铁塔般屹立,尽忠职守,宛若门神般,小心保护着自己的秦琼道:“秦琼,你且上去通报。”

  “诺。”

  躬身拱手,秦琼大踏步走到永山大营外边的哨卡处,严肃道:“尔等速去通报,告诉赵成武,就说我家主公,战天侯府少侯爷武战,要见他。”

  说着,秦琼没有刻意掩饰自身生玄境的威压。

  强大的气机,压得哨卡处的两个小卒脸色涨红,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一时间,两个小卒,吓得赶忙出声道:“将军稍等,我们这就去通报赵都尉。”

  不敢丝毫怠慢,两个小卒拔腿就往大营内跑去。

  一路大喘气跑到主帐内,两个小卒急匆匆地叩首道:“报,赵都尉,大营外来了三个人,说是战天侯府少侯爷武战要见您。”

  “什么?”

  “武战?刘喜那些人不是要将他押回禹都吗?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

  赵成武端坐在主帐中央,神色冷峻,中年模样,身披重甲,不怒自威。

  闻听两个小卒禀报,他顾不得训斥两个小卒擅闯主帐之责,赵成武呢喃自语之间,面上满是惊疑不定之色。

  “你们两个,先去将人请进来。”

  想了想。

  不管武战来此有何目的,赵成武都打算先见了再说。

  “诺。”

  两个小卒听得命令,如释重负,又是匆匆向着哨卡处跑去。

  “三位,里边请。”

  随后,武战三人,便是在两个小卒的恭请下,一步步踏入永山大营,来到主帐内。

  “武战,你我素不相识,来找我有何事?”

  刚刚见面,挥手让主帐内士卒退去。

  赵成武便是语气生硬的对着武战发问道。

  “我是该称呼你赵成武都尉,还是该称呼你薛万年大将军呢?”

  武战没有在意赵成武的语气,而是微微一笑,答非所问。

  赵成武听到薛万年这个名字的一瞬间,瞳孔骤然收缩,浑身上下,汗毛倒竖。

  好一会儿,方才平复了心绪,转而轻笑一声,装傻充愣的道:“薛万年?那是谁?我不认识。”

  “薛万年将军,你可是三十年前,名震天下的大夏第一猛将,怎么?现在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敢认了吗?”

  武战摇了摇头,言语之间,不免有些激将之意。

  赵成武便是薛万年,这一点,武战无比确信,这是贾诩审讯刘喜之时得到的意外之喜。

  “武战,你想要做什么?”

  良久。

  赵成武似是默认了自己就是薛万年这个事实,一双眸子,冷到了极致,紧盯着武战道。

  “薛将军不必紧张,我此来,既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将军你。”

  “夏王无道,三十年前,以莫须有的罪名迫害将军,近些年,大夏更是在夏王的胡作非为下,乱象丛生,民不聊生。”

  “今日,为了将军你自己,更为了天下苍生,我想请将军与我携手,咱们一起葬灭这已经腐朽的大夏,重造一个朗朗乾坤。”

  武战语气诚恳,开诚布公道。

  他此来,便是为了收服这位昔日的大夏第一猛将。

  更为了得到这永山大营的一万大军。

  他需要这股力量来壮大声势!

  “你想要让我臣服你,与你一起推翻夏王的统治?”

  “可以,不过,你需要拿出实力。”

  “你,或者你的麾下,只要有人能打赢我,我便臣服于你又如何?”

  深深地望了一眼武战,不知为何,薛万年居然在武战身上看到了一丝希望。

  是故,薛万年没有一口回绝。

  他给了武战一个机会,同样,也给了他自己一个机会。

  “主公,末将请战。”

  秦琼踏前一步,微微躬身请命。

  “好。”

  武战欣然答应。

  “谢主公。”

  登时间,秦琼与薛万年四目交汇之间,皆是感受到了对方的不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