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开局十连召唤然后打爆诸天 > 第二十章 大吉大利,十连召唤

第二十章 大吉大利,十连召唤


  东武城,城头之上,伸出双手,感受着连天暴雨的冲劲。

  武战望着城下,已经快一丈高的积水,呢喃自语道:“淮水快要决堤了,真正的洪灾,才刚刚开始。”

  一晃,距离上次召唤,已经过去了十天时间。

  武战默默在心底吩咐道:“无双召唤系统,给我来一次十连召唤。”

  “叮,恭喜您,今日隐藏属性大吉,喜得‘大吉大利’光环加身。”

  “叮,恭喜您召唤获得一瓶龙气丹。”

  “叮,恭喜您召唤出天公将军·张角。”

  “叮,恭喜您召唤出地公将军·张宝。”

  “叮,恭喜您召唤出人公将军·张梁。”

  “叮,恭喜您召唤出黄巾三十六渠帅。”

  “叮,恭喜您召唤出仙·三百黄巾力士。”

  “叮,恭喜您召唤获得天阶上品步法《人王步》。”

  “叮,恭喜您召唤出神·一百玄甲军。”

  “叮,恭喜您召唤获得一瓶生机丹。”

  “叮,恭喜您召唤出魔·天池十二煞。”

  “不错。”

  十连召唤结束,武战嘴角微微上扬。

  张角、张宝、张梁、黄巾三十六渠帅,再加上三百黄巾力士,这样的阵容,莫说是满足武战接下来湘江道养寇的计划,给他们足够的时间,武战相信,这阵容都能让大夏天下分崩离析了。

  “主公,朝廷派十常侍来了。”

  “十常侍之首张让气焰极为嚣张,正在城外十里处,声称要您一步一叩首去迎接他们。”

  就在这时,薛万年大步来到武战身前禀报道。

  “好大的威风!”

  “呵!”

  冷冷一笑,眸光中,尽是冷到极致的寒意。

  刹那间,逸散的凌厉气机,饶是薛万年,都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天池十二煞愿为主公分忧!”

  一时间,现场氛围压抑到了极致,薛万年刚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

  忽有十二个身着奇装异服,面相古怪骇人,裹挟一身森然魔意的人物陡然出现在这城头之上。

  “属下童皇拜见主公。”

  “属下铁帚仙拜见主公。”...

  紧接着,天池十二煞便是纷纷恭敬地跪伏在武战身前。

  扫了一眼天池十二煞。

  武战脑海之中,光幕再现。

  【天池十二煞:童皇、铁帚仙、食为仙、纸探花、狗王、鬼影、戏宝、夫唱、妇随、手舞、足蹈、媒婆。】

  【初始境界:生玄境一重】

  【群体天赋:森罗鬼域——天池十二煞个个丑绝人寰,聚在一起,便是妖魔鬼怪亦要被吓得发出鬼哭狼嚎之声,各展绝技,可凝练出一方森罗鬼域,惊魂夺魄】

  “天池十二煞听令,给我去将十常侍给我带回来,死活不论。”

  眺望远方,武战瞳孔之中,杀机毕露。

  “遵令!”

  天池十二煞恭声一拜之后,又如同鬼魅一般,瞬息遁走。

  嘶!

  原地,薛万年瞳孔骤然收缩。

  扪心自问,以天池十二煞的诡异,即便他恢复鼎盛战力,只怕,也...

  秦琼、贾诩、沈万三、燕云十八骑、天池十二煞...

  薛万年真不知道武战麾下,还会出现怎样恐怖的存在。

  而能驾驭这些恐怖存在的武战,又岂会寻常?

  不觉,薛万年头颅低垂,久久不敢迎向武战锐利的目光。

  ......

  东武城外十里。

  一处古朴的长亭,在疾风骤雨中摇摇欲坠。

  十位长相阴柔,身着蓝色太监服的公公,正在长亭之中躲雨。

  他们中,唯有一人坐着。

  其人眼窝深陷,眼角泛白,面色枯黄,状似恶鬼。

  正是秦桧座下,十常侍之首张让!

  “老大,您说,那武战会不会来?”

  张让身旁,一个瘦竹竿太监满脸狗腿模样,哈着腰对着张让问道。

  “他不来最好。”

  张让缓缓开口,嘶哑到极致,格外刺耳的声音,渗入耳膜。

  闻言,十常侍们面面相觑,皆是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他们也不容易啊。

  一开始,朝廷那边收到消息,说刘喜、蔡京出了意外,被武战给宰了。

  夏王便在与秦桧商议之后,派出了他们十常侍,下令要让他们将武战的人头带回禹都。

  可后来,他们已经到了琅琊郡之后,又是突然接到两封传信。

  一封是秦桧明面上传达夏王的旨意,让他们传旨武战,令其配合朝廷大军剿杀白莲教。

  另一封则是秦桧单独给他们的信,让他们无论如何,一定要取下武战的头颅,为他的义子刘喜报仇。

  如此,他们在接到传信之后,便是紧急商议对策。

  既不能违抗夏王旨意,又要办成秦桧的吩咐。

  他们难啊。

  这一蹉跎,就到了今日,他们才好不容易想了这么一个让武战一步一叩首来迎接他们的馊主意。

  正如张让所言,武战不来最好。

  他们便能借口武战不愿接旨,违逆圣意,从而按照朝廷规矩,将武战就地正法。

  如此,既没有违逆夏王,更不会得罪秦桧。

  “主公不会来了,但是,我们会带着你们去见主公。”

  忽然,阴冷的声音,仿佛从谷底传出般,回音响彻虚空,令得十常侍每个人都是猛地心神一跳。

  “什么人,装神弄鬼!”

  “给我滚出来!”

  “对,快给我们滚出来!”...

  立时间,十常侍急了。

  除却张让坐着纹丝不动,其余人皆是忍不住爆喝连连,试图掩饰内心的惊惧。

  “桀桀桀。”

  一声声怪笑声响起。

  霎时间,以长亭为中心,百丈范围内,黑雾乍起。

  愈渐浓郁的黑雾遮蔽了百丈方圆,恍惚间,若有若无的歌声响起。

  一声接着一声,男声,女声,男女混合之声。

  忽高忽低,忽远忽近,一时有如天籁,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于耳;一时有如厉鬼索命,让人心底发寒,又似暮钟敲响,令人神色呆滞,有勾魂夺魄之威。

  不一会儿,又有一道黑影,神出鬼没,时不时感受到耳边破空之音,十常侍面色逐渐泛白,唯恐某一刻,破空之音就在他的胸膛出现。

  “鬼!鬼!鬼!”

  “怎么会有鬼啊!”

  伴随着黑影出现的,是一张张摄人心魂的脸谱,张张脸谱,都比那从地狱踏出的恶鬼还要狰狞可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